2011/12/04

〈淡泊寧靜修身養德〉







文人雅士的金石印癖,與詩畫度過他們一生淡泊的生活,或以閒章明志在具体的藝術形象中實現。2002年我購買第一塊壽山溪田坑“卵形獨石”田黃閒章(重120公克),薄意刻荷葉與一朵蓮苞,傳達諸葛亮寧靜致遠、淡泊明志的信念(靜遠堂),歷代失意文人在閑章上抒情、言志品題過的印石,尤其富有文化歷史的意義,令人在把玩之餘,猶可遙想古人丰采,這是新產印石比不上的,篆法刻銘具佳者“百不得一”!署名餘杭蔣銓屬清中晚期浙派西泠印社中人,印跋邊款乃印面的精神,魏武帝曹操觀滄海詩,內蘊著一股自強不息的豪邁氣概,“歌詠”(吟)出其胸襟氣度,表現了詩人登山臨海時的激蕩心情,透出一股叱吒風雲的豪情壯志,堪稱中國山水詩的最早佳作。
曹操《觀滄海》
東臨碣石,以觀滄海。
水何澹澹,山島竦峙。
樹木叢生,百草豐茂。
秋風蕭瑟,洪波湧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漢燦爛,若出其裡。
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相片:1.淡泊明志寧靜致遠田黃石章印拓對比。2.清中期卵形獨石田黃閒章。3.曹操觀滄海詩。4.蔣銓刻余杭。
近年來寧靜的山村熱鬧了,但淡泊明志的古風依然,這就是浙江省蘭溪諸葛村。誦讀《誡子書》是諸葛家族祭祖儀式上的重要程式,教育後代的家訓。諸葛高嵩說,《誡子書》,據傳是武侯公54歲時寫給他8歲兒子諸葛瞻的。書中告誡兒子:「淡泊明志,寧靜致遠,靜以修身,儉以養德。」在“勵精治性”的人生觀和耕讀家風激勵下,諸葛村人才輩出“科第”蟬聯。清乾隆五十三年鄉試,蘭溪出了3個舉人,且全為諸葛村人,“一科三舉”名噪一時,引起轟動。並不僅僅是一個古村落、一個“東方之謎”或一群明清建築,而是東方文化的神秘意蘊,不論對專家或後人都是一本讀不完的書。如今諸葛村「書香『永』繼,『昌』盛不絕」,是否應驗了「永世昌盛」風水之說啊?(下題揭露孔明歸葬歷史謎團)
結論:筆者認為不論是古玩商,還是科班出身的專業鑑定人員,除了有專業和實際經驗外,最重要的是要道德高尚,講誠信敢於說真話,若東西不對要明確指出錯處,才能成為可信賴的古玩專家。真相是掩蓋不住的,發生“認知”不同,對抗各種各樣的“權威”不龜縮,思維決定您的命運!思維方式不同,對同一件文物的看法自然不一樣,所作出的抉擇也不同,由此而產生的命運就天差地別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