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8

〈鋪首銜環皇家祭器美術考古〉(五)









從元世祖忽必烈至元八年(1271)定國號起,至元順帝至正二十八年(1368),元朝僅有98年的歷史。這期間事實上景德鎮還存在有一個“專燒”青花瓷的元代官窯,朝廷於至元十五年1278聽取了瓷大家族出身的張弘略(重臣張柔之子)的建議,在景德鎮設立“浮梁瓷局”,第二年被朝廷封為江西宣慰司都元帥府,元帥府第即設在“撫州”後經常在景德鎮常駐,負責監製宮廷器皿和祭祀禮器,直到至正十二年(1352)僅有74年的歷史就停燒了,而瓷局結束那年也正是元王朝統治勢力在景德鎮動搖的那年,當時大量還來不及出口的元青花外銷瓷和御用瓷被埋入窖藏。
十四世紀波斯的蒙古貴族皈依了“伊斯蘭教”的蘇菲派,由於“蘇菲派”本身很喜歡藍色,又認為白色是代表真主的聖潔,所以也接受了代表蒙古民族的藍色,此後“藍色”成為奧斯曼皇族的崇尚之色。由於蒙古王室信奉“薩滿教”的天命論,因為至高無上的天是藍色的,所以藍色成為了整個“黃金家族”的代表色,他們稱自己為藍色蒙古人所以元青花瓷”成了蒙古王室及貴族才配享有器物,也是代表著蒙統治者靈魂的聖物。長春真人邱處機(1148-1227年)為元太祖成吉思汗所敬重,一代天驕傳旨:「朕常念神仙,神仙勿忘朕。…詔天下出家人皆隸焉,且賜以金牌,道家事一仰神仙處置。」蒙古人祕葬習俗也受到道家的影響,中國墓葬有「門」的設置,墓門由兩扇門組成,左右門框上有一組“鋪首銜環”均具有深意,門扉上的環形飾物,大多冶獸首銜環之狀,左、右門飾以青龍、白虎圖騰,金虎鋪首上留有兩孔可穿門環,可視為模仿自中國的傳統建築門飾。
解讀可從高安“窖藏”出土元青花典型器19件來分析,其中至正型大器5件,均用進口鈷料蘇麻離青繪製,其中只有一件雲龍紋獸頭蓋罐,另有兩個雲龍紋荷葉蓋罐(見末圖所示上肩與下腹均留有空白的一圈可加金珠)和雲龍紋、牡丹紋梅瓶各一件,這幾件青花瓷出土時放在窖藏正中央,其他240件元代瓷器則圍繞著擠在四周,由此也可以看出特點是“雲龍紋”所代表的身分,其主人必為成吉思汗嫡系黃金家族成員。年來隨著元青花“堆金”大罐的新發現,並隨著景德鎮湖田、珠山北麓等地區元青花瓷器窯址和標本的不斷發現,元青花瓷器的生產環節似乎慢慢清晰起來。由於元青花帶款式的瓷器極少,與收藏在伊朗阿迪比爾神宮的元青花瓷器書寫阿拉伯文標記不同,“元青花虎頭堆金飛龍大罐”36.8公分,此大罐下部邊側的紅色文字與底部的青花文字款一樣,據專家解讀是八思巴文,以姓氏為主,如等,也有年號,如至正大德等。

2017/12/25

〈皇家祭祀成吉思汗專用禮器〉(四)






陶瓷專家葉佩蘭《真假元青花瓷器辨析》談到:「以故宮舊藏品的情況分析,元代宮廷日常可能不使用瓷器,僅是祭祀時使用。」事實上元代景德鎮還存在有一個“專燒”青花瓷的元代官窯,早先成吉思汗祭典用的“双龍尊”禮器是白瓷(註釋:泰定元年留守伯帖木兒奉旨,英宗皇帝影堂祭器依世祖皇帝影堂制為之,太宗即位“國俗尚白,以白為吉”,白瓷還是後世祖廟祭器的祖本。)“浮梁磁局”除造瓷器亦監造御帽等物,元代御窯採用“饒州御土”屬於麻倉土,燒罷即封土不敢私也。“麻倉土”瓷胎氣孔特多為其特點,底胎乾而脆有成熟之感,釉斑上書寫的青花款識與近足部釉下紅款文字相同。
憑著追尋的熱忱我們可以發現“菊花”是蒙古國花,去体會瞭解一個民族的許多習俗特有的共通點,民族與草原文化環境造就“.精神”菊花代表我的心!“元青花虎頭堆金飛龍大罐”36.8公分、腹徑32.5公分,三款類似造型的藏品本人有五件(6),對研究元代工藝美術品提供了重要的實物資料。高檔的元青花瓷採用“蘇麻離青”發色,釉厚肥潤“白中閃青”少有潔白,將作院屬下御用局所承造的皇家御用瓷,由“也可兀藍”偉大的工匠勾劃出飛龍,輪廓及雙目、髮冠、厚唇、牙齒、爪趾、鱗片等細部,送入“饅頭窯”高溫1300度燒成,打破學者專家老舊的觀點,每一件都是價逾黃金的寶瓶!

2017/12/21

〈穿戴金珠項鍊的元青花酒罈〉(三)






有關元代“青花堆金磁器”確實有記載,請參見大元國至正八年監察御史李公墓誌銘(5-6)“元青花堆金鋪首龍紋酒罈”上面的龍紋與鎏金墓誌銘的龍首相同(請磚家仔細辨識),由於黃金高貴“金彩”亦為皇家專屬,製作方法如同現代做蛋糕擠出奶油一樣,元代工匠用特製的工具“帶尖管泥漿袋”,擠出白瓷珠”滴在在瓷胎表面,然後再塗上鎏金入窯燒造,這種帶款識的酒罈在各大博物館都沒有見過,製作時間約在至正八年左右(1347-1348)“蘇麻離青”所繪雲龍紋一對,呈色已綻放出美麗的靛青色,略含不同程度的紫色,比前一題那個罐子“發色”偏黑更好,表示此一時期的元代饅頭式窯爐燒成溫度又提高了..

2017/12/13

〈穿戴金珠項鍊的元青花酒罈〉(二)








搞文物鑑定者屬“實戰派”, 我走的“道路”就是實踐,自己掏錢買東西,只要是真品“價可議”!陶瓷斷代要建立在考古基礎之上,要深入的“探究”最好能找到引證(如墓誌銘)有了可供比對之出土文物,從器型、紋飾方面斷代就有了依據,除了“蘇麻離青”材料不可仿之外,更重要的是否符合當時“製作工藝”。成吉思汗黃金家族寶藏,穿戴黃金珠鍊的元青花瓷極品,各大博物館都沒有的罕見珍寶。 元青花堆金鋪首龍紋酒罈31公分、腹徑32.5公分,“鋪首”獸面紋樣俗稱怪獸銜環,多為饕餮、獅、虎、螭龍等兇猛獸類,也可不銜環而僅作裝飾之用,以金為之稱“金鋪”(金虎頭)華麗異常,有關元代“青花堆金磁器”確實有記載,請參見下一題大元國至正八年李公(監察御史)墓誌銘。熱愛考古學的奪寶冒險家,再一次以行動來證明其絕非“吹牛大王”,台灣印第安納瓊斯首次大發!

2017/12/11

〈穿戴金珠項鍊的元青花瓷器〉(一)








談到《馬可‧波羅遊記》書中元朝宮廷生活用具的色澤時這樣寫道:「元代皇帝御用餐具是漂亮的鍍金金屬成品。」元代著名學者蘇天爵在《元朝名臣事略》卷五《楊忠肅公》中記載:「元太祖使用的盛酒器皿是槽口鍍金的金屬製成品。」近幾十年來隨著景德鎮湖田、珠山北麓等地區元代窯址和標本的不斷發現,元青花瓷器的生產環節似乎慢慢清晰起來。從元世祖忽必烈至元八年(1271)定國號起,至元順帝至正二十八年(1368),元朝僅有98年的歷史。這期間,朝廷於至元十五年(1278)在景德鎮設立了浮梁瓷局,負責監製宮廷器皿,直到至正十二年(1352)結束,僅有74年的燒造歷史。首次發現元青花堆金雲龍紋大罐28.5公分、腹徑35公分,此罐底部青花款識與外帶方欄的釉下紅款文字相同,尚不知八思巴文字書寫的意思,還望懂蒙古語專家能解讀給答案..

註釋:據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專家介紹,這些阿拉伯文的內容,都是伊朗阿巴斯王所提的獻詞或代表王的名字,及宮廷內享受恩賜爵位者之名。

2017/12/01

〈蘇丹王公訂製景德鎮外銷瓷〉(五)








台灣未來不確定性致使投資急縮,將資產轉換成國際貨幣是您最佳的抉擇,原產地為中國景德鎮的元青花瓷,正是1352年來不及外銷的大盤被窖藏了600多年,我先買進兩個看到蘇麻離青”的絕美發色,紋飾雖繁複卻有條不紊,美麗讓人捨不得眨眼的珍品,所以我又加買三件共收購五個大盤子,徒子、徒孫每人也各自搶購三件跟進典型的伊斯蘭式菱花口大盤的特色,構圖方法和裝飾“風格”很明確,多採用同心圓環進行多層次裝飾,正如藍色清真寺的“穹頂”,這種獨特的“拱券形”連續裝飾,可以說是伊斯蘭建築特殊的景觀,即可研判這回我找到了神州大地窖藏的“蘇丹王寶藏”。

2017/11/27

〈蘇丹王公訂製景德鎮外銷瓷〉(四)



如果您要進行「中華國瓷」真品蒐藏,除了理解市場機制外,買進“永恆不滅”的資產才是上策!這種伊斯蘭風格的菱口大盤,全部採用蘇麻離青鈷藍料著色,發色深幽濃郁非常美麗,可與落馬橋元代窯址(景德鎮市中山南路紅光瓷廠院內)出土的頭青”(上等青料)戴彩”(藍艷發紫者)字樣的瓷柱標本比對,收藏到一件 “元青花四鳳紋菱口大盤”已屬收藏家一生的驕傲。

2017/11/24

〈蘇丹王公訂製景德鎮外銷瓷〉(三)





在土耳其和伊朗的國家博物館裡,收藏著一些極為珍貴的元青花大盤,都是和西亞生活、信仰息息相關的器皿,這些景德鎮的外銷瓷是當時蘇丹和王公大臣所訂製的,代表著此一時期青花瓷器的藝術風格,圖案紋飾就像藍色清真寺的穹頂與拱券式建築;提示一下,你必須先化身為福爾摩斯與怪盜亞森羅蘋鬥智一下,先看看這個大盤與博物館藏品有哪裏不同,運用邏輯推理就能找出破案的“關鍵性”線索(5),靠近底部圈足處多出來的這一圈,看用小紅圈標註在3點鐘位置的兩個小拱券,這就是“芝麻開門”100分的答案!總有那麼一個時候,某扇“機會之門”會打開,讓你進入寶庫中任意提取金銀財寶;二和三題兩個大盤賣家提供6張像片,我僅憑此一線索就“All  in”全拿下,主人實戰“真訣”大公開免費奉送!生命就是一場賭局,敢冒險就有可能成為贏家!“押對了”絕對是天價!“錯過了”就不會出現第二次機會,您說我能不下注“賭一把”嗎?(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