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24

〈五代秘色瓷酒具五花瓣小盞〉





您相信八百元新台幣能淘換一對千年秘色瓷嗎?三年前盛暑鬼使神差驅使下來到許久未踏足的市集,尋覓我唯一的靈魂伴侶,見到一批明末工藝粗率壙碗,是墓葬出土的民窯青花小碗,其中夾雜著兩個傳聞中的五代秘色瓷花口盃,釉色滋潤細媚,器身有微璺細紋,工巧五花瓣仿自葵花,小盃內用尖狀工具在瓷坯上劃出四朵盛開花卉,碗心飾多曲荷葉一朵為其美,古窯器如越州秘色瓷,今日偶然遇上得之我幸,必令後人羨煞耳。
唐代鑒賞家、茶聖陸羽在《茶經》中,讚美越窯青瓷類玉似冰詩人陸龜蒙有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之頌。如冰似玉的秘色瓷翠色淡雅,為皇室專用特供品,有錢也不見得能買到的寶貝!失傳已久的秘色瓷始燒於晚唐,五代花口酒杯美的像一朵花似的,杯子雖然為小容器,當時秘色瓷在使用上的地位,尊榮不下於金銀器,為權貴階級使用飲食器皿。中國古人說物跟有緣人,不是說你有錢或者有鑑賞能力,就能夠買到好東西,你若跟這個寶物有緣分,就能輕易獲得而不費吹灰之力
附圖解說:1.五代高足花口酒盃如冰似玉。2.杯心划花紋飾特寫。3.酒盃底足未上釉多粗黃土(類同五代柴窯)4.五代秘色瓷花口盃藏品。

2012/09/21

〈指鹿為馬話宋代柴窯〉







已故著名陶瓷考古學家陳萬里對柴窯的看法頗有見地,相傳五代柴世宗御批:「雨過青天雲破處,者()般顏色作將來」兩句,到底做出來了沒有?所謂青如天等等的說法,是當時製瓷的標準麼?是否已經達到這個標準?這些問題都還沒有解答。
位居中國五大名窯之首的柴窯究竟在何處,它的器物本尊到底如何?這些問題數百年來一直困惑著文物考古家和陶瓷愛好者。著名陶瓷鑑定專家、國家文物鑑定委員會委員趙自強先生認為,宋代景德鎮湖田窯極有可能就是柴窯。趙自強稱:「柴窯青如天(青釉小足斂口缽景德鎮宣德地層出土物見圖一)、明如鏡(無刻划紋飾)、薄如紙(卵殼胎)、聲如磬(如擊缶)”的特徵,其材料和燒製技術只有江西景德鎮才能辦得到。」辨識、鑒藏柴窯的基本特徵,首先必須遵循這四句話,這點本人非常贊同,真正的五代柴窯(指實用器)早在宋代就已碎裂光了,依趙的論點研判明清兩代人所見,只能剩下宋代景德鎮湖田窯生產的類柴窯瓷器。宋代景德鎮湖田窯作品天青色柴窯小足斂口缽(本人藏品圖二),凡燒成溫度不夠高產生“開片”的薄胎瓷,只要持續使用必然要碎裂,正如晚明壺公窯昊十九所製卵幕杯薄似蟬羽無實物傳世一樣(風化、水浸、土蝕不破也難)拿宋青白瓷餅乾胎來說還可以掰出聲音來,辯證必須同時拿出實物標本才能夠達成共識!
筆者研究發言均講求實物佐證,所藏後周柴窯正碧色流光溢彩精緻無比,至今無人能夠仿製的手拉坯薄胎瓷,已證實既有後周柴瓷的存在,也拿出北宋柴瓷的實物標本(見圖二)在接下來明清仿製柴瓷也成了一個問題,也只能算是後朝仿前朝了,不能夠將其視為柴窯的正常延續與合理傳承!明清人因為沒見過柴窯本尊,則是依循前人說法,對實物的認知都不太正確。連乾隆皇帝御製詠瓷詩,有四首寫柴窯,都文不對題,不難理解究竟沒有幾個人真正見過實物!都是冒牌貨不能夠將其納入柴瓷範疇去鑒藏,至於載有「柴」字款識的現代注漿模造的偽仿品,只怕會鬧出更大的笑話來!大陸所謂柴窯研究大都是指鹿為馬的鬧劇,耀州窯舉證器物不合柴窯的四大規範(見圖3-6),這也難怪古陶瓷專家耿寶昌會稱病,婉拒出席陝西省文物局、銅川市人民政府主辦2010“首屆中國柴窯文化論壇

2012/09/18

〈景德鎮千年柴窯引領風騷〉





中華文明的驕傲中,數不清的藏瓷家情不自禁對柴窯湧起佔有的念頭!新進藏家功夫不到家者居多,不要只看到眼前別人淘寶的成功,而忘卻撿漏背後所面臨的險境,藏品一旦公開總是「打眼」丟人現眼居多,這是用功不勤及缺乏專業辨識「眼力」所致,他人也莫可奈何!3月中旬吾僅花新台幣壹仟元於網拍得標,買進一件宋代柴窯天青釉缽,此「名物」竟然與趙自強《柴窯與湖田窑》書中第一品”(圖四)完全相同!
由於青白瓷較易仿造,天青與新仿的天藍釉色不同,時間歲月更讓天青釉散發千年醇厚的瑰寶光澤(圖一)千年柴窯古今絕唱,您只要看它(精品)一眼,便能強烈地領略到柴世宗馳騁在自然原野,胸懷大器豁達心境,呈現出如雨過天青的釉光之美,北宋湖田窯天青釉缽。古人創作都是純手工的,不斷創新並做到精益求精,從一種不可能再造的手拉坯開始,能工巧匠的高超水平,古代工藝水準,連現代製瓷大師也驚呼的手工藝品。雨過天青於天地之中,追求一種靈奇。在這種天人合一的境界中,才能把我們的胸襟像一朵花似的展開,去接受宇宙和人生的全景,瞭解它的意義,體會它深沉的境地。觀賞者在功利世俗之外,發現建構一個有情趣的世界,感悟生命的意義和價值,去体會其中的真味
題記:現代仿品的瓷胎首先不過關,手工拉坯薄度不夠,用什麼方法去識別真假?看有手製轆轤旋轉痕跡者為真(圖二),開片裂紋右旋同中國轆轤旋轉方向一致,缽底使用環形墊圈墊燒有沾粘窯渣,撤除墊圈有掉肉現象(圖三);仿古瓷模造易成型,做極薄的又只能採用灌漿技術,造型不秀美,沒有靈氣呆傻蠢笨居多,和千年柴窯不沾邊兒!

2012/09/15

《瓷皇碑》




《瓷皇碑》
()色柴瓷,應以天籟。修行之地,漸淨非頓。
重道抑佛,獨為世雄。密葬明器,歸依道俗。
礬土拉胚,瓷藝超凡。匠心機巧,見證史實。
時限最短,產量有限。皇家珍寶,曇花一現。
類玉似冰,青瓷賽玉。前人瓷藝,傲視群倫。
如鏡之鑑,磬聲四揚。神護其質,完好如新。
宿命輪迴,莫存僥倖。物皆有偶,遇合有緣。
世間萬物,聚散無常。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柴窯瑰寶,素淨風格。技術封鎖,絕技失傳。
千載滄桑,至寶居奇。千年一遇,永恆典範。
特出一時,並世無雙。名物競勝,萬世永存。
誕聖之日,命入禁中。曠世魅力,陶瓷稱皇。

註釋:「秘」字在唐朝時候,發音與「畢」同韻,秘色瓷就是碧()色瓷,現在人把「秘」發音為「密」所以就弄混了。柴窯青瓷以碧色為主,碧為青綠微呈黃色,或者是淡淡的暗綠色,相信成功燒出天青色者,必如鳳毛麟角般稀少,總結柴色即春波之碧,嫩黃淺綠令人賞心悅目。柴窯為中國陶瓷史上的新里程碑,名列史冊名副其實,畢生能得一件就足以傲睨藏林,由本人率先摘下桂冠,一掃前輩不可置信(嫌惡)的眼神,總算是揚眉吐氣了!登上玩瓷世界的頂峰,讚美涕淋特以此「碑」記事,作《瓷皇碑》是為紀念!
上圖:五代柴窑胎薄如紙能透光。
中圖:柴窑碧光釉色如冰似玉。
下圖:南海出水南宋沉船遺物青白瓷篾紋缽(比對用)

2012/09/12

〈柴窯天籟之音美妙一瞬〉



銀子之聲宛如天籟,是世上最美妙的聲樂,中國人習慣用中指、拇指輕捏銀元,猛地一吹,然而放到耳畔細聽;敲之亦有韻,聲音很悅耳,悠長有回音。
普希金著名詩篇致凱恩(情詩)
我記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眼前出現了妳,
有如曇花一現的幻影,
有如純潔之美的精靈。

民國著名鑒藏家趙汝珍《古玩指南全集》論述瓷器源流:「柴窯係後周柴世宗所燒,故以其姓名之,窯在河南鄭州,其器青如天、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磬,滋潤細媚有細紋,製精色絕為往昔諸窯器之冠。」民國時期袁世凱的管家、大收藏家郭葆昌曾以一處宅子、二十畝良田與人交換一個所謂的柴瓷,可見其貴重。柴窯瓷器在20世紀初被研究者尊為瓷皇,但由於現在沒有人見過柴瓷的真面目,什麼才是真正的柴瓷,此謎團一直讓人難解。柴窯瓷就是財富,等同土地、房屋、車子、威信、尊嚴。時間一晃眼就過去千年之久,好酒自然是愈陳愈香,如今其身價更勝帝寶上億豪宅,堪稱現代的金不換
凡美好的「文物」都是人們競相追求的目標,一件古代藝術品並不因有些年代,遺物就一定變得珍貴值錢;頂級藝術品都必須同時具備三個條件(共性),就是創造性、審美性、唯一性,能滿足這三方面嚴格要求,才能算是頂級珍寶。柴窯這類瓷器具有一定的珍稀程度,承傳珍貴瓷器傳統工藝,並有所突破與創新,加上瓷器耐受性較高,壽命也比較長的,所以能創造出中國偉大的文明。五代柴窯本尊終於找到了,我的心在狂喜中跳躍,真柴瓷聲如磬皆是也,因瓷胎輕而堅又薄如蛋殼,器壁最薄處只有0.1公分,音清而脆宛如天籟之音,美人易碎吾將她托起捧在手掌心,猛地吹一口氣,再移到耳邊傾聽(如圖示)實物證明薄胎瓷發音“悠揚悅耳”,如古韻之悠長,尤可貴耳。

2012/09/09

〈柴窯尤物〉




〈柴窯贊〉
獨創絕美世間物,美工妙器柴窯缽。
天青粉青檸檬黃,不拘常調聲聞天。
千年聚散總無常,癖好成痴()終有成

頌揚柴窯之美!早上靈感一來花不到十分鐘就寫好了!上乘器物如同「美人兒」有靈性、靠機緣才能得到!從「形而下」的器來論,得到此世間藏品乃人生理想的頂峰,千古繫緣有緣千里()來相會!古玩收藏也是如此,博物館典藏等級國寶重器”(柴窯最輕),均屬於收藏家的獵物!穿越時空能擄獲一件,這種超越愛戀關係的感覺真棒!
中國陶瓷的價值,在表現中華文化、歷史和藝術,『窯火無情憑本事、中華絕技遠流傳』,天下精美的古陶瓷器都屬博物館國寶級的,文物知識就是財富收藏練功要躲著練,收藏成精致富發家,如果您還不懂陶瓷藝術就太遜了!21世紀是收藏骨董的世紀,進一步將蒐藏學化為知識的『聚寶盆』!台灣奪寶冒險家邀請您加入會員,跨進『龍神寶藏』的大門!
中國文物是唯一能喚醒自己對祖國回憶的事物,興緻一來傾盡心血與財力,為挽救中華文化遺產揮霍敗家覺得很值得!並嘗試用文物例證來解說歷史之謎,因好作一己獨到之見解,論述難免不夠嚴謹,加上沒有考古學位,無法與學有專長的博物館專家作學術爭鳴,如果您覺得我的研究方法好可以跟進,若感覺不妥希勿重蹈覆轍!在下人微言輕放言高論屬個人網站一貫作風,可當瘋話視之切莫在意,期許本社群杜絕贗品流通、規範文物藝術品素質、提高鑒賞品味能力達到指導作用。(MSN社群 原傳送時間:2006-06-14 )

2012/09/05

〈五代柴窯瓷皇現身〉



柴窯是中國古時五大瓷窯(柴窯、汝窯、官窯、哥窯、定窯)之首,創建於五代後周顯德年間(954-959),本是後周世宗柴榮的御窯,所以從北宋開始稱為柴窯。柴窯窯址迄今未發現。柴窯一詞最早見於明代曹昭《格古要論》,對其形質,曹昭認為柴窯天青色滋潤,細膩有細紋,多是粗黃土足,近世少見;明文震亨在《長物志》中寫道:柴窯最貴,世不一見……青如天,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磬
一、青如天:五代柴窑天青色係經「還原焰」高溫燒成,製程中抽離火源並封閉窯爐後,讓窯內溫度繼續悶燒,因缺氧氣供應故而奪取器物胎釉中所含的氧,瓷器經此還原氣氛下,三氧化二鐵被還原成氧化亞鐵,方能燒出呈色美的雨過天青!若還原條件不足呈色則偏黃,一般產品以正碧色(天青微顯綠)為主,燒成時膨脹係數相仿,加上瓷胎與釉料結合良好,釉面就不會有開片,反之易生開片者,都是燒窯失敗未達到柴世宗御詩標準的作品!
一件柴窑青瓷要燒成天青色是極困難的,這種極致的美必須在物料、工藝、技術與還原氣氛各方面,均達到一定水準後偶爾能得之,就像現代科技翡翠作色原理相同,用雷射光振盪玉的金屬氧化物,把淡黃或淡褐高價的三氧化二鐵,去氧後變成淡藍綠低價的氧化亞鐵,呈色即轉為美麗的翠綠色。文獻記載周世宗柴榮鑑賞柴窑陶瓷的千古名句:「雨過天青雲破處,者()般顏色作將來。」
二、明如鏡:明如鏡指表面光滑錚亮,有一種強烈的質感。柴瓷燒成溫度高,胎薄堅實,釉薄而勻,釉亮千年不變,滋潤細膩光亮如古鏡,有白裡泛青的玉質感,釉色在正碧色與天青色之間,也有還原不足的檸檬黃色;與法門寺地宮中翠綠色的秘色淨水瓶相近,柴窑瓷器正色應與汝窯淡淡的天青色相似,從研究觀察中發現是瑪瑙為釉的效果,此一秘訣即貫穿其中的主要線索,瑪瑙是玉石中最明亮的玉,以當時貴玉瑪瑙入釉庶臣不得使用,這也就是御用瓷的尊貴所在,可以說五代柴瓷是唐秘色瓷與北宋汝瓷的中間「傳承者」,秘色瓷(法門寺地宮藏)的瑪瑙為釉已有著錄,古意為香草,香草為碧綠色植物,耀州窯與景德鎮窯不以瑪瑙為釉的,不管其瓷質有多漂亮或瓷胎再薄,都不是真的柴窑瓷器本尊。
三、薄如紙:陶瓷專家大都傾向在當時絕無此技術?吾從手拉胚製技術上得到線索,順利解開中國陶瓷學界的第一大懸案;孔夫子說的「無徵不信」,誰主張就由誰舉證的研究原則,隨著柴窑嬌影失傳千年後重現人間,謎底終將大白於天下,答案就在器肩與腹之間的那一條凸稜線上(見附圖缽內12點鐘那條凸稜極薄),此道用手拉胚擴張處極薄僅厚0.1公分,然後依漸層下收逐漸增厚至底足,口沿平折最寬處也只有0.2公分,文獻記述柴窑制精色異,為諸窯之冠
四、聲如磬:五代柴窑採覆燒工藝,從口唇露胎處可看出手工細膩的美感,胚泥淘的很細,陰的乾再經12501300度高溫燒成,胎質瓷化程度極高(已接近高火度硬質瓷),聲如磬者有之;用瓷土燒成圓形、口寬、肚大、底小的容器;柴窑“基本範式”如缽型器、圓狀缸等外形仿秦漢青銅鑑(食器鍋子),上腹較直口微敞有小折沿,下腹漸收底足很小,柴窑無大器標準器口徑都是10公分左右的小件瓷器,薄胎薄釉用手輕輕叩之,能發出如金屬般清脆悅耳的鈴鈴聲!
古陶瓷考古已成為考古學的分支學科之一,考古工作者與古陶瓷專家搜求紀年墓葬出土瓷器,可填補此一研究領域的空白;高古青瓷柴窯、汝窯與兩宋官窯,是吾最關注的領域,每收購一件名窯佳器,都當作學問來研究,個別專家研究文物可不受設限和規範,「解讀」就是高級推理,加入聯想力試圖「辯正」,考辨、分析的「論證」方式,各人觀點難免帶有主觀傾向,自成一家之言僅供參考!古代陶瓷史研究,並不同於一般歷史研究,發掘實物與出土地點就非常重要,再參考文獻資料,河南省登封五代大墓李治與妻柳氏,兒子李平墓說明了器物年代的下限(北宋初),時間也很相近較不會誤判,成了最可靠的『斷代』標尺,收藏家因未親自參加科學發掘,僅能在「田野考古」(悖逆傳統不合學術範式)方面下功夫,這回吾敢斷言千年柴窯標準器”(標地物)找到了!
千古神器今猶在,宛如神話般的柴窑嬌影已重現人間,論中國瓷皇碧光釉的柴窑(見附圖下方沉澱處的碧光釉原色);釉色青潤如玉,光澤明快似碧波,歷經千年釉色依然晶瑩透亮、碧光流射。二十世紀把尋找柴窑的任務,提高到關係國人榮辱之高度,宣龢齋主人率先公告找到了,不管文物博物館各界先進是否承認?將以實物佐證來解開陶瓷史上的一樁懸案,順利奪得中國青瓷王冠上的寶石。(叫我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