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4

〈永樂大帝青花白龍王天球瓶〉









文物市場好比賭場最無情,是世界上拼殺與搏鬥最激烈、最殘酷的地方,我十分贊同“審定從嚴”,這是養成高明鑒賞家的必經之路。要想建立驚天動地的功績,就必須從那危險境地中闖過,英雄自己創造命運!海上冒險時代的大英雄鄭和率領船隊七下西洋(14051433),打通並拓展了中國與亞非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海上交通,帶回蘇麻離青鈷藍料開創永宣青花瓷的黃金時代。天球瓶”是受西亞文化影響極深的一種瓷器造型,創燒於明代永樂年間的景德鎮窯,宣德時期較為流行燒造以青花瓷居多,瓶形如球体豐肩腹大而圓,假圈足微凹砂底。每一件國寶級文物的背後,都有它的傳奇故事!
眼力就是一把寶刀,在這江湖上混,宰人、防身都靠它,文物真贗之辯證(重新詮釋),已成為一種現代高級文化人熱衷的遊戲,誰能“熬”到最後才是真正的贏家。我們都只能活一次,一生僅有的一次“機緣”,武高平就是武林“高手”海洋藍海的衝浪手,正等待人生中的大浪;當傳人學會武林絕技“點金術”時,有了識見的好眼力便能化腐朽為神奇,吾人總能從收藏“實踐”中得到莫大的樂趣,證明自己才是海洋食物鏈最上層的淘寶專家,時間終將證明不朽的人生再造陳昌蔚傳奇故事!
無款官窯最難判定是否“到代”,光看照片容易失誤,還得親自“上手”審定實物,方法很簡單看釉面龍鱗發黃老化,又有十餘處縮釉特點,氧化鈷(   CoO )是最穩定的一種呈色劑0.25%的氧化鈷在釉中呈現出豔麗的藍色,1%的氧化鈷在釉中呈現出非常深的藍色,永樂氧化鈷稍高於1%時,釉下彩則會呈現深藍偏黑的顏色,紋飾以粗筆揮灑、小筆顛描,細看青花“發色”深沉偏黑帶有靛藍紫艷,即可確認是“真品”(進口料),我不惜出高價也要拿下這個“明永樂青花反白龍紋天球瓶”高44.2公分腹徑34公分,在此向台灣文物界前輩陳昌蔚(1907-1997)致敬!
※陳昌蔚1997年以91歲高壽辭世,台北故宮博物院顧問、歷史博物館研究員,他生前一直想成立一個基金會,讚助華人對中國文物的研究。早年曾任中國石油公司總經理,後借調至外交部,派駐泰國擔任文化參事期間,曾經以一萬美元賣掉一件明永樂青花反白龍紋天球瓶,以賣文物得來的錢買了一輛朋馳車,他收藏陶瓷器是為了研究,並提出研究陶瓷要具備「四心」虛心、疑心、恆心、信心。 香港大收藏家雲海閣主人張宗憲看的這一個天球瓶(8),與陳昌蔚當年一萬美元賣掉的永樂白龍天球瓶很相似(9)

2019/08/21

〈飛龍在天風生水起大器典藏〉






數年前拍賣網站ebay以一支「打破花瓶的唐先生」(樊光耀飾)轟動全台,成功引起消費者的共鳴。唐先生原本與太太感情很好,卻在和老婆浪漫共舞時,老婆的腳不慎勾到花瓶,把她最愛的「蟠龍花瓶」打破了!從此以後,唐先生便過著「被老婆欺壓」的生活,直到他在拍賣網站找到了「一模一樣的花瓶」!
古人在器物上用龍,是相信藉此可避凶邪、以除不詳。中國龍能潛淵飛天,騰空飛舞唯我獨尊,龍成了帝王的化身與象徵;“天球瓶”是受西亞文化影響的一種瓷器造型,原名為「千秋瓶」象徵著“千秋太平”之意,此器屬宮廷大型陳設用瓷高近半米,創燒於明代永樂、宣德年間的景德鎮窯,直頸圓腹平底似球多見青花,以海水龍紋為貴。大明“御器廠”燒造的天球瓶是收藏界的寵兒,本人收藏明代龍紋天球瓶數量足以傲睨藏林,包括永樂1件、宣德11(8+3)、成化2件合計14件,誰先佔領高地,誰將是下一代傳奇!
宣告:邁向大收藏家之路,除了真、精、稀、絕之外,還要有系統化策略(Systematic collecting),如本館明代“御器廠”龍紋天球瓶、骰子缽系列專項收藏,“專業搜尋”國之瑰寶就是我的看家本領!因本館元代和大明青花、五彩、琺瑯彩御用瓷藏品數量,早已大大超越北宋汝窯和南宋官窯的總藏量,2018農曆新“台灣汝窯帝瓷博物館更名“台灣帝龍青花國瓷館”,2019年兩者相合為一【龍神帝瓷博物館】專攻官窯瓷器收藏品..

2019/08/19

〈藍色經典宣德穿花龍天球瓶〉







明代王世懋的《窺天外乘》記載:「永樂、宣德間……以蘇麻離青為飾。」萬曆19 高濂《遵生八箋》也提到:「宣窯之青,乃蘇渤泥青。」宣窯採用進口鈷料俗稱“蘇泥勃青”,發色濃艷有滲青、暈散特徵,有色根吃胎吃釉現象,用手撫摸釉面有凹凸不平感覺,呈色濃艷青料較厚,為明代青花瓷奠下根基。“明宣德青花蟠龍天球瓶”44.5公分、腹徑35公分,“細沙底”(圖5)撫摸起來很滑膩,龍紋穿花威武靈動氣勢凌然拍賣網站唐先生的「青花蟠龍花瓶」廣告引起民眾的迴響與共鳴,對內行人來說 古董瓷器“真”和“精”都好辦認,很多人恐怕要卡在“新”字上了。有些精品實在是太新了如剛出爐般閃亮,非真高手不敢碰也!高手和俗手的界線如100分和60分的區別,就在於能不能駕馭這個“新”字!
如何審定文物的確切年代?“審定”是一種反覆推敲的過程,真的?假的?兩方攻防…有人“懷疑”不真很正常!真文物會自我揭露不可說的機密,等待“有緣人”(知音)前來相遇,有時候一等就過了五六百年!破解方法可用“排比研究”(排隊比較)、“對比鑑定”(6-7)審定文物是否“到代”確認是真品無誤,斷代辨偽必須講求證據,鑑定真偽分別從正反兩面說明;先提出應為真蹟(真品)之證據,再提出其不為偽造之證據。盡量不要用書上學的鑑定知識,提出十項以上證據來說明。從考古文獻記錄或出土紀年遺物中獲得經驗值,才能學會掌握鑑定瓷器、審定真偽的硬功夫!

2019/08/17

〈龍缸窯燒造御用瓷大天球瓶〉





鑑藏家「鑑」定真偽、「賞」析好壞,我會依循自己的“直覺”做出判斷;先要去瞭解古窯爐的“燒成氣氛”(燒成氛圍),即瓷器坯体在窯爐內轉化成瓷的過程較長,會改變瓷器胎体、釉面、發色等等表現。現代仿品燒窯製作時間縮短,製程從幾天減少到四五小時,窯爐已從稍“柴”改為液化氣(瓦斯)、煤氣或天然氣燒窯,瓷器的物理性質和化學變化過程已經改變,會影響各種瓷器品質特徵,使我們陶瓷鑑定研究中把握更好的方向。
明初宣德“龍缸窯”燒窯要花14天,再加上“還原焰”封爐燜燒共需時19天,燒成溫度大都不足1280度,由於過去用松柴燒窯溫度很難掌控,尤其是大件器物收縮的幅度差異更大,溫度的差異會導致收縮程度的不同,溫度低者(1170-1300)品質差的“次色”瓷,將來會產生不同層度的開裂即“冰裂纹”,而皇帝精選的“上色”瓷燒成溫度在13001400度之間,此一對青花大天球瓶燒成溫度較高,釉色白潤閃閃發亮,已經過600年依然“熠耀輝煌”如剛出爐,再過千年還是一樣“閃亮如新”,這就是鑑賞「中華國瓷」的大秘訣。()

2019/08/12

〈中華國瓷之最左青龍天球瓶〉








“青花青”中華國瓷最經典的審美創造,就世界史研究來說,中國瓷器所帶來的文化衝擊,尤其是“青花瓷”為中心。明宣德五年(1430)鄭和第七次下西洋,寶船卸下大量的景德鎮青花瓷,因為當時採用銀本位,國外對中國瓷器這種商品需求不盡,這個利潤豐厚的貿易能賺進大量白銀,所以外國人稱青花瓷是“白色金子”!直至十八世紀中期一切都改變了,英國東印度公司利用“鴉片”扭轉了和中國的收支平衡關係,中央之國逐漸虛弱引來鴉片戰爭,火燒圓明園割讓香港,不免讓人緬懷海上冒險時代的大英雄鄭和。
中華文明以“”為尊,中國”身形百變、縱橫萬代,尤以“宣德龍”最為霸氣,官窯瓷器繪畫以一條巨龍等級最高,“明宣德青花雲龍紋天球瓶”高44.8公分近半公尺,堪稱全球化商品的「藍色經典」。明宣宗篤信藏傳佛教,天球瓶口沿的捲草紋與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忍冬紋淵源匪淺;“忍冬紋”隨佛教藝術傳入中土,含有靈魂不死、輪迴永生的寓意,歷經600年歲月中國最頂級的“御用”(五爪青龍)瓷器依然閃亮!
天下沒有一件瓷器“代表作”不是博物館蒐求的國寶。中國名瓷魅力追溯其來歷、用途,可分宗廟重器、供御器物,“帝王品味”是集千萬人之力來侍奉一人的消費,皇家御窯所提供的高端名瓷,永宣盛世燒造的龍紋“大天球瓶”存世量少(傳世品以三爪居多),不論在市場上還是博物館中,明青花瓷中「飛龍在天」畫一條五爪巨龍的等級最高,就算到了世界各大博物館都一樣很難見得到,其國際身價起碼要百萬或千萬美元起跳。()

2019/08/08

〈猛龍過江青花描紅大天球瓶〉





“中國龍”身形百變縱橫萬代,成為宗廟重器、御窯瓷器創作的靈感泉源。明代皇家“御器廠”曾燒造出不少青花瓷“藍色經典”,接下來介紹「中華國瓷」中不朽的工藝美術品代表之作。“明宣德青花描紅鬧朝龍紋天球瓶”胎骨厚重器高43.6公分、腹徑35.2公分,本館所藏「帝龍」系列四大金剛之一。
“青花描紅”宣德窯始見,為釉下青花與釉上紅彩的結合,只畫出一條飛天巨龍騰躍于波濤紅海之上,世界各大博物館尚無發現此項收藏品,典藏等級應足以評選為“國寶級”文物,補足中國陶瓷史上被忽略的空白使其更完整。

2019/08/05

〈火中穿行双角五爪巨龍飛天〉







龍能上天、入地、潛水及在“火中穿行”,由於明代帝王崇尚“火德”火旺明興,演變成燒造瓷器的一種規範,可視為官窯身份證的一種密碼。朱明“紅日帝國”的寶藏“明宣德紅地青花龍紋天球瓶”高44.2公分、腹徑34.2公分,本館所藏「帝龍」系列四大金剛之一。
山不在高、海不在深,宣廟雖小(宣龢齋)有“青龍”四大天王護持,鞏固祖廟永樂“白龍王”九五至尊的地位;宣德青花龍紋剛健生動、顧盼自雄的神采;明朝御用器喜歡以龍紋為飾,藉此可避凶邪以除不祥,宣德“青龍”特別兇猛霸氣為歷朝之最!在風水學上家中擺一件真龍就能蓬壁生輝,龍頭朝上的意味著增加財富和好運到!

2019/08/03

〈黃地青花巨龍騰飛睥睨昂揚〉





  




郭良蕙《青花青》首篇〈黃地─皇帝〉中說:皇帝慣用的黃釉器皿,若能遇上一件,那比中特獎還難,【台灣帝龍青花國瓷館】有幸珍藏御窯產品一對,宣德御窯始創“黃地青花”瓷,宣德龍矯健昂然的風姿,猙獰兇猛之狀為歷朝之最!“明宣德黃地青花龍紋天球瓶”(1)44.5公分、腹徑34.2公分,本館所藏「帝龍」陳設瓷系列四大金剛之首;帝王明令規定「龍象至尊」,12朵“卍”字雲讀作“萬”,華嚴經義謂“吉祥萬德”之所集也,臣民不得任意使用。
「文物」是和人類的文化一同誕生的,文化與藝術唯有透過生活上的實踐,才能有具体意義!沒有“實踐”就談不上進步,文物市場淘寶如同走進野獸的叢林裡,敢冒“風險”拼搏做出決定,你就有機會成為贏家;黃釉瓷以二次入窯低溫烘燒而成,此器在氧化焰氣氛中過燒,器口和底足處形成厚重的一圈醬色(7-8-9),傳世的“雞油黃”早在宣德窯已燒造成功,為傳世品中所未見。 山不怕高、海無畏深,巨龍騰飛、睥睨昂揚(Male Ga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