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4

聖誕節平安夜護身玉賞玩


萬事皆緣平安是福,人生最大的希望是平安,中國古人迷信,每件文物都有象徵意義,平安符護身玉仿戰國古璽,覆斗橋鈕呈二層臺式,印面長寬為4.45X4.0公分,印文陽文古篆“平安”兩字(圖1)帶有硃砂沁,文字具有碑帖書法之美,四角圓潤有使用過的痕跡,經歷數百年包漿皮殼發亮,精彩的真古玉大都出自墓葬,帶有自然的“天殘地蝕”痕跡(圖2)。真「古玩」重在歷史,貴在傳統;而「玩古」則貪求一個“爽”字,爽者亦快也,是暢快之意,需要自主學習,渴望“玩一下”嘛!

中華文房“印石篆刻”藝術與收藏,為吾人關注領域;只要是所有人都很有興趣追求的東西,我反而就提不起興趣了!“好奇心”是令人成長最大的動能,我只願意把時間精力花在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上面,乘著知識的翅膀穿越時空“神遊古國”!每件「文物」都有故事性,疑問一時未必能夠馬上找到答案,透過不斷地研究深入探索下去,土人販賣老祖宗的“家當”,據說得自一明代武官墓,梢平安與妻思桐夫婦合葬墓,陪葬之物為「人類物質和精神文明的遺存」,實際上就是一種隨身繫掛佩戴的“護身符”!

挖掘掩埋的過去所隱藏的秘密,疑問一時未必能夠馬上找到答案,透過不斷地研究深入探索下去,疑為明朝“靖難之役”南軍統帥梢平安所遺,建文四年(1402)燕王朱棣軍隊大舉南下,四月靈壁之戰南軍全軍覆沒,五月度過淮水到達楊州,六月進軍瓜州直搗南京,谷王和李景隆固守城門,見燕王大軍圍攻開門投降。朱棣繼承皇位改元「永樂」,即位後赦免平安任命為北平都指揮使後再升「都督僉事」;永樂七年(1409)明成祖巡視北京,將抵達時看章奏中有平安的名字,問左右:「平保兒尚在耶?」平安聽到後隨即自殺,朱棣後命以指揮使祿給其子。
註釋:此物稱之為「小官章」不叫玉璽。

2015/12/18

〈四草水道林遼闊的幻象〉



畫家選擇台灣風土作為藝術創作之源,一生中「must see」必訪的景點,生活在此島嶼的台灣人,或許可以將“綠色大地”列為典藏品,您將驚豔“美麗之島”的豐富多彩,接收到台灣文化多元且充沛的能量。本土畫家完全憑“感覺”去描繪, 2001《四草水道林》20P(圖1)週圍的綠葉茂密,正在飄動宛如飛翔!吾2002年底前就已訂購畫家師父這幅膾炙人口的經典傑作,於次年才拿回家來欣賞,結果此畫被刊登在2003年中央之友月刊12月號(圖2)、2004年文化視窗第66期,好的投資標的物,數百年後還會存在!用“閒錢”買文物藝術品等有形資產是個好投資,為儲值收藏和投資理財的最佳選項,買進有潛力的“美術品”後堅定持有,最終必得高額的回報!

“綠色”(The forest)象徵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多麼壯麗的場景,藝術之美需要透過呼吸、眼神與心跳去親自感受,我“頓時體悟”那種短暫卻永恆的体驗,絕不是網路虛擬世界所能取代的啊!藝術創作的靈感來自「虛靜」,虛是“歸零”的狀態,靜是“專注”的結果。畫家能在理性的寧靜中透視作品的精靈,不是技巧之惠,也不刻意去模仿「印象派」技法,但“天賦”肯定得有;而是平日騎著老摩托車繞著鄉間小路,最常去白河、四草或恆春,在默默地貼近大自然和世間天籟所致,這正是李桐嘉創作靈思的泉源,對“關懷鄉土”源頭活水不斷的泉湧及奔流,創造力在那片刻已達到顛峰狀態,他習慣用勞力和汗水,來表示對這塊土地的疼惜和愛,這正是在地“草根味”與“泥土香”的連結!

因開機車店除努力工作勤奮賺錢外,每天打烊關門下班後還要“畫圖”(台語),以致長期睡眠不足,許多作品都是『睏畫』(台語)在打瞌睡下畫出來的,在作畫中自然就會受到“藝術之神”的啟發和引導,在霎時之間捉住一道突閃的“靈光”,超以象外的“主觀”全憑感覺來畫!即以他的想像與直覺把“感覺”畫出來,大半是憑藉著再現的“想像”在心裡喚起意象,“意象”在腦中留有痕跡(飛翔的紅樹林),眼睛看不見就用“幻象”,用以往的經驗來印證新經驗,千變萬化的各種“感覺”一閃而過,先以鉛筆熟練的“速寫”(sketch)把動態素描下來,再用主觀去表現色彩,畫出生命奇特的風格,濃蔭綠水裏百年海茄苳樹,美妙的姿態如鳥在飛舞!

追索「純藝術」創作歷程:行一趟船隨著竹筏迅速前進,畫家的視線隨之移動,思緒也躍躍欲動,目光在自然面前的感受,看見水筆仔、欖李、海茄苳混生的“紅樹林”在水面上,好像長著翅膀的小鳥一樣在飛翔,立即用“速寫”捕捉瞬間的感覺(非用相機記錄),李桐嘉以其敏感、銳利之探索者的身份,找回了屬於「人」原本就存在的眼睛,瞬間捕捉到四草水道林的感覺似“飛鳥展翼”在林梢飛躍。藝術是一種喚醒記憶(一半回憶一半繼續),也是一種精神解脫,經歷數十年不斷地追索過程的体悟,在其個人才有能力與機會走上專業畫家之路,一般而言等藝術家進入“成熟期”大概都已50歲了,“黑手畫家”不受任何既有習慣性之限制,其使用“調色盤”上的顏色超過120色(圖3),呈現出一位真正的現代美術家,作品都有其獨特的靈魂與生命,自學者較諸受過學院訓練者,其作品往往更具原創性與爆發力!只看國家給不給他機會表現,展翅飛翔於另一片天空!

2015/12/12

「台灣國」郵票事件始末(五)

看天是藍的,看水勢綠的,“綠色”象徵和平、大地、自然、森林、環保、安全等等,在台灣綠色則代表“進步”向前走(上大郵便第四個主題“翻新郵政”) !解嚴後統獨對立、藍綠對峙,民主政治基本上就是一個“說服”的過程,要尊重不同族群的的意見,套在台灣人身上的隱形枷鎖,階級、省籍、血緣、芋頭與蕃薯來劃分,世代的怨懟植根已深,現在人民希望“改變”來突破困境,唯有透過堅定的信念,才能徹底翻轉整個世代。以“台灣”名稱在國際上活動,是民主進步黨長期的主張,凸顯台灣創造“歸屬感”,現在台灣主体意識日益增溫,島內對使用「台灣」的共識也越來越強。台灣人最“引以為傲”的是自由民主的核心價值,捍衛「民主與自由」的現狀,是我們大家共同的使命!

「民主」不該有階級之分,把人民當主人,簡單的說民主就是“人道”!“階級”是一種身分與權力結合而成的利益命運共同体,統治階級的財富靠關係和掠奪(政商一体黑金猖獗),豪門世家、富商財閥如隱形皇上坐在全力封頂,從政當官機會掌控國家資源,可長保個人或家族利益。有特權者享權力而忘卻社會公平及義務,我們現代所處的時代,“不公不義”是非價值混亂的時代,做文明公民應以道德立身、誠信立業。政治人物不可違背良心,以道德立身,以廉潔為榮,以誠信為本,位人民謀福祉。談到自由與人權問題,法官判決要保障“人權”是對人性的尊重,即是對良民生命與財產的尊重,法律並而非為保障“匪類”的人權而設的!

對抗中共霸權,卑躬屈膝、委曲求全,絕對得不到生存,中國大陸(專制社會)法治的荒漠中,「維權律師」幫基層人民捍衛權利。中國憲法規定“共產黨”一黨專政,規定司法受共產黨指揮,統治嚴密有效率不似台灣那麼寬鬆。反觀台灣政黨對立和議會制度驚人的腐敗,使國家的功能馬上受到損害,末法時代養成的“霸道無禮”,自大野蠻動不動就“咨意謾罵”,法律已無法保護善良百姓了,人民已陷入“不可自救”的危機中。百姓為生存掙扎、搏鬥,只為得到一點“小確幸”,為什麼不去爭取“大確幸”?這就是許多具有使命感的朋友主張“台灣獨立”,以爭取國家主權為例,若台灣在尋求兩岸和平和經濟利益時,卻以攸關存亡的主權為代價,民眾焉有不反之理?

1986年李遠哲拿到諾貝爾獎,應該是台灣人(Taiwan person)難得的榮耀,卻被當時的國民黨政府刻意隔離、阻擋回國,而且還在媒体封殺,營造他是“不受歡迎的人物”;李遠哲將生命前30年漫長的耕耘奮鬥史,奉獻給科學造福人類;生命後30年歲月奉獻給台灣,以高級知識份子的“勇氣”,道出國民黨統治台灣歧視台灣人及本土文化的不滿。本土「文化認同」是瞭解自己的一種自覺,勿被“悲情”禁錮心靈,不要再讓自己被蒙蔽,民眾要有不受政治汙染的“自覺”,台灣人的前途要由台灣人自己做決定(自覺宣言)。李遠哲說出台灣人民從過去被壓迫的問題,逐漸發展成“統獨”問題,而台灣人民重要的“政治理想”就是當家做主!

民進黨阿扁上台後兩岸政策激烈,在陳總統任內,新憲、一邊一國喊得震天價響;2005年3月中共全國人大通過「反分裂國家法」,以法律的方式,明訂以非和平的方式反對台獨。2016年蔡英文執政“統獨交鋒”將無法避免,中國不放棄武力攻台,對決僵局令人有種窒息之感!如果台灣宣布獨立建國,拿掉「中華民國」這塊招牌,具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台北故宮文物,已成為“中華民國在台灣”的象徵(國立故宮博物院發行《故宮文物月刊》),就不能稱「國寶」而是偷來的“贓物”,至於要如何處理?曾有堅定主張台獨者說:「還給中國,那本來就不是台灣的。」但願兩岸中國的未來,是「飛龍在天」!而不是「亢龍有悔」!

2015/12/06

「台灣國」郵票事件始末(四)

治國“民心”才是根本,一個具有高度文明的國家,最主要的條件是擁有快樂的人民,如果人民看不到願景與出路,如何對這個國家產生認同,如何在這裡安身立命?一個國家所發行的郵票圖案,往往是該國最具代表性的風景名勝、動植物、偉人名人、風俗禮儀等,在一定程度上体現發行國的形象,因此郵票又被稱為“國家名片”。上大民營郵票顯現四個主題,現在介紹第三個主題“孤傲的耕耘者”,我們傳承先民吃苦耐勞的精神,畫家的彩筆就是時代最好的見證,所孕育出的歷史和文化就在其中,希望我們將來不會困在這個孤島“抑鬱而終”!

農夫與世無爭如“頂天立地”的大丈夫,今天滴落土壤的汗水,將是明日收割的果實。他們的辛苦沒有人明瞭,為了家人的三餐只好努力的耕種,不管是颳風下雨還是豔陽高照,都得辛勤的下田工作,這首《農村曲》歌謠記錄台灣的民情生活,實實在在的表現出農人的辛苦,農夫是勞動階級原本沒有“出頭天”啊!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實行「三七五減租」先使務農者一家人能溫飽;1953年「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使“窮人翻身”佃農(以租種土地為生的農民)脫離赤貧,後來產生許多賣田地致富的“田僑仔”(暴發戶),農地改革成就了台灣立國之根本。

1988年當政治轉換時本土運動興起,解嚴後要求自主的「台灣意識」即台灣的主張,人民挑戰政府要求改革,真正成為台灣社會變遷過程的重要標記,由一場農民請願所引發的街頭暴亂,備受壓迫的農民與民進黨、大學生、社運團體的集結遊行,「五二O事件」台北街頭“烽火”四起,街頭運動風起雲湧勢不可擋,啥米攏不驚“向前走”!政府出動鎮暴部隊棍棒石塊齊飛,示威群眾丟汽油彈火燒鎮暴警察與警車,造成數十人受傷送醫,使這一天成為台灣反對運動的重要標竿,風雨平息後的台灣已開使銳變,草木將會在島嶼的土地上開出美麗的花朵!

台北市長馬英九2001年8月1日曾說過:台灣要走出去,最好靠藝術,這點從他訪問過幾十個城市,與當地首長見面的第一句話時,都提到要交換藝術家的現象可以印證。台灣不怕沒人才,怕的是沒有識貨的人!台灣曾流行一句話:「我們不缺人才,只是人才沒舞台。」“國民黨”政權在台灣長時間壟斷政治資源,正是壓制“寒門人士”不讓他們出頭的政黨,真正的藝術家和真英雄一樣,非常的寂寞孤獨,歷史最終必將還其公道。孤圖如“君臨天下”般地威風澟澟,背後所隱藏的故事,就是等待黎明、等待希望,用文字、符號、畫面來表達「台灣精神」圖像,表現出勤勞儉樸、堅忍不拔的立國精神。

台灣先民渡大海,入荒陬,以拓殖斯土,想給後世子孫建立一塊幸福樂土,每個人終將歸於塵土被掩埋,為什麼不趁活著時給後人留些寶藏?“藝術家”總帶有幾分革命家的熱情,還得有點硬骨頭才行,再大的困難打不倒一個有毅力、肯奮鬥的人(耕耘者),孤傲挺立的小國寡民,主人翁是一群平凡潛藏於各階層的“草根人物”(草根階層指的就是基層群衆);他們想法很單純,心願也很簡單,卻都有個“共通點”深深地熱愛著這片土地。從凡俗生活中萌發出來的渴望,是怎樣一點一滴地滋養了對美術的堅持,在情感上的難堪與辛酸,可以用藝術表現在畫作中。

結論:流下眼淚播種的,必歡呼收割。我們享受前人努力“耕耘”的結果,也必須盡情“播種”留給子孫。引用江明樹的詩作為結束《黑手畫家──給李桐嘉》:「在胸臆間翻攪得波紋,糾葛在港都戲院前。昔日的大標語油漆未乾,那熙攘的夜市與反共旗幟;漂浮著各種鄉愁的腳印,你的自畫像典藏我的影子。詩與畫 同時空的藝術投影,而窄窄長長瀨南街;走到愛河的出口處,竟是更浩瀚的海洋。」當一位腳踏實地的耕耘者,以誠為本深耕台灣即“台灣精神”!德不孤必有鄰,您甚至能在自己的身上找到他的影子,你我也可以是“孤傲的耕耘者”!

2015/12/01

「台灣國」郵票事件始末(三)

1987年7月15日總統蔣經國正式宣布解除戒嚴令,解除報禁、黨禁,“民主進步黨”成立要求總統直選。1988年4月17日,民進黨通過了「四個如果」的決議文,主張台灣國際主權獨立,不屬於以北京為首都之中華人民共和國;並通過「四個如果」決議文:如果國共片面和談、如果國民黨出賣台灣人民利益、如果中共統一台灣、如果國民黨不實施真正的民主憲政,則民進黨主張“台灣獨立”。1993年底上大郵票「台灣國」事件,發行李登輝紀念郵票,守住自由地區主張“中華民國在台灣”,就不必用「台灣國」(Republic of Taiwan)名稱,我方在此各自表述,具体論述台灣的看法,符合兩岸共同利益,強調「中華民國憲法」避免有分歧和爭議的問題出現。

「亡人之國 必先去其史」存其國,必先救其史。“國家定位”問題可從文化認同、歷史認同與民族認同,以前是帝王主宰“天下”王朝的時代(一家之姓),民國以後的天下由人民當家作主,異姓改號謂之“亡國”。蔣家父子實施“戒嚴”獨裁統治台灣40年,1980年後期才真正邁入民主社會,實行民主近30年來,台灣民主化多年,不缺乏制度卻缺乏尊重制度的“民主精神”,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啊。1988年台獨教父李登輝繼任總統,開始以「本土化」、「國際化」為名,一步步推動「去中國化」,倡議「脫古改新」切斷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欲回到“日本是祖國”的時代;我認為當年歸化為日本皇民者畢竟只佔極少數,把台灣送給已投降的日本(敵國),並不能代表絕大多數“戰後”(1945年以降現年70歲以下的自由人)出生地在台灣者。

遠見雜誌社長高希均用1950劃分“新台灣人”,以1949年以後出生的一代,認同台灣命運共同体為訴求;“本土”就是有沒有“台灣心”,蔣經國晚年經常跑台北榮總“掛病號”身體已經不行了,還惦記著要把政權交還給“台灣人”,這就是台灣心!從兩位曾掌權的國家領導人之言行,不難看出誰才是真正“愛台灣”的賢者?戒嚴雖然箝制人民思維,但殖民卻馴養皇民的奴性,「皇民化」發起人主要有日軍軍部,成立「皇民奉公運動」意圖將台灣人納入日本軍事体制,驅使台籍菁英為日本帝國盡忠。據1943年統計全台灣「皇民化」1萬7526戶改姓名,總人數12萬6211人,人數占台灣總人口659萬不到2%。我以為台灣人早年因受日本教育的同胞,骨子裡還認為自己還是殖民的奴才只佔少數,才會自甘落入外國的附庸命運,那才真是台灣人的悲哀!

民意訊息,2015年11月初中研院社會所「統獨」民調,發現46.4%主張「獨立」(僅35.9%預期能夠獨立),37.5%持「中立」(指不統不獨未用維持現狀一詞),僅16.1%主張「統一」,迫於現狀半數(49.7%)民眾預期未來“被統一”;有三個發現:1.多數民意主張「獨立」,但預期獨不成。2.多數人不主張「統一」,但多數人預期會被統一。3.多數人主張“維持現狀”恐怕會非常困難,僅有少數人預期能夠維持。台灣族群統獨議題吵翻天時,期盼救國救民的偉大領袖出現,是種“渴望”切換黑暗與光明,小民始終懷抱改變的希望。獨派更要「正名建國」有如把密閉(潘朵拉)的盒子打開,爭議再起將一發不可收拾!包括兩國論、一邊一國、一中一台,台灣獨立等各種政治議題,必將紛至沓來,兩岸緊張情勢升高在所難免,台灣政局與社會將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天翻地覆)?

結論:兩岸習題真的無解嗎?民選總統是黎明百姓的守護者,政治家不能沒有魄力,有看天下、治天下的“智慧”才能得天下,期許台灣新領導人做一個有功於天下之人!合作即是“統一”,必須尊重彼此的看法,才有可能進一步磋商;溝通(磋商)並合作(繁榮)和解共生,“和平”不是競爭與對抗的道路,就像“談戀愛”要靠双方努力才有可能成功,如一方鴨霸、暴力用搶,就一定破局。政黨輪替不須悲觀,該來的總是會來,「地動山搖」的風暴躲也躲不掉!山搖地動也勿驚,將「改變」視作一種自我凝視,“福爾摩沙”自由中國的美麗之島,我們常常會以為一場“暴風雨”將會給自然萬物無情的浩劫,事實卻不然,風雨過後萬物“甦醒”更加蓬勃起來!國家已沉睡,黨再玩社會,社會在呻吟,人民再流淚;“雨”像大地的淚水,其實台灣人已經醒了,要“站起來”做自己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