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4

〈追本溯源符號破解通關密碼〉




元文宗至順年(1328-1332)在南京建造大龍翔寺,瓷器上出現藏傳佛教卐雲紋不足為怪,元青花舍利罐繪畫筆法流暢,飛龍粗獷奔放威猛無比,其製作水平甚至超過了宣德,堪稱歷代青花瓷的真正頂峰。但願能與廣大的網路同好們分享,玩瓷的探索精神和審美享受。器蓋邊緣菱形格紋起落“筆觸”清析可見,有揮灑自如的美感,與同時代出土器物紋飾排比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實物資料。同時在器蓋上出現染有放射狀色沁(圖一),係以大紅絲綢織物包裹打結後所遺留(註:元朝用深紅色織物製作帳篷),根據這些特點顯示出皇家用器風度,只需望一眼便知不是凡物啊,足夠評選為國家一級文物甲等!

中國青花瓷已是文化的表徵,如果能解答 “王”字雲紋的來龍去脈,符號圖案所代表的象徵意義,就是學會瓷器“鑑賞”(攻破密碼)出師之日。“卐”字這個佛教“暗號”是出了名的,“拜火教”符號最早出現在元青花瓷上,也是存世最老的元官窯作品,凡是文物都是歷史遺存物,明初永宣青花也是在此基礎上發展而來。1985年專家在西藏首次發現藏於薩迦寺的宣德五彩,口沿飾以龍紋與卍字火雲紋(圖二),以示明官窯燒造最高等級之瓷器,這是一種罕見的圖案美術符號,永宣御窯廠曾經製作出許多寫符咒、畫符咒的瓷器。探勘沒被發現的寶藏是吾閒來最快意的事,等您有一天能讀出隱藏其背後的訊息(卐與卍連結關鍵證物下月現身),就表示你有資格擁有秘藏聖物!講究居家做風水者,可在屋裡擺設一兩件“戰利品” (圖三),把藝術帶進日常生活當中,房子就會馬上“亮起來”有了生命!()

2013/08/15

〈中國元素元青花九五圖騰原型〉





2004年摸到一條“線索”為還原真相出手搶救,花費31.9萬元新台幣買下三件至正型青花瓷,用錢來衡量一件藝術品是非常庸俗的事。收藏家保護中華文化遺存(歷史文物)終歸是好的,買進的文物是資產外,還有很大的經濟效益。一般藏友“學瓷”連基本功尚未入門,就妄想收到元青花,面對眾多眼花繚亂的貨品,搞收藏要想立於不敗之地,就必須勤於學習,瞭解各類藏品的過去、現在,準確估計其未來,收藏需要超前意識,現唯有將真相公諸於世,憑藉這只元青花唯一孤品,一連串符號學上的關聯,能為我們揭開“九五至尊”的組合謎底。
藏傳佛教骨灰罈上的火雲紋,元代所禁紋樣“萬壽字”卐字聯雲,強而有力地支持王者青花(Royal Blood)屬必御窯瓷器,元青花的燒成必須考量其使用原料性質、拉坯成形工藝、窯爐燒成方式,必須對相關問題有一定程度的認識,才能領略体會“元青花”其中的奧妙!也開啟了景德鎮御窯場為皇家燒造瓷器之先河,自1278年元世祖忽必烈設置“浮梁磁局”,到1911年清朝覆亡,江西景德鎮是元、明、清三代皇家瓷廠所在地,中國的官窯制度在這裡延續了632年。中華陶瓷史上最具民族特色的就是青花龍紋,幾乎就是一部景德鎮陶瓷的演進發展史,元龍創造威勢寫下征服,只要您見過或擁有這樣的寶貝就有了發言權!
瓷胎用整塊“麻倉土”拉胚製成(底部有“黑痣”特點),沒有接底就沒有“罅隙”不會滲水,能提防到這一點真太聰明了!外觀像現代骨灰罐一樣“圓柱体”,元青花根本無此器型,直覺告訴我應該是對的(真品),台灣奪寶冒險家好“獨闖”未知領域,生命充滿了挑戰,人不冒險枉費一生!沒有買錯的痛苦,就不會有得寶的狂喜!我記得很清楚2004426日一早得寶歸來,妻子開著車子正出門趕上班,我趕忙通報“好消息”,僅費一小時功夫就賺進5000萬以上(國寶級文物的身價);次年就是2005年“元青花鬼谷故事罐”在倫敦拍出九億多新台幣,風迷全球收藏家!而吾所得元青花御窯灰罐的價值如何?在當初前輩與陶瓷專家都不看好的情況下,時間會證明一切,是金子總會發光啊!
直到20094月北京首都博物館“青花的記憶---元代青花瓷文化展”展出73件元青花,其中有1988年珠山北麓風景路出土雙角五爪龍紋瓷器殘件,20029月至200412月又再度挖掘尋找碎片,這批元官窯專為宮廷燒制的御用瓷器,包括黏合復原的青花瓷硯與筆山、圍棋罐、桶式蓋罐等,“元青花龍紋桶式蓋罐”通高22.8公分底徑15.9公分(圖四2009/4/20首都展品有接底) ,而我收藏的這件青花灰罐略大一些,“元青花龍紋舍利蓋罐”通高27公分底徑17.2公分(無接底),若依圖案美術考古方式推測,製作工藝更難也更高,燒成必在其之後。桶式蓋罐是裝骨灰用的也首次公開亮相,元青花極為獨特,從未見於其他傳世品有此器型,紋飾與扁壺上一升一降兩龍裝飾手法相同(註釋一),相信必為同時代產品。由天才的手工藝匠(蒙古語稱「也可兀闌」)設計和發明的密碼,旁人無法識別“密碼”絕對猜不透,合理的結論是“秘藏制度”正傳遞王者青花的訊息,能解開“九五組合”(飛龍在天)的謎語答案者,才有資格得到獎品!(中)
【註釋一】蒙古帝國神聖符號火雲紋考釋:九曲龍與卐字雲考證,以皇族使用典型青花瓷四繫扁瓶為例,雙龍偃遊一升一降即屬官樣式,粗獷奔放的元龍身軀細長呈九轉折,與九和其倍數有關寓意吉祥 (清華教授尚剛《元代工藝美術史》),參見日本出光美術館所藏元青花四繫扁瓶雙龍紋,排比研究屬同一時代產物,再加上五朵右繞的卐字火雲紋,即可推論出王者青花(元青花)之源頭,此乃中華國瓷的最終寶藏。

2013/08/13

〈王者青花卐字神聖符號解碼〉



元青花神秘莫測,與之相關的一連串問題,也讓學者專家百思不得其解!1271年元世祖忽必烈始定國號為大元,次年(至元9年)大都建成,這裡就是天子腳下,所以北京人信的是藏傳佛教,象徵“聖物”的卐字符號,藉此神聖符號的藝術表現形式流傳下去。藏傳佛教重事相以加持聖物,卐字梵文是釋迦牟尼身上三十二相之一,元代皇室用瓷在造型與紋飾上都有嚴格的要求,據本人調查全世界元青花出現“卐”符號者僅此一件,這是目前陶瓷史的未知領域,下次再發現“卍字雲”已經到明代永宣時期(下一講再說明)

寫於13世紀的波斯語複印本,書名:《ARAYES ALJAVAHER and NAFAYES ALTAYEB (Abolghasem Abaollah kashani writer 13th century) 在十三世紀古書記載了“蘇來麻尼”產地在伊朗的首都德黑蘭南400公里的小村,離卡尚40公里的山區格哈默沙(Ghamsar)。這裡開採的是一種黑色的礦(蘇來麻尼鈷料),加工後變成“藍色”用來裝飾清真寺,今天中東伊斯蘭建築的主色調即為藍色,蒙古人尚白尚藍是受波斯文化的影響。“Soleimani”鈷礦中國叫“蘇麻離青”,“青”這個尾碼直指青花瓷原料,中國元末至明初的青花瓷使用的就是“蘇來麻尼”。元青花“蘇麻離青”色豔而深沈,呈現出暈、流、散的特徵,最大特點為“藍中含綠”,釉面除了黑褐色鐵質還留有綠褐色疵斑。今天用1400萬畫素照像機拍出“蘇麻離青”鈷藍料特徵,特別是在薄釉下的元青花發色(圖二)。,

美術考古:自唐代起工藝美術品始出現卐字符號,蒙古族奉藏傳佛教為國教,元代絲綢器物屢見卐與卍字紋,明代永宣青花卍字折帶雲並非始創,元官窯卐字雲紋自有其時代沿革與變貌。考證「王」字形(有稱壬字形)折帶雲,專家均定為永宣青花瓷始有,佛教符號萬字折帶雲的出現,明代卍當時除左繞外,還使用逆行的右繞卐;元世祖忽必烈確立藏傳佛教為「國教」背景下,加上蒙古族信奉“長生天”(薩滿教),他們相信萬事萬物都是被火所淨化的,薩滿教也有這種觀念,尊天而尚藍色及對火的崇拜,依紋飾研究排比結果將“火雲紋”定為元代首創較正確。佛教萬字符號應以左旋卍為準,而藏傳佛教則以右旋卐為正軌,並飾於法物上,依性質用途且有等級之分,帝王死而龍藏,殉葬品史籍缺載,同時地表又不留痕跡,因此元帝王墓葬至今未曾發現,法器“舍利罐”新發現,與元代藏傳佛教勢力的進入決對有關。元代至正二年(1342)雲紋圖案曾遭禁限絕非巧合,特別在主紋升降双龍之間的輔紋形式(兩邊相同),以兩組規矩嚴謹的吉祥雲紋,兩朵上下相聯的卐字雲圖案;正如文宗皇帝賞賜的素雲官段(絲綢),詠嘆的詩章(《梧溪集》卷三頁116)……碧桃色染東極露,白虹影貫長庚星。吳都繭絲紓皓彩,漢苑芸章留餘馨。“雲聯朵朵不斷腳,恍惚駢飛萬()瑤雀。”符合瓷罐上的圖案以雲腳連接,指的正是兩個卐字雲相併(圖一)()

2013/08/05

〈惟精惟心破譯乾隆祭天田黃〉





康熙年間“帝王之師”笪在辛 (1623-1692)漢人字重光,清朝書畫鑒藏家對黃庭堅書法情有獨鍾,因康熙帝喜臨摹宋四家蘇、黃、米、蔡四家手卷,笪重光曾收藏過多幅黃庭堅書法如《行書教審帖》、《行楷與無咎通判書》、《行楷辱教帖》、《行楷山預帖》(以上四帖由台北故宮博物院藏)與《行書小子相帖》(上海博物館藏)等;從皇室收藏這一條比較明顯的線索,查證故宮書畫檢索資料,宋米友仁《仁雲山得意圖卷》(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康熙二十年(1681)歲次辛酉仲秋八月望日江上外史笪重光識,根據“收傳印記”潤州笪重光鑒定印等鈐印來看,“貢獻”如此多名家書法墨寶,此組藏書章應是康熙帝“賞賜”的第一組蹲龍鈕田黃三連章(圖一),搭配“雲”字樣式紫檀木座,印文笪重光印、道號奉真、始青道人(圖二)。根據笪重光“道號奉真”、“始青道人”兩枚鈐印來分析,其晚年隱居茅山學道,“奉真”是其晚號、“道人”即道士,這種人奉守道教經典規戒,熟悉各種齋醮祭祀儀式,就不難從中找出乾隆皇帝用田黃石祭天的歷史線索。
節錄康熙《庭訓格言》「養心」之道:
(
)悅心:「朕用膳後,必談好事,或寓目於所作珍玩器皿”(康熙養心殿文娛用具)。如是則飲食易消,于身大有益也!」處事順其自然,則胸襟從容,心情喜悅,于身有益。
(
)寬心:「養身者但寬其心,天下未有過不去之事,忍耐一時便覺無事。」
(
)善心:「凡人平日,必當涵養此心。富有同理心,能體諒下人。」
(
)專心:「人果專心於一藝一技,則心不外馳,于身有益。凡人之心志有所專,即是養身之道。」
(
)靜心:「以靜為用,是以永年。」

北京故宮藏有一組乾隆田黃三鏈章,是乾隆爺做太上皇時佩戴的印璽(圖三),左章乾隆宸翰及右章惟精惟一均正方形,搭配中央樂天双螭龍橢圓形章;再說雍正皇帝《悅心集》讀書筆記,上鈐蓋雍正宸翰藏書印記,均以康熙《庭訓格言》「養心」之道,悅心、寬心、善心、專心、靜心為依歸。兩代天子宸居養心殿,接受文人情趣的培養,清代稱詩書畫印為文房四絕,怡情悅目涵養一心。“乾隆宸翰”寶璽由雕刻工匠衛承芳於乾隆二十四年(1759)製作完全,常與“惟精惟一” 寶璽用於御筆書畫上。以“惟精惟一”為文之璽在乾隆早期即有多方,見“御製紫檀木鑲碧玉波羅蜜多心經”上刻印似“惟精惟心”(圖四)清末代宣統皇帝被逐出宮時拿走此“保命符”,1925-1932年天津至1933-1945年偽滿州國,隨身不離希望能逢凶化吉、遇難成祥。直到1950年溥儀才將隨身攜帶的乾隆田黃三鏈章小璽交出。
「竅門」萬法唯心所造,萬源歸於一心。藏傳佛教在元代進入皇宮(下一題再介紹),歷經明永樂、宣德朝,到清乾隆朝發展到顛峰。清帝亦召請高僧入宮,講論佛法,研習佛經,而皇室也組織各種佛事活動,大規模地編印佛經,如乾隆年間的《龍藏》、滿文《大藏經》。乾隆皇帝將雩祀儀注制度化(1742年議準),嗣後每年孟夏,擇日行常雩禮於圜丘(天壇),舉行“雩祀”向龍神禱雨,祈求風調雨順、甘霖普降農作物豐收。

結論:專門經營、收藏、研究骨董古玩,是一個古老又專業的行業。而“玩古”太浩瀚無涯,活到老也學不完!對初進入收藏領域的愛好者,先要學識別行家的真假,解決這個問題後;再學習對真假古董混合後篩選的測試,能夠進行真偽理論答辯,大家憑個人“理解”提出自認為有力的論證,據理力爭以理服人,這樣離收藏“入門”已不遠矣!要知道任何研究論文都沒有十全十美、無懈可擊的,同時又有盲點、弱點,令人感到不足。費神“考證”設法爭取超額報酬,只要懂得善用器物的價值,其人本身已高出世俗一籌,襟懷也有異於一般。“訊息”解讀也是一個複雜的感知過程,本來就不容易。因古文物所寄托著悠久的歷史,是超出肉眼所能見的,收藏家要用整個身心去裝載,我們因而也變得博大。每個人天生稟賦都不相同,成功秘訣的第一步,都是由“摸索”開始,每個人各有一套哲理思路和不同的經歷過程,凡事總有脈絡可循,只要“心有靈犀”抓住竅門,寶藏的大門自然為您打開!“心誠則靈”只要相信就會實現(龍神咒語 ),人生的一切都是“機緣”促成,刻意尋覓未必可得!如果凡事都以“難得”的心情對待,將會是一番惜緣、惜福的好情境。相信不久的將來同時代相關證物,田黃石龍鈕三連章會陸續出現,屆時“真相”必可大白於天下。()

2013/08/01

〈印鈕逾制僭越冒犯天子龍顏〉




各類壽山石除田黃之外,黃色的石頭很多,像黃鹿目、黃都靈、黃芙蓉,黃荔枝、錐下黃、連江黃等,色澤亦酷肖田黃,差別在與田黃乃產自田坑,是壽山鄉一帶溪旁水田底埋藏的零星獨石,並非山中巨石開採所得。據方宗珪前輩《壽山石志》曾指出:「在數里長的壽山溪兩旁水田底下的古砂層裏,沉積零散的這些田石。從前農民翻田時,才偶拾得一、二顆小小的田石。歷來皆無人採掘得逾數斤重者,故與山坑石有別。」如清初周尚均所雕傳世田黃印章,也不過近三百公克重,真田黃石紋理顏色不均,有紅筋格紋特徵外(圖一),清晰可見共生礦物質如鐵質砂釘(圖二),超過一斤重者大多數是山坑石冒名頂替,除了石質較硬、顏色也較均勻一致。

“田黃”的顏色區別常見介於兩色之間,就難判定屬於何色,只能依據接近的肌質、色相而歸類。現將部分常見的七種田黃佳石,所含的主要色彩及色彩純度、濃度和田黃肌質的通靈度等,作一“對比”列表如下:

田黃色類      色度     所含主要色素      色彩純度      肌質通靈度       品級

1.橘皮紅                深紅+                                    靈、純              極品
2.煨紅                    棗紅+                                    半通靈              上品
3.橘皮黃       微濃     +深紅                                    靈、純              上品
4.黃金黃                +                                        靈、純              正品
5.枇杷黃                黃+赭紅                   中上                                   正品
6.桂花黃                枇杷黃+粉黃           中下             半通靈              
7.雞油黃                黃金黃+芽黃                            靈度強             

其中橘皮紅(正紅)與煨紅兩種色紅的田石,此類田黃民間稱其為“紅田”極為罕見,因石質欠溫潤(火燒過)不受古代皇家所重。吾上手“審視”所藏十八方雕龍鈕石章,石質細膩而糯,肌質透明度極強當屬“田黃凍”(圖三)。其中弘曆和弘旿這兩組屬正品,色黃而沉著富有貴氣,色澤是標準“黃金黃”田黃石,明黃似水“正大光明”代表的是王道,固有“石帝”之美譽;“明黃色”等級最高象徵皇權,平民老百姓不得使用,田黃石巨奎大多成為“貢品”,供皇家製作印章,鈕頭“雕龍”顯現出威權之態,龍的形象在封建社會,只有皇室才能享用。也沒有石農敢糊弄皇帝,拿假的田黃石上繳。


人一旦對“真相”產生探索的熱情,就會不停的挖下去,誰藏得好誰就是“老大”!吾再次強調最高等級“龍鈕”不可僭越,除非皇帝特別“賞賜”功臣,否則臣民不敢“逾制”違反制度,僭越逾制難逃“死罪”!乾隆晚年寵臣和珅抄家檔案:「昨將和珅家產查抄,所蓋楠木房屋,僭侈逾制,其多寶閣及隔段式樣,皆仿照甯壽宮制度,其園寓點綴與圓明園蓬島瑤台無異,不知是何肺腸,其大罪十三。」,被嘉慶帝賜死主要原因就是“僭越逾制”,古時指地位在下的超越本份,違反相關制度非法佔用,或冒用皇家專用的名義或器物等等。

滿清入主北京後,為了鞏固大清江山一統,採取了一系列措施,緩和民族矛盾與攏絡漢民族,文人賜田黃石章、武將賞黃馬掛。據清代古籍《听雨從談》記載:「巡行扈從大臣,如御前大臣、内大臣,内廷王大臣、侍衛什長等,皆准穿黃馬褂。」賜穿“黃馬掛”為清朝統治著籠絡武人的工具,馬褂是滿清官員制服的一種,設計上方便騎馬時穿著。獲皇帝特別賞賜者才可以穿著,賜穿黃馬褂代表皇家的恩寵,誰能得到是無上光榮的事。相傳雍正皇帝曾賜給漢人大將軍年羹堯,親自將黃馬褂披在他身上;還有晚清李鴻章因甲午戰敗,1895年光緒帝命拔去三眼花翎,褫去黃馬褂的處分。()

圖說:1.田黃石格紋帶紅色係氧化鐵滲透而成。2.田黃石清晰可見共生礦物質如鐵質砂釘。3.田黃凍色彩純度高具透明度者謂之通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