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28

〈中華帝國末代官窯奇葩〉







多少人都在睜大眼睛到處尋覓,淘寶、捉寶並非不可能,但卻千不達一。2003年中吾僥倖搭上末班車,在北京文物市場中淘到一件居仁堂製細瓷,陳重遠《古玩談舊聞》談及仿製官窯瓷器先驅郭葆昌之軼事,再參考文獻應該是袁世凱洪憲官窯開國瓷無誤,為考據提供重要的實物見證(證據)
蘇東坡被貶到黃州時,每天夜晚在「雪堂」讀書,窗外聽他讀者的姑娘,就是唐朝時栽種的梅樹花仙荷柳,他十分珍惜這棵老梅,它和一般梅花不同,花像杏花帶有桃紅的顏色,每一個花蒂上都開三朵,一棵樹開上幾千朵花,更怪的事還有,每一朵花兒都能結出三個籽兒呢!
東坡賞著花禁不住吟誦出這首〈詠紅梅〉詩:
怕愁貪睡獨開遲,自恐冰容不入時;
故作小紅桃杏色,尚餘孤瘦雪霜姿。
寒心未肯隨春態,酒暈無端上玉肌;
詩老不知梅格在,但看綠葉與春枝。
詠梅畫梅流露民族意識,梅花素以傳遞報春氣息著稱,居仁堂款細瓷行楷題詠詩,有文人睥睨天下的豪壯氣勢,表現詩書畫的文人心境。另一首〈詠菊〉不知作者是何人,有「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這樣的化境,且說與菊字相通,喜鵲與鷺鷥成雙寓意,洪憲瓷雖不足百年堪稱稀世瑰寶,保存至今實屬不易,故作詠嘆詩:
路路蓮科雙喜圖,工筆花鳥仿胡軒。
詩書畫藝合一琮,東坡難得詠紅梅。
富貴繁華到了底,洪憲曇花留奇葩!
1914─1915年間袁世凱的憲政顧問,美國人古德諾(F.J.Goodnow)鼓吹中國有特別國情,不宜實行民主政治。19151212日袁世凱公然宣佈在中國實行帝制,自封中華帝國皇帝實行獨裁專制,1916年改為中華帝國元年,年號洪憲。依照專制慣例登基稱帝必燒瓷器以資紀念,袁世凱派親信郭葆昌(號世武)經營燒造事宜,郭葆昌帶著原清宮所藏的專用釉料到景德鎮後,重金聘回原御器廠在造型、上釉、繪畫、填彩、焙燒之名手,由著名陶瓷家鄢儒珍負責,不惜工本地燒製了一批高級瓷器。其技法系仿琺瑯彩瓷集詩書畫於一器,底款為篆書居仁堂製紅釉款。不料洪憲年號僅存在83天就被廢除,帝制復辟閉幕後御窯旋即瓦解。


據北京故宮陶瓷專家吳玉璋(後隨押運國寶來台灣)追憶,當年郭世武親口跟他説落「居仁堂」款洪憲瓷是在民國四年燒製,1915年端午節正值開窯當天,郭世武不顧瓷工勸阻急於進窯查看,因窯溫尚高進入當場昏厥後大病一場,6000件仿古月軒細瓷由於胎薄碎裂大半,這批洪憲開國瓷所餘精品不多,分賞簡任官吏各一件(拉攏各地官員送禮物)這是碩果僅存的洪憲官窯標準器,具有清代御窯粉彩的風格,款識與耿寶昌《明清瓷器鑒定》收錄洪憲時期居仁堂製款完全相同,古文ㄕ立字同夏承碑文、古孝經字短省略中口、書寫得較長呈互相對稱狀,珊瑚紅礦物彩已氧化退色,居仁堂製紅字篆款洪憲瓷,正是這段倒行逆施歷史的鐵證。
真正的洪憲瓷因製作考究,並未量產能流傳下來的數量很少,至今已難得一見!當年景德鎮御窯瓦解後,工匠們各自為求生路,又繼續燒制所謂洪憲瓷,器底署居仁堂製洪憲御製洪憲年製印章款,字體有篆體或宋體,書款有紅有藍,顯然已非洪憲瓷了,但至今仿者仍樂此不疲。洪憲瓷贗品為收藏鑒定工作增添了不少麻煩,正如川大歷史學教授陳德富先生在《中國古陶瓷鑒定基礎》書中所言:幾千年中國古代陶瓷史,以似是而非的洪憲瓷鬧劇結束。中國古陶瓷鑒定,最後結束在洪憲瓷的真偽區別上,可悲可歎!
【考據】袁世凱為復辟帝制燒製洪憲瓷,他下令將原清代御窯廠改陶務監督公署,仍派郭葆昌為陶務公署監督,郭並擬定了公署辦事簡章。分設陶政、陶業二科,開辦經費4000多元。郭葆昌在景德鎮燒製洪憲瓷器之前,據稱試燒了數套餐具和文具,署名居仁堂製楷書紅款,居仁堂為袁世凱在中南海的寓所,原名海晏樓由慈禧太后所建。據知情人士推測,郭葆昌為人機警險惡,對於為袁復辟帝制燒制開國瓷這件並不光彩的事,想必是不會承認的,不過帶有陶務監督郭葆昌謹製方款的瓷器為郭監製當屬無疑。
蘇州博物館收藏有幾件存世罕見的洪憲瓷,捐贈者是袁世凱第十三女(嫁妝),粉彩碗盤上繪喜雀紅梅圖,兩隻鳴叫報喜的喜鵲用墨彩繪成,紅梅綠葉均以渲染表現出濃淡明暗的層次,底部圈內以紅彩書居仁堂製四字宋体款,洪憲瓷不同以往,胎白而薄無桔皮紋,色彩淡雅以粉彩瓷居多,具有很高的欣賞和收藏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