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8

〈神宗熙寧時期民汝窯的標本〉




宋代對陶冶業實行“二八抽分”制,即民間窯廠所造瓷器的十分之二,要作為實物稅上交官府。上等的民窯瓷器往往作為“土貢”進獻給帝王,當時汝州沒有專供皇家的御窯廠,宮廷用瓷亦得自民間。另外在定窯、越窯等名瓷產地,設有窯務官監督貢瓷之事,並可指定燒造帶“官”字款的瓷器,應是與官府釘燒有關的瓷器。當時製作供上器物所謂的「供器」,首先官府會指定(選定)樣式工匠即照做,請參考北宋熙寧時期(1068-1085)清涼寺“張家窯”民汝窯時期產品,今揀選最具有代表性民窯樣品三件(附圖1-2-3),前兩件為本館藏品,第三件“出戟尊”是祭祀禮器,同式樣“準官窯”堪稱元祐第一尊,本人蒐集到三對稍後再介紹其歷史典故,歡迎國內外公私機構洽詢分讓(提供給國內博物館優惠價兩只120萬元新台幣)
“民汝窯”時期產品釉色以粉青為主,請看我買下這兩件民汝窯生產的作品,支釘較粗是灰帶紅的磚色為其特點(4),青釉以鐵的還原焰燒成,成品以粉青色居多,因當時尚未添加瑪瑙為釉,釉色離“天青色”還差得遠!由於宮廷可以直接干預瓷器的造作,間接影響到汝州窯系的發展與壯大,及後來南宋官窯的製造。

2016/06/22

〈帝王之家御窯廠自製新供碗〉



近年來老祖宗留下來的文物“收藏熱”的持續升溫,市場交易量也在飛速提高。“通貨膨脹”早晚要來,“貨幣貶值”風險不會消失,否則經濟學原理就錯了!高明的收藏家非常重視「文化財」,買文化資產(cultural property)不會化為烏有,歷史證物(historic evidence)價格只會上漲,買重點文物、頂級名瓷如汝官窯,是對抗錢幣貶值的最佳選擇,前人說得好縱有家產萬貫,不如汝瓷一件”的口碑流傳,足見北宋汝窯瓷器之珍貴。明、清官窯數量多的會下跌,買價追太高易泡沫化!

「眼貧」者都對無價瑰寶視而不見,主人「眼富」當然一出手就捉“國家級”文物,任何事物多有你意想不到的結果,也許是成就“榮耀”的戰利品,我願意再冒險博弈一次,若能偵破一樁“歷史之謎”就值得了!華生質疑這字体真醜?說這仿品不值得你去傷腦筋吧!吾不擅“人云亦云”很不以為然,每個人的“解讀”看法不盡相同,這就是“考古學”,文字內容又是另一個研究重點,字非刀刻是用琢玉的砣子碾出來的!吾只想要挑戰最困難的事物,這就是正統文物收藏家的責任與使命啊,華生又說你可以開博物館了,這便是促成『青瓷魁首-汝官窯實物典藏博物館』的誕生的原由,一般人不懂又怕被騙,不會去買這些絕世珍寶,吾只相信親眼所見的歷史證物,隨人各憑本事去創造一頁收藏傳奇!

“北宋御製汝窯暗刻蓮花紋供碗”(1)宋徽宗崇寧元年(1102)首創“御製”暗刻蓮花紋碗,已具備“供器”的基本結構。唐宋時期的供器是以碗作為基本器皿,如法門寺地宮唐代五瓣葵口圈足秘色瓷碗,定窯白釉刻花六瓣蓮花碗,外底墨書:供養舍利 太平興國二年(977)五月二十二日施主男弟子吳承訓 錢太立。吾新發現此一組三件御製供碗,特別從中挑出一只去汚清洗頑垢,可使用“檸檬酸”食品添加物注水浸泡,就可除去開片中的墨色,使古瓷釉色煥然一新,暗刻的蓮瓣紋便可清晰顯現(3)。“崇寧元年清凉寺御製”帝王年號凸印款(圖2),具有排比、類比、斷代的歷史作用,應定為北宋徽宗御窯廠“汝官窯”第一代標準器。

新出土的「生坑」玉器表面呈玻璃光,傳世「熟坑」即為油脂光,辨識是否為真出土物,看瓷器的方法亦同,然水侵土蝕較嚴重者情況便完全不同,附著淤土的顏色狀況也不同,就可找專業鑑定家“掌眼”以確保沒有買錯。此一組三件汝窯“供碗”包漿都滲出墨亮的油光了(見2和前一題相片),如同新出土古玉出現“生坑玻璃光”一樣,即可判斷為真品!汝、官、哥都屬於透明的玻璃釉,釉是透亮的;包漿(皮殼)的審查方法與鑑定古玉相同,沒有“包漿”或有酸咬的粗澀就有作偽之嫌!

宣龢齋主人克服一切困難,將在收藏五大名窯此領域攀上最高峰,成果以實物展示在博物館中,與宋徽宗訂下“神交千年”之約,宋徽宗御用器皿,傳世品非常少,出土物特徵如區百齡汝窯盤,只憑盤中央的“蟻丘”特點,從這個“關鍵性”的一點即可判定是真品。見真蹟而不“走寶”的鑒賞力,學會辨別釉色是真是贗,不用上手“望一眼”就看到答案。漢人渡海來台歷史不過二百多年,在台灣只要遇上超過百年以上的古物,就讓我很感動了遇上宋徽宗切身有關倖存的物件,一再地觸動我沉寂的心弦,您說我怎能不搶救下來嗎?()

2016/06/18

〈趙佶崇寧家祭御金言銘記碗〉






“歷史文物”多是皇家與宗教(祭祀)遺產中的精華,顯示著一個民族文化特徵與文明所創造的極致。歷史的真實沒有“真相”,都是當權者自己建構出來的,文物真偽需審定或有待考證;汝窯還有許多疑點和未知領域,連學者專家都“無法破解”的難題太多,而瓷器上的銘文卻能糾正錯誤,完善文獻記載資料所不足並提供證據。祖先遺留下來的珍奇異寶,常被不識貨者賤賣或捨棄,主人自詡“台灣的印第安納瓊斯”,以強烈的使命感和專注敬業的精神,這回搶救目標是流散的汝窯瑰寶,對我而言枯燥乏味的考據,不但是種“挑戰”也是種殊榮,中華文化遺產不能就這樣被“無知者”毀滅!

搜尋能通過博物館鑑藏等級的頂級名瓷,已成為吾人目前的工作。這一組的“祭祀”用器原出自帝王家廟,寶物皆有“靈性”歸誰所有,上天早已注定!持有文物就擁有該物的發言權,故不揣簡陋試圖揭開真相,就像此一組三件祭祖用御製汝瓷碗,最直接的展演出時代的故事。中國人每年「中元祭祖」屬“大祀”需齋戒三日已示虔誠,自古代總以三、六、九表示多數,帝王家祭徽宗以詩詞談及其兄哲宗和其父神宗,御金言:「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3)

公元1102年徽宗下詔改建中靖國年號為「崇寧」,以表示尊奉神宗「熙寧」之政。崇寧元年趙佶家祭將“御金言”銘記於碗心,“銘記”已示不要忘記告知父親!其兄長哲宗皇帝死後什麼也沒有了,天下百姓不見得會感到悲傷,北宋的軍隊對抗遼、西夏的戰事吃緊,西北邊防幾無寧日,直至北宋滅亡。學者專家“張冠李戴”把此絕《示兒》歸於愛國詩人陸游死前遺作,如此「御用」品誰敢“僭越”私下取用,南宋人陸放翁(11251210)當然明白,碗心所遺存詩文“原作者”自然另有其人,您若站在第三人立場解讀就豁然開朗了!

目前北宋汝窯碗僅見兩件傳世品,一件在北京故宮博物院,另一件在英國大維德基金會,屬嚴禁拍賣的國家一級文物。“北宋汝窯青瓷暗刻蓮花碗”(1-2) 在這裡公開的 “崇寧元年清凉寺御製”碗三個成一組,原是太廟祭祖用的“供碗”現為本館典藏,展示貨為“非賣品”是不準備出售的藏品,此御製汝瓷碗高度 5.2 公分口微敞,口徑為15公分青釉發色各個不同(委實難仿),足徑 8.8公分也略大於正常的碗,底足內署宋体“崇寧元年清凉寺御製”(4-5-6) 三行九字印款,這也是目前所發現中國官窯瓷器第一個正規的“帝王年號”款。(上) 

2016/06/12

〈雲蒸霞蔚政和御製梅瓶現身〉





汝窯瑪瑙入釉創燒出“天青色”令統治者激賞不已,更重要的是它把浩瀚、深邃、神秘的藍天顏色,帶到了以「天子」自居的皇帝日常生活中。古代帝王為尋求“君臨天下”的正統性,常把希望寄託在神明身上,企盼“祥瑞徵兆”出現;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正月16日,都城汴京上空忽然雲氣飄浮,飛來18隻丹頂鶴鳴叫盤旋於宮殿上空,引皇城宮人仰頭驚詫,當時宋徽宗親睹此情景興奮不已,認為已得到了神的諭示,有作品流傳可證。

現藏中國遼寧省博物館的《瑞鶴圖》,此圖是宋徽宗趙佶“御筆畫”,以莊嚴聳立的宣德門為背景,畫的上方“雲蒸霞蔚”以天青色為底色(請觀看國寶檔案介紹),十八隻仙鶴在京城皇宮上空翱翔盤旋,有兩隻站立在殿脊的鴟吻之上,一隻引頸高歌,另一隻回首相望,構成此一幅仙禽告瑞圖,此乃“國運興盛”之預兆。同時命汝州窯燒製“政和三年清凉寺御製”(4)瓷器,這類帶“御製”款的汝官窯數量肯定不多。“北宋汝官窯天青釉寬口梅瓶”(1)15.9公分、口徑8.1公分、足徑7.6公分,內部手拉坯輪製痕清晰可見(3),北宋政和三年為公元1113年與《瑞鶴圖》前後呼應。

吾試著將“御題”詩這五句二十字,拆成兩字一句吟唱起來:雲蒸。霞蔚。如冰。類雪。和光。同塵。分外。妖嬈。雨后。霽霞。」幾人曾閱賞五句“合題詩”,吟罷還自笑,你是否能感受得到嗎?所用皆是充滿華麗意象的詞語,從詩中能得到無限的視覺美感,強烈傳達出宋徽宗趙佶的詩風,不止與葵花洗上所遺詩文完全吻合,而是具体又明確的描摹出“天青”釉色,將汝窯推上了各窯之首的地位。()

註釋:政和三年宋徽宗在赴郊外祀天的路上,看到天上的樓閣和神仙,隨行的蔡攸等人均應聲附合;同年十一月編造和道士王老志被老君召見,老君對其說:「汝以宿命,當興吾教。」政和七年記載清華帝君降臨,道籙册帝為“教主道君皇帝”,命蔡攸提舉祕書省并左右街道籙院。

2016/06/09

〈千古絕唱宋徽宗五句合題詩〉



我為何挑選宋徽宗御題詩文洗為“鎮館之寶”?汝窯是宋名瓷之最,也是歷代官窯之魁!普通青瓷以唐朝陸羽所讚賞的越州瓷為始,《茶經》所謂的類玉、類冰的問題,都是呈現冰冷的一面,汝官窯將類冰、類玉兩項優點集於一身,罩上“瑪瑙釉”燒成後近胎底處會泛出淺粉紅色的霞光;北宋末年最流行的是「明教」(摩尼教)追求“光明”的教會,在此時代的氛圍下,君主也將自己的命運寄託在“雨過天晴”(天青色),祈求國泰民安,迎向“光明”的未來!

“北宋汝官窯天青釉葵花洗”背後有一枚“政和三年清凉寺御製”印款,正面所遺宋徽宗詩意描摹天青色“御題”,這五句金字“合題詩”曰:「雲蒸霞蔚,如冰類雪;和光同塵,分外妖嬈;雨后霽霞。」第一句比喻燦爛,「霞」是太陽光照射在雲層上,所發生的紅色光彩如“晚霞”,好似瑪瑙在釉層中的呈色,第二句形容“冰肌雪膚”般的釉質,這兩句成一對句;第三句指在宋代北方眾多的窯址中,鋒芒內斂不露“芒口”(故捨棄定窯改用汝器)第四句講“裹足支釘燒”美麗的容顏能傾倒眾生,此兩句構成一個完整的語句;第五句“雨后霽霞”指明釉色,與柴世宗詩“雨過天青雲破處,者般顏色作將來”的意思完全相同。「霽」雨止天晴,“霽色”雨雪初停放晴的天色,“天霽”指雲霧散去形容“光明”;雨後「霽霞」是希望雨雪停止而放晴的天色,在此指的是汝窯燒出釉色的標準,已明確的指出宋徽宗所要求的“天青色”,就是此花口盤的釉色,如今有實物可供“比對”就再明白不過了!(中) 
解說:宋代的雕刻工具多是用砣子琢字,因此汝窯盤子的御製詩銘有砣製的痕跡出現,符合當時琢玉的做法,與清代後刻字的工整自然大不相同。

2016/06/06

〈鎮館之寶汝窯天青釉葵花洗〉



「文物」(文化遺產)是博物館的生命,收集和保存“文物標本”是博物館的首要任務,專業化的博物館功能:一、歷史存在價值。二、精神享受文明。三、分享傳遞知識。四、相關文物藏品。民間文化工作者在考古研究中,可自由發揮深入地下文物市場淘寶,趕上“百年難遇”的好時機,主人是否有能耐實踐並達成任務,將於201663日成立獨傲群雄『台灣汝窯帝瓷博物館』(青瓷魁首-汝官窯實物典藏博物館)“實物見證”是博物館的主要特徵,對館藏文物的定名、斷代、器型、質地、銘文或紋飾進行研究,重要的“絕版孤品”一級藏品可出借,公開發表自熙寧民汝窯開始,元祐、崇寧、大觀、政和紀年款汝窯名瓷約100件,藉網路傳達展示中華陶瓷文化之美,跳脫“紙上談兵”來個大鳴大放!全世界現在有三萬多座博物館,希望能從中爭取到一席之地!

“北宋汝官窯天青釉葵花洗”典型六瓣花口洗(1),這件口徑16.5公分藏於民間的寶器究竟藏家是誰?2012年香港蘇富比春拍,“北宋汝窯天青釉葵花洗”直徑13.5公分以兩億港元成交,刷新宋瓷的拍賣記錄。寶物要跟誰是它自己在找“主人”,等待千百年後的識貨者,穿越時空的旅人或尋寶考古學家賞識,這些價值連城的古代美術品,歷經滄桑生死攸關的鉅變,每一件都在訴說背後的傳奇故事!()

2016/06/03

〈跟宋徽宗訂下神交千年之約〉

“好奇心”是吾人最大的弱點,我喜歡追尋探索未知之謎!人生充滿著意外、波折和險阻,世人即將在此目睹“不可思議”的大發現!樣樣事情都敢於嘗試的台灣奪寶冒險家,不平凡的經歷如辛巴達七航妖島,即將締造出不朽的文化奇蹟!宣龢齋主人與宋徽宗(宣和主人)訂下“神交千年”之約,存在於我們周遭一些被忽略抹煞的事物中,你毫不以為意的東西竟然會是“無價之寶”,您可以試著去欣賞認識它們,並重新去發現其中的趣味及價值!

卞和識玉的故事啟發了我,讓一些『不可能』也成為事實,堅持確認購藏的是汝窯“本尊”而非“分身”!上天要毀滅一個人必先使其瘋狂,520前一週宣龢齋主人連續四天瘋狂“掃貨”,分別買進10件、13件、9件、8件,一口氣總共購藏汝窯瓷器40件的紀錄,這種“大手筆”除了要眼光精準外,在別人不敢認的情況下,就更需要膽識和魄力了。此乃天賜良機“須臾”之間龍神就搬來一座寶藏,為愛河橋基金會增添籌碼。在歷史的過程中人會成為“英雄”或“小丑”,差別的關鍵就在“眼光”,“敢為天下先”為還原真相出手搶救!考古研究乃吾人休閒樂趣,喜歡文化尋根,靠眼力買文物古董,是自己掏錢去“挽救”文化國寶,今天利用網路公開2016的新發現,這將是一次空前絕後的“大發現”

網路世界多的是“混混”,指手中無值錢文物還想騙錢混吃之輩。學瓷玩瓷即使學會鑑定辨偽,也還要不斷的“研究”精益求精,這正是所謂的「學無止境」。如今手握“宣和主人”所遺汝窯珍寶一批,難在無法得到學者專家和博物館的承認(認可),也未必會受到文物界的肯定(認定);任何一門學問或藝術,都是沒有窮盡的,必須“毫不懈怠”下苦功學習研究,才能比玩瓷同好或博物館專家,早一步找到真正的寶藏,這批琢器大部分為立体“陳設瓷”,屬“上色”全美的寶貨,都是行家裏手稱讚的藝術品,每當我摩娑這些瓷瓶美人,“愛不忍釋”的精巧玩意兒,共享喜悅有趣的時光,好奇心已然得到最滿意的報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