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30

〈春水出獵海東青逐雁鵝蟲盆〉






“明宣德青花鷹雁紋蟋蟀罐”外壁以青花繪畫一片草葉茂盛的汀渚,幾隻水鳥在水蓼之中遊戲,兩隻大雁正展翅起飛,而有一隻“海東青”緊追隨其後,蓋面繪獵鷹正窺視隱臥在草叢中狐狸,蟲盆繪畫精細釉白肥潤,這在宣德青花中很少見到;與一件1993年景德鎮出土明宣德官窯蟋蟀罐紋飾相同,大明宣德年製青花蘆雁紋碗的構圖也很類似,蟲罐蓋內面和罐底均書有一行橫式與直式宣德官窯款(14261436)

2017/08/21

〈皇家珍瓷宣宗寶石紅大執壺〉





我很佩服中國古代的工匠,一把泥土在手中捏塑成藝術品,父親一輩子只專注做好一件事,然後再由兒子繼承其手藝,耗盡畢生的精力做成一件精緻的作品,這是中華文化的底蘊,所以手工“創造”中國絕對天下第一;瓷器製作便是東方神秘主義最現實的表現,具有“點石成金”的功力,按照中國的五行的哲學思想,將金、木、水、火、土結合一起的結果,就成為凝聚高度完美精緻的藝術品。明宣德寶石紅暗花執壺33.6公分、寬24.7公分,與耿寶昌《明清瓷器鑒定》宣德執壺圖錄相符;寶蓋還在全美珍品舉世罕見,胎骨厚重提把粗壯,底足淺划刻大明宣德年製款幾乎看不見

2017/08/06

〈宣廟禮器皇帝祭天三足鼎爐〉







明宣宗朱瞻基(1398年—1435年)極愛玩賞香爐,並親自參與香爐設計和監製過程。鼎在古代是國家重器,尤其是祭天用的禮器,是不能隨便就製造的,憑此認知吾出手第一個就先奪取帝王的朝冠耳三足爐!祭紅”又名霽紅、寶石紅,皇帝用於郊祭時所創之色,“明宣德祭紅釉双龍紋鼎式爐”高18.1、寬19.4、腹徑17.5公分,底足有“大明宣德年製”六字直式刻款,這件暗刻龍紋祭紅釉香爐堪稱宣德窯“鼎神”,保證是一件“扶正袪()邪”的紀念物。屬“文玩”的骨董瓷器,除了歷代皇宮外很少有“專題收藏”瓷器,吾對明代紅釉瓷器特別感興趣,自我挑戰的“企圖心”,加上個人心境和品味欣賞心得,我從永樂紅釉壓手杯、紅釉高足供盤,宣德、成化、弘治的各式紅釉瓷,一路收到康熙郎窯紅藏品約有40多件。

2017/08/03

〈名瓷首冠宣紅龍缸祭奠日神〉






歷代皇帝都曾不惜財力燒製“祭紅”,但是這種殷紅色的瓷器,如同神話中的寶物一樣非常難得。相傳明朝宣德年間,宣宗皇帝突然想要用一套鮮紅色的瓷器祭奠日神,於是詔令設在景德鎮的三十二座“龍缸窯”加緊燒製,然而成功的作品卻如鳳毛麟角般稀少;“大明宣德年製祭紅釉龍缸”高29公分腹徑33.5公分,宣德一條龍廟堂大器“飛龍在天”,曲面深划刻著一條豐肥巨龍緊閉著嘴,龍首前飾以兩朵象徵王權的萬字雲,隱藏於祭紅大缸之上,這是何等賞心悅目,燒造這種著名紅釉品種的前後需時約十九天。
祭紅釉色似初凝的“雞血”深沉安定,色好者瑩潤均勻又稱「寶石紅」,釉中無龜裂紋理(無開片),因祭紅器是古代皇帝“祭祀郊壇”之用故名。燒祭紅釉始創於永樂、宣德年間,明朝“御器廠”祭紅釉配方早已失傳,成分大概由紅銅條、紫石英合成,並將瑪瑙、珊瑚、玉石等珍貴之物碾成粉末摻入釉料中,真可謂不惜工本故異常昂貴!傳說中的倖存寶物今天總算被我找到了,古瓷器內壁可見自然“窯裂”(4),底色澤微黃叫做“米湯底”(6),祭紅器真跡常為暗刻款(3) ,目前兩岸故宮都還沒有紅龍缸這種藏品。
註釋:永宣“龍缸窯”完燒成功率極低,宣德“御器廠”58座中,龍缸窯增加到32座,專門燒造畫龍紋的瓷罐與魚缸,每窯一次只能燒四件大型器(大樣、二樣魚缸各一口與三樣瓷缸二口),此紅龍缸屬三樣瓷缸原有一對,另一件為台灣華生收藏。

2017/08/01

千山獨行 攀越頂峰(40)

版主「文物」的段數如何?判斷與抉擇多少帶點冒險性,得靠經驗和直覺,如同賭徒下注又不可孤注一擲,若押錯了就麻煩大了,眼力是膽識魄力的基礎,自己看不懂就不要下注啊!實戰經驗才是最重要的,但人不冒險就不能成功,懂得“摸著石頭過河”才能越走越穩。經過資格賽考驗能過關者,最後才是邁向奧運金牌之路,時間未到功力尚有不足,火候不夠是無法捉寶的,總結心得是「開眼」即眼界開擴才能神通!每件稀世絕品都具有代表性啊,文物藝術品本身的價值包括使用功能及歷史文化(背景)兩個層面,吾並不在意其市場價值,我只選取自己喜歡的部分,擇“尤”藏之!

睥睨群山的雄鷹,孤立岩石傲視峰巒,千山獨行高處不勝寒!若想得到精神上的圓滿,最好先在物質生活上有些欠缺,如果工作難度超越了自己的能力,不如提早放棄減少損失,否則敗光後的悔恨和自責將與事無補,創業需要跨出腳步,勇於嘗試錯誤接受挑戰,唯有付諸行動才能改變一切。2010年吾獲得明宣宗寶石紅蟋蟀罐之後,2017年又承接宣德帝衣缽有:一條大龍祭紅釉龍缸、双龍紋寶石紅鼎爐、寶石紅無紋骰子缽、寶石紅龍把手花澆、祭紅釉僧帽壺等五大傲睨藏林之重寶,其他中華國瓷“帝龍”系列名器族繁不及備載,將於八月份在本人谷歌官網大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