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24

如何辨別化學鈷料洋藍







如何辨別化學鈷料洋藍?
感謝大家對本人谷歌官網的捧場,如有任何疑惑或需求,歡迎大家多來函提問!
「宣龢齋」主人公開回覆:現在學瓷者眾多,讀太多的理論不會應用,也抓不到關鍵點。其實看書、看照片都很難學會,惟有親自上手比對差異,日久自然就有功力。把淘寶夢想付諸實現的技術與能量,基礎技術紮實才能升級到「八成眼」,甚至躍升到神人級”(未卜先知)並非不可能!
近現代仿青花瓷產品除用化學鈷料外,還有高仿用發色較艷的洋藍。這只清光緒四季纏枝花卉青花大缸”1996年以15000元購買,是目前發現最早採用化學料的標本,洋藍是光緒末期出現,並延續到民國。滿清末年西洋文明排山倒海而來,民窯青花大部分施用青花化學料(俗稱洋藍”),有顏色暈暗、發藍之特點,使古老的中國青花瓷有了重大改變,轉變成不值錢的工藝品!如近現代採用化學工業中的氧化鈷用作青料,其色澤就會顯得過於鮮豔。
永宣時期蘇麻離青料,實際上是一種含鐵量高、含錳量最低的進口鈷料,在當時就十分名貴,有諸料悉精,青花最貴之說。含鐵量的增加和還原()程度的強或弱會呈現出各異之色調--淡綠、黃綠、褐綠,甚至近於黑色;可與晚清洋藍發色比較一下,新做的鐵銹斑成片狀、點狀是人為點出來的。(註解:元代及明永宣青花瓷的,鐵銹斑是釉料太濃或顆粒沒有磨碎,在燒造時自然生成的。)
圖說:1.贗品鐵銹斑是人為點出來的。2.青花真品藍中含綠。3.晚清光緒始有青花化學料發色偏灰暗黑。4.清光緒四季花卉青花大缸。5.清光緒青花缸底足特徵。

2012/03/21

(13)一言不中 萬語無用




「古玩」就是靠實踐出來的,網路上一大堆專家,洋洋灑灑一寫數萬言,紙上談兵全不切實用!如練青花瓷辨色養成訓練,前三至五年的學習方式,就是放任新手”(放飛)到市場上去買對的東西,看看能繳出什麼樣的成績單,以我的天賦足足買了三年,才逐漸學會看出門道!如仿晚明青花瓷偽造得很好貨色,連玩古多年的行家高手也要打眼!若無眼力千萬別覬覦元青花或永宣青花,玩瓷沒有僥倖就買到國寶的!只有真劍決勝,鬥智競技需全力以赴,沒有天份者往往就鑽進了牛角尖!收藏一大堆地攤貨”(一次就能拿出元青花等名貴瓷器好幾件者),卻連一件高檔真品都拿不出來的收藏家,還有那些連基本常識都搞不清楚的人(連青花瓷是化學料都看不懂),包括民窯真品都沒有收藏的人,卻拿出一大堆連博物館專家都找不到的柴窯,那他自身的鑒賞能力一定是有限的!永遠只配當理論家,而無法做一個實踐者

【來函照登】2012213
咨詢者:宣龢齋您好
我岳父平常都有常在看您部落格上的一些文章及相關收藏,對您非常景仰,
因我丈人不太會使用mail及一些網路相關,請我代為發問。
他有收藏一個永樂年製篆字款 青花盤口獸耳雲龍瓶(如圖示10)
33.5cm 腹寬14cm 盤口8cm 底足8cm
可否請您鑑定斷代,是否為真品,再請您回mail給我。謝謝
主人回覆:壓縮檔打不開,只能看見第一張相片(上圖),經放大看是“化學料”燒造的青花臆造品,價值在壹萬元以下,特附上放大相片,請察照!

咨詢者:您好~我在追加其他9張照片~謝謝
主人回覆:東西實在太差了,屬垃圾一級(偽品故意打殘用來矇騙)!永樂年製筆法軟弱不硬挺,青白釉太藍屬新仿,衝口與修補不自然,口沿無使用老化痕跡,龍與雲紋畫法均不對!(註:仿照原器型是一件出土破片黏合的白釉瓷。)

2012/03/18

〈民國珠山八友魚王蟋蟀罐〉


時下官窯名瓷已被追捧得太高,民窯瓷器中尤其是一些稀缺品種,值得收藏家關注和投資,民國八年“魚樂其中”粉彩魚藻紋蟋蟀罐,底部鈐印“碧珊”白文印章款,在瓷器上署以陶工、作坊主、店主姓名的款識,統稱“陶人款”是研究古代社會制度、生產關係的珍貴資料,清朝覆滅後官窯制度瓦解,民國時期更有大量陶人款(陶藝家款)如“劉雨岑繪”、“汪野亭繪”等;請特別留意這對蟲罐子的紋飾,相同魚藻圖紋樣可見碗盤、筆筒、花觚等瓷器上,景德鎮燒造蟋蟀罐並非批量生產的規格,因當時的需求量不及生活器皿大,故遺存流傳下來蟲具作品極其罕見,市場上粗製濫造的偽品卻很多,要知道魚王一年極可能只畫一對蟋蟀罐!
珠山八友鄧碧珊(1874-1930年)清末秀才,字辟寰號鐵肩子,江西余干縣人,他是第一個在瓷板上成功地勾畫人物肖像的畫家,其用筆細而有力,水墨洗染技法受日本寫實繪畫影響,擅畫魚藻圖有景德鎮“魚王”的美稱,游魚水藻之中有一尾赤鰭鯉魚朝陽躍起,寓意“鯉躍龍門”更增畫面的效果,令觀者有如見到“池中之物”(比喻出類拔萃之潛龍)。由於有文化包攬訟事,1930年方志敏軍入鎮后被鎮壓時早逝,所遺作品較其他彩繪名家更少,現已是“千金難求”的陶瓷珍品!做任何事只要自己能“樂在其中”,樂此不疲就代表著“成功”,出典孔聖人說的“樂以忘憂”!學會放鬆,順其自然、盡情玩樂,讓自己有個好心情,快樂能讓人忘掉一切憂愁!
註釋:珠山八友的由來,1928年中秋節各帶一幅紙畫,到景德鎮文明酒樓論畫,定名為“珠山八友月圓會”,往後每月十五日集會一次,成員有王琦、王大凡、汪野亭、鄧碧珊、何許人、劉雨岑、程意亭、畢伯濤八位發起人。

2012/03/15

〈蟹殼青聊齋誌異促織名罐〉



每件文物都有故事,當時是在什麼需求下被造出來的?盡可能弄清楚與該件文物相關的一切背景,景德鎮仿古瓷數量多、範圍廣,不僅有仿歷代名瓷的器物,還有仿燒鬥蟲盆罐。“色窯”就是御窯廠裏專門燒製顏色釉的瓷窯,「茶末釉」屬高溫黃釉,為古代鐵結晶釉中重要的品種之一,以氧化鐵為呈色劑,經1200-1300℃之間高溫還原焰燒成,釉面呈失透狀,釉色黃綠摻雜似茶葉細末,綠者稱茶,黃者稱末;清代茶末釉製品多為景德鎮官窯所燒,以雍正和乾隆時期最為多見,雍正時製品多偏黃稱“鱔魚皮”,乾隆時釉色偏綠者居多,俗稱“蟹甲青”。天津同泰祥(1921年在景德鎮建立儲存庫)仿燒乾隆單色一道釉很成功,鑑別是否為20世紀前期的仿古瓷,只要看到青花款飄浮似同蓋印,“大清乾隆年製”六字篆款不對,大字未出頭與年字最上橫筆相連,尤其清末民初仿品更是這樣。
南宋末宰相賈似道早就編寫過一本《促織經》(蟋蟀別名促織),清人蒲松齡《聊齋志異•促織》:「 宣德間,宮中尚促織之戲,歲征民間。…村中少年好事者馴養一蟲,自名蟹殼青,日與子弟角(決鬥)無不勝。」“聊齋”是蒲松齡的書齋名,“誌異”即記述異聞,先寫名蟲“蟹殼青”的鬥無不勝,再描述小促織打敗強敵蟹殼青後,來了一隻公雞“徑進以啄”,危急情勢下小蟲力叮雞冠不放,進一步以誇張筆法顯示出小促織超凡的本事;成子化身為促織,犧牲了自己以換取其父的“榮華富貴”,更增情節的神秘性,使說故事達到了的高潮。清末民初天津北京盛行鬥蟋蟀,像這樣的小眾玩家使用的珍品,系天津大戶定燒自用的蟋蟀罐,當在1900年庚子之後,並非走市場的商品,我收藏的這對傳世品蟲具,就是這批罐中僅存少數的兩只,“蟹殼青”小蟲罐(口徑10.6公分高7.2公分如圖示)就是一個典型的代表。

2012/03/09

〈直山審定葉德輝遺印考〉




2011年元月中旬,網拍得標壽山石老方章一枚,前人所遺古印“直山審定”頗合我意,“審定”即肯定的答案,像山一樣不可更改!當時也不知其來歷,但我知道它是個好物件,有考證空間和價值的歷史文物,卻無人認識沒有人要買,彷彿前世緣定濡沫相伴,如有鬼神相助般使珍寶自來,讓吾撿個便宜1580元新台幣標下,買來當鑒賞章使用;隨著“好運”就接二連三跟來了,淘得清代弘曆、弘旿、高鳳翰、趙之謙、阮元、笪重光六組三連章,碩大的壽山石田黃璽印,“石帝”雕龍共十八鈕進駐咱書齋,古物有“靈”聚散之間自有因果!“藏書印”真功夫在印外,印頂別出心裁落「富」字款意味“富貴到頂”,富等於發財、多金的同義字,台灣語所說的“好野人”,另可作“有閑即是有錢”解釋,“閒暇”恐怕也確是另一種富!
產於壽山村山坑礦脈的虎崗石類,晚清光緒年間開採,質細微堅色彩斑斕,色栗黃不透明,石紋似虎皮紋,表現出巍峨高山的攝人氣勢。雕刻石印講求刀法,大膽操刀鑿刀粗獷,鑿刻文字蒼勁有力,印文佈局規整,非尋常刻印匠人作品。如何辨認印主(印章擁有人),經過年餘深入探討研究,今日公開此枚歷史文化古物,鑒賞標誌印可分為“鑑”和“賞”兩大類。“鑑”類藏書印印文多為“校訂”、“審定”、“勘讀”等,或直接記錄鑑定結果,如善本、宋本等;“賞”類藏書印印文多為“鑑藏”、“鑒賞”等;如清人葉德輝的“直山審定”圖書鑑定印,印面長寬3.5x3.5公分,高6.2公分重162公克,富麗堂皇展現精神,給人賞心悅目之感,雅而不俗有一股書卷氣,氣韻生動如虎生威!
葉德輝(1864-1927年)字煥彬,號直山,別號郋園,祖籍江蘇吳縣,太平天國動亂之時,其父葉雨村始遷居湖南,葉德輝即出生於長沙,十七歲就讀嶽麓書院(註釋)時,買了個湘潭縣籍,光緒十一年(1885年)中舉人,七年後會試中第九名貢士,殿試二甲,朝考二等,以進士身份授吏部主事。1898年康梁維新變法時,其橫加指責,成為反“戊戌變法”的頑固派。1915年袁世凱欲恢復帝制,湖南成立擁袁勢力籌安會,葉德輝贊成“復辟”並擔任會長;辛亥革命後,長沙市民欲改坡子街為黃興街,以紀念首義領袖黃興,葉卻命人搗毀街名招牌。1927年4月11日,湖南革命群眾在長沙召開「農民協會公審大會」,以鏟除「封建餘孽、豪紳領袖」的罪名,14日將葉送往瀏城橋門外的識字嶺槍決,家中珍善書籍、金石字畫、古銅遺稿、金銀珠玉、衣服器具等,均被彼等搶劫一空,存餘少數書籍、碑帖、書版,充為中山圖書館所有。
結論:歷史文物都隱藏著失去的光彩,那一段段的時光,相對於永恆的時間,如露如電似夢幻和泡影,只能循線追索昔日的餘光殘影;出自名流學者之印,其藝術個性自非尋常印章可比,是繼承中華文化優良的傳統,在文人書齋中經常能看到它的倩影。“藏書印”用以表示圖書所有權,鈴於書上的一種印鑑標記,屬一種微型的實用性藝術品,具有明顯的中國文化特色;藏書印的收藏及趣聞逸事,它們既有藝術欣賞和歷史研究的價值,也有聯誼交流和收藏的價值,頗受收藏家的青睞。清末民初著名藏書大家葉德輝富收藏、精鑒賞,他的名言是“老婆不借、書不借”,並在書裡都放春宮畫,據說可以避火神。其藏書印有無尚齋、郋園手校、奐彬審定、葉氏麗廔藏書、觀古堂監藏善本、葉德輝煥彬考藏閱書等20餘枚。位在長沙郋園的藏書處曰“麗廔”,其“觀古堂”(著書處)藏書達20多萬卷,居當時藏書規模之翹楚;代表作有《書林清話》、《藏書十約》、《觀古堂藏書目》等,並校勘蒙古文獻《元朝秘史》,辛亥年這些書裝滿1368個書箱,真可謂“富甲海內”。故曠代鴻儒葉德輝文房用鑑藏印與眾殊異,「富」字與印文上下呼應獨出心裁,無言地表達主人的心跡!
註釋:湖南嶽麓書院大門楹聯「惟楚有材(左傳),於斯為盛(論語)。」晚清(1903年)改為湖南高等學堂,至今仍為湖南大學下屬的辦學機構,歷史已逾千年,是世所罕見的「千年學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