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8

〈敬畏堂主人創制若深甌審定〉


「審定」是一種反覆推敲的過程,真的?假的?兩方攻防…有人“懷疑”可能不是真的!真文物會自我揭露不可說的機密,等待“有緣人”(知音)前來相遇(一等就是300)!戀物收藏成癖又稱“習癖”(Fondness),指耽溺文玩古董具有熱情者,可視其為與人生一切事物同樣真實的人。鑑藏家「鑑」定真偽、「賞」析好壞,我會依循自己的“直覺”做出判斷;一般投資人大都著眼於珠寶、股票、房地產的保值,卻忽略了“鑑藏風雅”對我們心性的影響,這是古人比我們優勝的地方,而“庸俗市儈”大都不能稱為鑒賞家或收藏家。
“若深珍藏”茶盞賞玩要旨,“獨啜得神,對飲得韻,三人得趣”之工夫茶飲增添了無盡的歷史文化內涵。中國瓷品工藝慕古追遠之風,始於宋而臻於清,康熙青花瓷是中國陶瓷藝術史上的一個巔峰,典型康青”繪畫重丹青渲染,色分多層次呈色如翠毛藍之類,筆細毫髮自由揮灑水墨淋漓,這種至純至美的“康熙藍”,有唐代的審美風尚令人嘆爲觀止,到康熙晚期以後忽然芳蹤遠逝,而“若深珍藏”款茶器更是當時民窯青花瓷的楚翹。相關文物涉及有很多不同的史料,見《中國陶瓷繪畫藝術史》都被規範進工筆山水畫的法度之中。若深珍藏茶盞的杯與蓋上繪圖案一致,似如此精采的青花人物畫茶盞僅有一只,為敬畏堂主人專用,另有茶客杯“三”只為招待眾友時持用,青花加繪紅果均為其時代風格特點,總觀後仿“若深珍藏”四字書法功力相差甚遠。
“文人畫"乃中國繪畫中特有美學,文人畫亦稱“士人畫”有故事的真相和內涵,最早出現於北宋時代,最直接的契機是蘇東坡等一批文士的介入,依蘇軾的見解謂:藝術上的最高境界常在“鹹酸”之外,即超越感情的具体形象之外。若深甌上左邊是蘇東坡、右邊是黃庭堅與佛印和尚(手挽袈裟)構圖即是《三酸圖》啊!一個人活著時若無奇聞軼事可以回味,並在死後繼續流傳,便容易在歷史上銷聲匿跡,被後代子孫徹底遺忘,絕大多數人的命運皆是如此!追本溯源藏身於“知識之樹”(菩提樹)後的故事人物富有趣味性,而蘇東坡正是中國文人的代表,可寄託思想以供玩賞。
蘇東坡剛開始時真的不信佛法,醉心功名,但佛印一直不離不棄地追隨左右,苦心勸化點悟於他。自身的親身遭遇,加上佛印的不斷勸化點悟,蘇東坡終於醒悟,不但深信“因果輪迴”之說;蘇軾(1037-1101) 字子瞻前世是一“修行僧人”,故號“東坡居士”,他曾經多次在詩文中提及自己的前世,例如《南華寺》:「我本修行人,三世積精鍊。中間一念失,受此百年譴。」但既然是佛法機緣,我就痛加磨礪,希望將來可以回到原來的地方,這就不勝榮幸了。蘇東坡總是喜歡穿僧衣,這可能也是前世因緣所致。宋哲宗曾經問內侍陳衍,蘇東坡朝服下面穿的是什麼衣服?陳衍答說是“僧衣”,哲宗笑之。
元祐初年蘇東坡曾與黃庭堅一起去拜見一老者,老者一見面就說蘇東坡的前世是五戒和尚,而黃庭堅的前世是一女子。蘇東坡點頭不語,黃庭堅卻根本不相信。老者對他說你到涪陵時就會有人告訴你,黃庭堅認為涪陵是被貶的官員才能去的地方,自己怎麼會去呢?後來他果然被貶到了涪陵,幾次夢見一女子託夢告訴他前世之事,方才不得不相信先前老者所說的話。黃庭堅(1045-1105) 自號“山谷道人(黃山谷),這時明白自己回到了前世的家。那老婦自然是他前世的母親,於是接回府衙奉養終身,後來在府衙後園植竹一叢,建亭一間名“滴翠軒”,亭中有黃庭堅的石碑刻像,他自像贊說:「似僧有發,似俗脫塵。作夢中夢,悟身外身。」分明是對自己轉世的感想(感悟)
據《春渚紀聞》記載:黃庭堅的前身(前世)是一位女子。庭堅貶謫涪陵的時候,還曾經夢到過這位女子向他親口敘述前身的經歷,她自稱經常誦念《法華經》,只願再生變為男子,而且要變成一位名揚天下的男子,顯然她的願望實現了。她為了取信於黃庭堅,還點出了一個不為人知的隱私秘密,黃氏這個大詩人、大書法家居然有“腋氣”(狐臭),有這樣的毛病是有因果的,前世的“因”所種下今日的“果”。若知前世因,今生受的是;若知來世果,今生做的事。() 

◎附錄:〈審定文物的確切年代〉
對墓葬地下埋藏環境的研究,棺槨葬具內文物分析,其保存狀況完好如初或質變腐爛,霉蝕是文物保存的最大敵人。土壤中是否積水,土壤的化學成分,地下的溫濕度,地下水酸鹼度,墓室內封閉狀態的空氣,殺菌或抑菌能力都值得研究,文物保存狀況與紀年遺物,記錄觀察同出文物斷代,保持“文化古物”的歷史價值、藝術價值和科學價值,只有“保存原狀”才顯得珍貴。
「新坑」即指新出土物,是一流古物收藏家爭奪的戰場!文物市場玩假與專業製度不健全,再加上根本沒有那麼多具有份量的真古物,收藏家必須多做功課,才不會吃虧上當。文物訴說著歷代文明故事,其重要性乃在證明其民族與國家之偉大。由於專家權威們“寧可把真看成假,不可把假看成真”的錯誤指導思想,錯殺了有「國瓷」地位的元朝青花瓷,兩件“稀世罕寶”至正型標準器只能黯然哭泣(被當成工藝品)宣龢齋主人是台灣研究“文物市場考古學”的先驅者,據文物販子告知,台灣所有收藏家與古董商家,從來沒有人要問這些問題,“敢為天下先”為還原真相出手搶救!
文物市場處處隱藏著殺機,審定出文物的確切年代,先確認是真品再議價買下!考古研究乃吾人樂趣,喜歡文化尋根,談不上“一本萬利”的收藏。違法的事不做,靠眼力買東西;歷史文物的被『發現』(尤其是有價值的大發現),與被竊取「偷盜」解釋不同,是自己掏錢去「挽救」文化國寶!從來也沒有賣過一件文物,現在我能擁有實物真品,就是最有利的佐證!任何陶瓷鑑定權威與博物館專家都“無法否定”的事實,斷代辨偽必須講求證據,鑑定真偽分別從正反兩面說明;先提出應為真蹟(真品)之證據,再提出其不為偽造之證據。盡量不要用書上學的鑑定知識,提出十項以上證據來說明。沒有確鑿的證據,任何人不能輕易指認一件藏品為仿品、贗品。不論辨識瓷玉均相同,除了從考古文獻記錄或出土實物年代中獲得“經驗值”,才能學會掌握鑑定瓷器、審定真偽的硬功夫!

2014/12/12

〈敬畏堂主人創制若深甌考證〉





將齋堂號名和清供珍玩之類燒在瓷器上,作為私家藏瓷之標誌,故又稱“私家藏款”,最早出現於清康熙朝,杯底書有“若深珍藏”、“敬畏堂製”名號精品瓷款識,由於堂號款歷年久遠可綿延數代,釉色至後期或多添品種,據1906年清官陳瀏於《陶雅》所載,署敬畏堂製之器器具多系豆青。“若深珍藏”青花瓷茶盞一套四組(含蓋、杯、托三件),是否為康熙年最早的“原創”若深茶盞型式?吾所見含蓋、杯、托三件式茶盞,官窯始見於雍正到乾隆後才較多,一套四組為同一爐燒造的作品,為何只有一只畫青花人物圖的書“若深珍藏”底款,另三只繪青花釉里紅山水畫的書寫“敬畏堂製”(2-3),其中又有何緣由耐人尋味!?
因為過去沒有人看過此組茶盞實物,現在審定是否到代(康熙)?可從型制、氣泡和青花發色(舊稱“康青”又稱翠毛藍或寶石藍)等來判斷,或比較同時代燒造的康熙青花釉里紅瓷器都可以得到答案(註:釉里紅為丹砂非常用的氧化銅呈色劑)。「考證」講究的是利用文獻資料反覆推敲,筆者此回不用考證法,而依據同出實物見證來辨別、鑑定及審定文物真偽(作品年代)。中國文人雅士偏愛“淡泊明志”的追求,瓷器上的水墨畫(文人畫)工藝精湛,名士隱居山林在大樹下談什麼(取的是三酸圖輪迴故事的典故)?閱覽真文物和結交“知音”朋友一樣,是可遇而不可求“機遇”,感謝同好藏友讓我在此發表鑒賞心得!人生必會留下走過的痕跡,故一套四組文物同時被發掘出來時(1),吾即可大膽推斷“若深”者乃敬畏堂第一代主人也!
根據個人觀察發現“若深”形制並不一致,清代早中晚期除各年代款寫款均不同,在文學作品裡,像“詞海拾貝,靜水若深”和“君心若深,夢也闌珊”等詞句亦是屢見不鮮。清代景德鎮的工匠製作“若深杯”基本型都採用“闊口”而“底平”,至清中期“若深器”去掉蓋和底托只剩杯子,到清晚期瓷胎仍保持“白地藍花、底平口闊”等特點,杯子變小直徑5.5、高2.5公分的外型,繪樹石小船山水人物飛鳥等物象,畫面雖小場面卻不小境界亦開闊,“寒江獨釣”乃晚清瓷器繪畫的特徵。()
相片:圖4.景德鎮新仿若深珍藏茶盞敬畏堂製。

2014/12/08

〈敬畏堂主人設計若深甌原型〉





中華民族歷史悠久所遺存下來的「文物」也最多,反映中國自遠古至今的輝煌成就,僅說陶瓷一項已讓外人不勝仰慕!現階段更應加強“文物研究”探索未解謎團,孔夫子早在兩千年前就已感嘆說過“文獻不足徵”!此回又針對“若深”甌發表個人觀點,吾非學院專家研究文物可不受設限和規範,解讀就是高級“推理”加入聯想力,試圖辯正、考證、分析的「論證」方式,自成“一家之言”僅供參考!
若深杯追本溯源最早見於清康熙年間,文字資料見1851(清咸豐元年)“杯隱”所寫的古陶瓷專著《杯史》,書中明確記載:「本朝器……抹紅碗、若深杯、雕龍杯」。民國許之衡《飲流齋說瓷》云:「若深珍藏為康熙製品,又有略園、荔莊、明遠堂、百一齋等,皆乾隆間製品。聽雨堂、惜陰堂乃道光製品,其主製者未詳……若深以小品茶杯為多,或謂製者乃一嗜茶雅士也。有不書若深而書一玉字者,亦是同一人所製。」而稍後趙汝珍寫的《古瓷指南》,則把名噪一時的“若深”歸入帝王名室款識,以上推斷均有待進一步考證。
20141123日我請北部藏友開車去取網拍新購的四塊花磚,同好無意間秀出手機中一款“若深珍藏”蓋杯(1.2.3.),請示是否為真品及有到代康熙嗎?我回答說憑款識寫法與青花下沉,應屬清代產品無誤,尤其是將“深”左邊三點水寫成兩橫一豎似“王”字旁,心中霎那間靈光一閃…,“若深杯”在工夫茶器具中之重要,是否就是最早的“若深”甌實物?吾這回又要破解一樁陶瓷史懸案了,於是遂請友人將其十年前得到的四組蓋杯,次日全數帶來以便“上手”詳細審查鑑定,為方便藏友學習辨識真贗品間的區別,又拍攝新仿兩組(三件式)“若深珍藏”蓋杯(圖四) 青花飄浮未見下沉若深“珍”藏文字書寫完全仿寫自原型。
古代陶瓷研究不同於一般歷史研究,有些沒有可供參考的文獻資料,可依同出實物相互比較是為見證(互相印證)2005年陳香白新版著述《潮州工夫茶》特意加入了“深琛之辨”一節,並說明原因有三:其一是古代陶瓷產品書款者,多屬工匠(尤其是民窯),並非專業書家,偶或將三點水寫“手牽手”的,抑或由於筆跡漫渙,燒成後看來倒更像“琛”字。其二是仿製品錯了,後仿者“照搬”導致以訛傳訛。其三是由於“若深”名氣大,所以也不排除造假者故意用形近字“琛”來魚目混珠的可能性。包括當代工具書《中國茶文化大辭典》也沿用了“若琛杯”這一名詞,謬傳甚廣以致遺誤百年。()

2014/12/02

〈閩式功夫茶具和若深杯賞玩〉





中國茶道最為講究的恐怕要算“功夫茶”,《清朝野史大觀》載「中國講求烹茶,以閩之汀、泉、漳三府,粵之潮州府功夫茶為最。」功夫茶大都是閒情逸興烹飲或作為待客的禮節,故有“閑來細品功夫茶”無茶不成禮之說。“功夫茶”除講究茶葉與泡茶之法外,還非常講究泡茶的用具,如連橫所述“若深小盞孟臣壺,更有哥盤仔細鋪”,即泡工夫茶的三件最主要的茶具:孟臣砂壺、若深甌(小薄瓷杯)、哥窯茶盤(清代景德鎮仿古瓷盤);復古懷舊本來就是時髦的一環,清代前期就熱衷仿古窯名瓷,特別是從雍正開始,御窯廠就不記工本的從事仿製汝、官、哥、鈞等名窯瓷器。吾收藏此盤為白胎非黑胎紫金土,是清初雍、乾兩代仿燒宋哥窯百色碎器,產品有5個或7個支釘鑲金銅邊(見圖示),而晚清至民國時期仿哥釉則無支釘。當年的宜興的“孟臣”款朱泥壺、景德鎮的“若深珍藏”款青花小杯都是訂做的,都“貴如拱璧”,就不必說哥窯茶盤了,當時都是非常貴重的器物,若非達官貴人或富商人家是賞玩不起的。
品茶工夫最先出現在,使用傳統的潮州手拉壺,採用最原始轆轤為生產工具,通過手工技藝的擠、壓、拿捏製作而成,有強烈地方文化色彩。注重烹泡的技術性和品啜的藝術性,泡沏技法大致有“高山流水”、“關公巡城”、“韓信點兵”等。據靜參道士所說泉州、廈門人以名種為工夫茶也一致。閩南安溪茶與閩北武夷岩茶,這南、北兩種茶的製作之法,都屬“工夫”茶製法;“工夫”茶亦即指武夷岩茶中的佳品,茶名分四種有小種、花香、工夫、松蘿諸名。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刊印的陸廷燦《續茶經》記載:「武夷造茶,其岩茶以僧家所製者最為得法。」又有《續茶經》引《隨見錄》說:「武夷茶,在山上者為岩茶,水邊者為洲茶。岩茶為上,洲茶次之。岩茶,北山者上,南山者次之。南北兩山,又以所產之岩名為名,其最佳者,名曰工夫茶。」以上為閩南“工夫茶”最早的文獻記載。
以台灣老一輩泡工夫茶,在19701980年臺北橋下可流行,由小販挑著擔子午後才出現,1976-1977年間吾曾受鴿友邀約前去品嚐,閩南老人家愛飲工夫茶可窺一般,二至四人聊天“會飲”四杯剛好,朱泥小壺聚熱揚香是泡烏龍茶最佳首選,濃濃的茶湯色黝而味焦,配合小杯飲用,同時點些疏食小菜和魯味。潮汕人呷茶講究“趁熱”品啜,因為茶沖泡好若放久則香味殆盡,茶水一經斟入杯裡應乘熱而飲,端起茶杯先嗅其香氣,後品嚐其韻味,杯緣接唇、杯面迎鼻香味齊到,趁吸一口氣“呼”一聲,同時吹涼茶湯一啜而盡,再滾燙的茶湯也能一口飲盡,這是種茶人傳授于我的真功夫!
藏品說明:1.乾隆年製功夫茶壺,高7.1cm、口徑3.9cm、足徑4.1cm2.足內鈐“乾隆年製”四字篆書印章款,把永興小印。3.清代閩式功夫茶具一套。4.朱泥小壺“乾隆年製”篆書印章款,重92公克,「工夫茶」壺均小如胡桃,明清飲食研究100頁有記載。5.晚清款若深珍藏青花杯,四只青花小杯重量相同均為15公克,繪柳宗元山水詩《江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朱泥小壺搭配若深青花杯,具有濃厚的「中國品味」(Chinesetaste)。
◎略說工夫名器“若深杯”
若深小盞孟臣壺,更有哥盤仔細鋪。
破得工夫來瀹茗,一杯風味勝醍醐。
這首詩擷自台灣已故著名史學家連橫的《劍花室詩集》,堪稱名器、茶境完美結合的情景畫卷。深諳工夫茶的連橫還在其《茗談》中寫道:「茗必武夷,壺必孟臣,杯必若深,三者為品茶之要,非此不足自豪,且不足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