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7

〈絕版奇珍春怡堂名款瓷辨偽〉






古物堪珍,不在古而在藝術!光緒“春怡堂”款瓷器沒有文獻記載,類屬“嫁妝瓷”代表作合歡壺,鎏金華麗全高12.2公分、寬12.5公分、足徑9.1公分,其造型、紋飾、金釉都能反映其獨創“風格”,高身長流為典型酒壺特色,以此宮中室名為款識者,僅見熊寥 熊微編著《中國歷代陶瓷款識典》附錄中載春怡堂為清光緒,沒有實物與圖樣可供參考,其重要性絕不輸同時代超人氣的「翠玉白菜」(瑾妃嫁妝),已失傳百餘年較不為後世所知!
皇家閨女(格格)出嫁,嫁妝中備有春宮畫以供借鑒,洞房花燭夜喝交杯酒時“合卺壺”才會現身,通常還搭配兩只小酒杯,可參考同治到光緒時流行的題材,官窯瓷器有燒不少“祈子杯”傳世,上繪五個嘻戲的男童寓意“五子登科”,春宮圖“偷香”發揮人類想像力和巧思,不愧為中國秘戲圖的“經典”傑作,不可炫露於不懂欣賞之人,文人雅士賞識摩挲屬於“雅賞”品味,與粗俗者尋求刺激滿足不同。後仿品更是市儈氣太重,成了“誨淫之物” 不堪入目!瓷器以人物最難畫,古美術品屬文化藝術範疇,不是淫穢之物,春宮圖除滿足窺秘心理,也是審美享受!各式各樣的珍奇異寶,從開始親近、瞭解、珍惜到設法收集起來,平日偷閒時供自家把玩。
瓷畫春宮圖若畫得好,自有其藝術與文化價值,秘戲圖屬嬌媚不可方物,手中如握有真正的精品,絕對不要輕易出售,將來的價格只會往上射!晚清光緒“春怡堂” 原作名瓷絕版絕市,同屬官窯瓷器僅次於御窯一級,清代的畫得細緻生動,民國初年的仿品畫得比較俗氣。辨識瓷繪匠人多女性,據徐樹丕《識小錄》書中透露,美婦人繪春宮圖者尤其畫得精!畫人物貴在傳神,以特殊的毛筆、勾勒精緻細膩,妙手所繪秘戲圖中,女性表情生動嫵媚多姿,無論眉挑目語、伸手露腿,及其顧盼呼應動作,絲毫之間可窺動感。以愛情故事為繪畫題材的瓷器最為稀有,從人物花園偷情之背景,及服飾髮冠之式樣,和外間景色之鋪陳佈置,讀者自可從畫中体會原意。
圖說:1.清宮格格嫁妝合歡壺。2.秘戲圖唐伯虎點秋香。3.巫山雲雨七絕詩。4.內部轆轤拉坯手製旋痕和褐黃水酒沁色。5.清宮春怡堂製紅款。6.仿品圖樣對照。
補註:明徐樹丕《識小錄》云:「虞山一詞林(翰林),官至大司成(國子監祭酒)矣。子娶婦於郡城,婦美而才,眷一少年(通姦)。事露,司成必置少年于死地,而其子反左右之。司成以憤成疾。其子婦能畫,人物絕佳,春宮尤精絕。」明代託名著名畫家仇英、唐寅畫有春圖,清代如費丹旭、改琦等也有春作。據記載,清代畫春冊多出於豐潤、溫州兩地婦女之手,臨窗渲染,雖路人駐足而觀,也旁若無人。少女亦能鉤勒之,然佳作甚少。

2012/11/21

〈一枝獨秀定窯粉盒之美〉






宋瓷單色純靜,“造型藝術”的高超水準,加上蓮花荷葉自然美物,開一朵花即表示“一枝獨秀”(寓意佛教的因果教義)!定窯“划花”以正刀去胚料,屬於淺刻去料較少(註:“刻花”用斜刀去胚料較多),“劃紋”用刀尖在瓷胎上刻劃紋樣;辨識定窯真偽要從下列三方面來說明:
一、“工藝留痕”鑑別:盤、碗多見劃花裝飾,白瓷釉色“沉著”為溫潤的牙白色,釉面殘留少許黑色雜質顆粒(極小如針尖),器內可以看到“淚痕”(圖四淌流痕)自然垂釉現象,底足往往凹凸不平有小小的缺口(仿品整齊劃一乃現代工藝),這些特點對辨識定窯真偽十分重要。
二、“藝術水準”鑑定:定瓷胎釉都比較細,胎體細白而密度大,少見的開片。從造型、構圖、到裝飾技法皆很豐富,划刻荷葉蓮花刀法熟練明快,線條流暢自然生動,有剛勁鋒利之美;為全手工拉坯成型,器蓋轆轤痕較不明顯,迎光審視隱約可見,其造型屬典型北宋定窯風格。
三、“審定斷代”辨識:北宋時標準物採用“仰燒”居多,標的物“斷代”必須有絕對的把握,此白釉划花八瓣葵花式粉盒“北宋定窯葵瓣式蓋盒”圓徑12.1x4.2公分,浮雕、划刻蓮荷紋出現最早,划花萱草紋則出現在中期,晚期開始採用“覆燒”工藝(北宋末至南宋),口沿無釉留有“芒口”。印花(模印)裝飾則出現較晚,金代定窯延用刻、划花與印紋裝飾,多樣性的出土標本,可供斷代參考,為定州窯瓷器分期斷代提供了基礎。只要是假的宋瓷一看就知道,新仿品少了那麼一點“原味”!

2012/11/01

(18)美麗生命 貴在走過

培養興趣美化人生,成功有一定的法則可尋,一生的成敗就在一念之間

藍蔭鼎《鼎廬閒談》說:「一般人在諸事不順遂時,難免埋怨自己生來命苦,惋歎自己無論如何努力也不易成功。的確社會上成功者少,失敗者眾;只知道日夜怨天尤人,究竟何以至此?他們咎由自取的關鍵安在?答案很簡單,就是大家對自己沒有自信,對生活缺乏興趣,套一句西洋人的話說,也就是他們沒有享受生命的認識與和觀念。如果對自己正著手做的事,興趣盎然樂此不疲,經過不斷的浸淫歷練,而後必然會有所創造、發見、表現一連串的發揮,創造與發現是從濃厚的趣味中引發靈感,任何偉大的成就……成功的果實,當初都是由靈感而來。」

林語堂《生活的藝術》中:「我向來認為生命的目的是要真正享受人生,我們知道終必一死,終於會像燭光一樣熄滅,是非常好的事……我們雖然知道生命有限,仍能決心明志地,誠實地生活。」人生充滿意外,命運總難預料,生命只有短短數十寒暑,我們不可能個個長壽好命,人終要離去是無法掌握的,要以有限的生命去面對無窮的時空,凡事要提早規劃,人必須要有人生的目的,否則精力全屬浪費。

波斯詩人薩迪有個說法:「一個幸福的人應當活到九十歲以上,而在這九十年的生活中,第一個三十年應該用來獲取知識;第二個三十年應該告別家園去漫遊天下;最後的三十年才應該用來從事寫作。」世界需要美麗的眼睛去發現,吾試圖和時間賽跑,獨自踏上自己生命的旅程,勇闖天涯越過障礙及一道道的關卡,延途擷取一個個成功的果實(金蘋果),每一回得寶買到的東西是資產”(非負債)事不宜遲人生得意需盡歡,及時行樂才是延年益壽之道,我不用取悅任何人(也不需要)當外界驚雷欲起時,擺在匣中的劍(暗指國寶級文物)也隱隱作響,摧促主人伺機而動,去做思想的交鋒!(〈擷取成功的果實〉宣龢齋主人隨筆2009/08/15 欄目:匣中劍聲)
圖片:清掐絲琺瑯銅胎頂針八件本人藏品。掐絲琺瑯底色崇尚藍色如同景泰藍,以金屬掐絲來固定釉料的流動,器物以圓形居多,希望藉著部落格能夠讓更多的人認識文物”(文化遺產),為未來考古學家們尋覓脈落留下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