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7

〈光明追求燈儀具有神通法力〉






“明成化憲宗尊號夜光燈籠尊”高22.2公分,這個皇家太廟祭奠禮器原有一對,底足書寫有“憲宗皇帝登基隆慶上品佳器”、“宮廷貢品”和“大明成化年製”(5)景德鎮御窯專為皇帝造瓷器,其製瓷工藝是十分精湛的,所創製“半脫胎”瓷胎工技削薄特徵(6),工匠先將坯泥置於古代轆轤(樹幹鋸片的木輪),借轆轤旋轉之力把坯泥,用雙手「拉坯」成所需的形狀,再將拉成的坯(半乾時)置於輪上用刀修薄,使器表光潔這道工序稱為「利坯」,圓器拉坯時底部留有泥柄,然後挖成器的底足,這道工序稱為「挖足」,這些工藝特點在此“燈籠尊”上均可見到,道教燈儀充份表現出對光明追求。

《禮記‧禮運》:「龍、麟、鳳、龜,謂之四靈。」中國古代以青龍、麒麟、鳳凰、玄武為四靈獸;“麒麟”為百獸之長(1)取其護衛之意,而在公堂中以其鎮壓邪靈。由於明朝帝王多半好方術之學,迷信道釋、神仙信仰與祭祀儀式,浸潤於齋醮青詞之中,再加上宦官攬權,內府監造的御用器物,無論青花瓷、五彩瓷、琺瑯器等均賦予它形体及意義。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有麒麟送子的說法,如果孕婦能夢到麒麟,就預示著將生下男丁,並且這個男孩長大後必會“功成名就”成就一番偉業。

何謂琺瑯彩?根據大漢和辭典“琺瑯”的定義是一種不透明的硝子質的物質,由長石、石灰、黏土、蘇打、硼砂、硝子粉、螢石、硝石、酸化錫等混合而成,塗在器物表面有裝飾及防腐作用。銅胎琺瑯工藝元代已從阿拉伯傳入中國,在當時也有“大食器”之稱,到了景泰年間更加繁榮與成熟,故有“景泰藍”的稱號。以後這一工藝更加精細,在成化御窯最先燒出“瓷胎畫琺瑯”品種,明憲宗後期更成功研發出類似琺瑯釉質的螢石彩“夜光杯”新品種,因深藏皇陵地宮不為人知,中國陶瓷史勢必將大改寫已成事實!後人直到民國初年才“大開眼界”得見清宮瓷胎畫琺瑯器,本人特別搜尋得成化窯500年前燒造的“螢石釉”彩瓷百來件,以各式茶杯和酒杯為大宗,夜晚會發光有如星光閃動,誰發現誰就有優先命名權,吾人稱之為“螢光彩”星光杯,產品有杯、盞、高足杯、盤、瓶、壺、天字罐和蟋蟀罐等。()

2017/04/24

〈憲宗皇帝登基隆慶上品佳器〉





成化憲宗1465年即帝位,正巧是中國雞年,1487年夢斃後祭奠入“太廟”帝王的祖廟,是帝王祭祀祖先的地方,也稱作「明堂」。明代皇帝“廟號”(尊號)全部是皇帝駕崩後由太子朱佑樘和大臣商定的,“憲宗皇帝”字樣就不應該出現在成化皇帝活著的時候,就一定是成化皇帝死後的祭祀品。看這個瑩光彩螢石釉“全家福子母雞玉壺春瓶”(高23.5公分)是皇家太廟祭奠禮器,底足上半圓楷書署款“憲宗皇帝登基隆慶上品佳器”,中央直書“宮廷貢品”兩行,下橫書流傳的成化帝王年號款体“大明成化年製”,均由右至左方式書寫。

皇權時代的“貢品”ㄧ般指下屬專為宮廷貢獻的東西,這裡卻是“宮廷貢品”款識的雞玉壺春瓶,必然有其獨特的歷史意義,是明朝“御窯廠”專門為「憲宗」皇帝登殿定做的明器(冥器),極為精美的“上品佳器”並意味著供來生使用!明成化憲宗款“標準器”(5)頗有研究和收藏價值,祭奠時用的明堂祭器亦須尊敬,成化二十三年萬貴妃暴斃於安喜宮享年57歲,當年八月年僅40歲的皇帝亦隨萬侍長而去,也可以說是朱見深對萬貞兒“忠貞不渝”偉大愛情的見證物。()

2017/04/21

〈憲宗尊號夜光雞缸杯新發現〉




杯子物語,人類如果沒有發明裝水容器早就滅亡,古來君王對杯子迷戀從觥樽角商爵....名堂之多可見一般,西方聖杯與東方神杯,祭天禮地也得借助小小的酒杯,古詩詞有云:人間如夢“一樽還酹江月”;「酹」(注音ㄌㄟˋ) 以酒灑地而祭。成化朝飲酒、品茗之風盛行,故成窯燒造珍奇的杯子數量驚人,我也來領略賞玩一下螢石釉所造夜光杯的奇趣,充分利用個人際遇盡量把事情做好,並從中獲取快樂和榮耀,藉著憲宗尊號年款雞缸杯的新發現,化腐朽為神奇留下永不磨滅的記錄。拿到這一只憲宗明堂祭器“明成化窯螢光彩雞缸杯”(3.4x8.5cm) 夢幻神品,這就是現代冒險家(The Explorer)最感到驕傲的一件事,今得此“武林聖杯”公諸於世也算揚眉吐氣了!()

2017/04/19

〈稀世罕寶九子獻壽夜光蟲罐〉







寵冠後宮的萬貴妃異常妒恨那些被臨幸的妃子,在憲宗縱容下毒手變成胎兒殺手,成化十一年朱見深一覺醒來,忽然感嘆道出老將至而無子,身旁侍候他的太監張敏即刻跪倒說:「老奴死罪,老奴欺君,萬歲已有子也。」憲宗愕然問在哪裡?答曰只怕說出來就是死路一條,還要皇上給皇子做主啊!旁邊司禮監掌印太監懷恩發話,皇子養在西宮那邊,一直不敢告訴陛下,今年已經六歲了(朱祐樘弘治皇帝),沒了萬貴妃干預朱見深後來有11個兒子。
憲宗成化帝最喜歡小孩子,當年皇帝“萬壽節”得第九皇子時,御器廠特別製作紅款蟲具進獻, “成化龍生九子螢光彩嬰戲蟋蟀罐高約9.8公分、腹徑13.2公分,九子獻壽此蟲具晚上還會發光,全世界僅有這一個稀罕物。明中期官窯蟋蟀罐過去從未發現過堪稱成窯奇葩,此蟋蟀罐是皇帝御前使用器,審視製作、工藝、繪圖、寫款無一不精湛,螢光彩嬰戲題材只燒造了這個唯一的作品(藝術品),現為台灣收藏蟋蟀罐大本營的典藏品。

說明:圖1-5.“明成化螢光彩九子獻壽蟋蟀罐”紅款蟲具,恭賀成化皇帝萬壽和誕生第九皇子,吉慶喜事非常特別的用釉上“紅款”書寫帝王年號(6-7),“大明成化年製”正官窯款識,大書法家起落運筆筆觸特寫放大,有許多岔枝絕難摹寫仿造。

2017/04/18

〈明成化十八羅漢夜光杯一套〉









人生最美好的事情是探索迷人的“未知”, 在市場競爭下“未知數”有很大的潛在風險,如果把收藏當投資去買這些寶貝,要把目標瞄準歷史壓縮下來已經確定的東西,如雖然說投資年輕藝術家付出的代價相對較小,我覺得不如押寶具有國際性身價的官窯作品,一套十八個具潛力的羅漢圖小杯。20091123日北京保利秋拍,明代吳彬《十八應真圖卷》以1.69億元成交打破紀錄,“應真”指的就是羅漢;明代成化窯夜光杯上的十八羅漢像,是御窯首席畫師“崔工”憑著自己的想像畫出的,姿態各異的眾羅漢怡然自樂,以朱墨勾畫線條簡練,略施螢光淡彩,羅漢的神情畫得生動傳神,是罕見的明代人物畫珍品。

中國的傳統文化由儒、釋、道共同構成的,“釋”(釋迦牟尼)就是佛學,佛教傳入中國已2000多年早就中國化了,“道”道家、道教是我們自己本土的宗教,中國傳統神仙信仰十八羅漢,將宗教人物畫在十八個小杯子上(4.8公分口徑8.4公分),彷若是不同的窗口,連通著我們的過去與未來!“台灣奪寶冒險家”跨領域的涉獵之旅(從玩蟋蟀→賽鴿→文物三部曲),展現真實版的印第安納瓊斯式傳奇!此次藉由文物瑰寶發光,瓷器的耐候性要比畫在紙絹上能保存更久遠,其價值現在已難以估算!

2017/04/16

〈夢幻神品八仙杯最後終結者〉




藝術鑑賞家的標準是「美」,考古學家則是以「真」為最重要,“崔公窯”崛起成為民窯之冠的歷史之謎?解“謎團”是資深探寶人的最愛,民間文化工作者為保護文化資產(文物),挽救國家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以匹夫的力量去做“獨立救世之道”!“崔公窯”善仿宣德、成化年間瓷器,製造的瓷盞較宣成兩窯為大,頗為精美名重一時。其父“崔工”為當時成化御首席畫師,所繪“畫稿”全在崔國懋手中珍藏,他所仿的宣、成器物,盞式較宣、成窯為大;到現代還有一些金礦工人或商人,奉鍾離權、呂純陽師徒二仙為保護神、財神,能「點石成金」相傳能將石頭變為黃金!
「文物」是國家文明的表徵,古文物除了見證歷史,更是歷史的一部分,由於人們的愚昧無知和專家的狂妄自大,今天幾乎每時每刻都有文物遭到流失和毀滅,專業搜尋失落的“文化國寶”,為挽救“歷史文物”中國的頂級寶物,這回我看見沉沒在河中的石頭有些是黃金,還是愛瓷痴人只會說夢話!請看主人所藏“崔工”所繪另一套《飲中八仙》馬蹄杯,只有「文物」遺產還在歷史才有故事,人類的存在才有“傳奇”的感覺!
結論:那些中國古瓷美術品,與古老的文化共生並存,才能夠真正体現出祖先偉大的發明和骨董的價值,現在正是收藏那些「無價之寶」的最佳時候,而這些葡萄杯、雞缸杯、夜光杯會比紙鈔或銀行帳戶的電腦數字,它們會更虛幻嗎?中國古陶瓷是中華數千年文明的象徵,作為古代文化那個時代的產物,它是歷史和文明的載体,積澱著一個民族的優秀文化底蘊,承載著廣大人民群眾的精神追求。()

圖說:1.相傳鍾離權、呂純陽師徒二仙能「點石成金」。2.明成化窯螢光彩飲中八仙馬蹄杯一套。3.八仙韓湘子是個俊俏書生吹起紫金簫。4.大明成化年製正官窯款識。

2017/04/12

〈御用法物飲中八仙傳奇再現〉





人生的一切都是“機緣”促成,刻意尋覓未必可得!偉大的收藏家如何去蒐購國家寶藏,最重要目標是讓世界看到台灣,為挖掘出“八仙杯”的真相展開調查,將以市場“考古學”重建古史,講理論、談實務然後辨真偽,最後分析時再拿出“實物見證”總合論述。感謝上天讓我找到成化年間已經燒製的八仙杯,這是中國陶瓷史中最傳奇的作品,“讓文物說話”(古物自報家門)這在鑒賞學裡是句行話,誰人膽識過人“出手”又快狠準,這便是現代神人“點石成金”的技術!謙虛只會顯現出你的“無能”,看到許多“有眼無珠”者常用金換石者,因為他們缺少一双“毒眼”(獨具慧眼),而每件“寶貝”只能產生一個贏家,這便是眼力、經驗和知識綜合的考題,成化御窯《飲中八仙》由宣龢齋主人獨贏,來說說關於此組茶盅的來龍去脈和傳奇故事。
根據《景德鎮陶錄》紀載:「崔公窯瓷多仿宣德窯、成化窯遺法製造瓷器,當時以為盛,號其器曰“崔公窯瓷”四方爭售……為民窯之冠。」《中國的陶瓷》介紹:「崔公名國懋嘉靖、隆慶間人(1522-1572年),據民初郭葆昌(洪憲御窯督陶官)把它當作成化弘治間人,個人認為郭氏的研判才正確(學者不確),由來陶瓷製造皆為世傳,崔公也不例外,故郭葆昌的話並非空穴來風,這裡隱藏著一段悲慘的故事成化六年萬貴妃專寵飛揚跋扈,當時有太監梁芳件萬貴妃愛飲酒,便派手下宦官專駐景德鎮督造御瓷,當時御窯畫工分工很細,所謂畫者則畫而不染,染者則染而不畫通常畫工中分四類,首類人物、次為狗馬、再次山水、再次花卉圖案最末。時有畫工崔姓為人清高,技藝精湛有學問,所畫人物生動有神,為御窯“群工之首”人稱「崔工」。但萬貴妃卻不賞人物只賞花卉,獨愛雞缸杯、葡萄杯,而人物、嬰戲皆由崔工所繪,卻未能被萬貴妃賞識。
在道教齋醮儀式中有用“朱筆”寫奏章祝文的習俗,成化晚期朱見深熱衷“崇道求仙”心理,“崔工”富文采畫技仿吳道子,用筆尖細線去勾描瀟灑的神仙(道教宗奉),正所謂“以御窯所造看宮廷所好”,在鬥彩瓷上畫出仙境小樓前飄逸的仙女(5),双髻高聳髮似烏雲,眉若春山腰身如柳,簡直就是洛神的化身,深得當朝皇帝的喜好。崔工早期用“蘇青料”畫人物、嬰戲的作品,青花呈色“濃豔暈散”較不討喜,所繪風華絕代四美圖和上元節嬰戲圖(另文介紹),不如晚期“紅線”描摹神仙人物畫作討喜,崔工私藏御器以抄家之重罪被誅時,其子國懋年僅二十有四,同在御窯畫坊中為染工(上色填彩),知事態嚴重便攜其父所有畫稿逃逸深山,再遠遁他鄉隱姓埋名待機而行。成化二十二年引出御窯及御礦被毀的重大事件,弘治初政十八年不言窯事(浮梁縣誌),致使民窯遂興,並“大赦天下”也為崔國懋自建瓷窯創造了條件,燒造其父所有遺稿公諸於世。()

八仙畫稿:1.漢鍾離手持蒲扇神態自若。2.鐵拐李拿著鐵拐杖挺著大肚子腰間繫著葫蘆。3.張果老的眼尖與坐騎毛驢。4.何仙姑桃臉杏腮楚楚動人仙姿消魂。

2017/04/05

〈明憲宗禁臠飲中八仙夜光杯〉











宣告中國陶瓷史上的“聖杯”被我找到了,比羅浮宮鎮館之寶「蒙娜麗莎」更了不起的偉大創作(創作還早三十年),隨著時代的演進,精神重於物質的時代必將來臨,“文物”承載了古老時期的歷史文明,有著不朽的民族精神價值。消失五百多年後“夜光杯”重出世,因重點文物的出現順利偵破陶瓷史上一大懸案;本人屬体制外的專業者,以長期研究培養文物知識和鑑藏功力,提升個人的專業評鑑審美能力,憑藉市場考古學超前博物館專家和考古發掘,將流散品中具有重要文化意義的「國寶」,給辨識出來並搶先收購保存下來。
宣德二年督陶內官張善竊取落選御器被誅後,制定“分類放置、監督銷毀”的作法,是為了嚴防落選御器被竊;《飲中八仙》杯明人筆記曾經被揭示出來,明代御窯席畫師泣血最後的遺作,崔工(崔公)為保存“畫稿”盜取燒窯失敗的五個杯子(未打破銷毀),觸犯“龍顏”震怒下被打入西廠大獄(註釋:成化十三年設置西廠,用太監汪直為提督,權力擴大活動範圍遍及京師和至全國,累興大獄官民不寧,至明憲宗崩西廠存在時間只有九年。),其子國懋怕被株連遭受滅門之災,携眷舉家逃遁避禍,這是文獻失載不為人知的史實。
成化“御器廠”是中國古代科技中心(執牛耳者),明憲宗朱見深尚奇巧鍾愛飲酒,即位後期執求玩物又對“崇道求仙”(專事神鬼)趨之若鶩,並將西域進貢的夜明珠或貿易所得螢石入釉,發展出比鬥彩、琺瑯彩更尖端的“螢光彩”夜光杯,其畫人物和描線捨青花改用“紅線”,瘋狂投入下為中國陶瓷史締造了空前的成就,尤以主題性強的嬰戲、人物故事圖等,如今這批五百年開一次的奇花,包刮《飲中八仙》、《降龍、伏虎十八羅漢》等不朽作品,皆由“台灣汝窯帝瓷博物館”珍藏,這批畫在杯上的仙人、羅漢圖等同於“國寶級”人物畫,依瓷器的“耐候性”來看可流傳數千年而不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