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6

〈中華文化與象徵符號領頭羊〉




帝王之家祭祀繁多,設有“太廟”供奉祖先神位,對神祇和祖先祈福,表示承續皇統與香火不息。宋朝皇帝皆以孝為重尊其嗣承,宋神宗熙寧二年(1069)宣祖、太祖、太宗之子皆擇其後一人為宗,延續一線血脈並保佑皇子皇孫,“祭器庫”儲存大量鼎彝尊等祭祀禮器。從朱熹、陸九淵提倡開始,北宋時由家族組織建立“祠堂”,不論皇室或各家族都依照禮制舉行祭祀,中國人將「傳家之寶」留傳給子孫收藏,所遺留下來碩果僅存的汝窯禮器,將延續優良文化“祭祖”傳統習俗,這就是台灣奪寶冒險家的任務,要永遠跑在別人前面做“領頭羊”!

由宋代五大名窯之首的汝窯領軍,製造仿古銅器的青瓷禮器,正代表著“漢族”陶瓷工藝美術品的最高成就,自宋徽宗崇寧元年由官府在汝州清涼寺直接營建御窯廠,燒造諸多汝官窯器形類似青銅器,祭祀用禮器含有尊貴與傳承的一面,古人以“羊”為大牲獻祭之習俗,雖然在宋代瓷器中只占極少數,由於是皇家所需求的高檔瓷器,其藝術品味與所處特殊地位,自然和一般生活器皿大不相同,至明成化年間又被收入宮廷,得以保存下來的稀世瑰寶,這批高超的藝術傑作具有其不朽之價值,將會成為漢民族最珍貴的文化遺產。(中)

圖說:北宋徽宗御製汝窯三犧尊三件(1),後方兩件出自成化帝陵有後加“大明五彩”,自左而右款式分別為崇寧元年(1102)、崇寧五年(1106)、政和三年(1113),仔細審查底部修足工藝會有少許差異。

2016/07/22

〈祭儀文化衍生出三牲尊禮器〉



香港1992年的一次拍賣中,一件宋汝窯三犧尊以5000萬港元成交。台北故宮三犧尊完整件先說是明代作品,後又定清仿現已打入冷宮,而市場過熱對三犧尊的需求增加,市面上出現許多“三犧尊”一望即知是偽古假貨(複製品),而近代高仿的贗品更用清涼寺窯址破片粉碎後來製胎,能通過儀器檢測或騙過鑒寶專家;文物江湖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就看誰玩得高明,要以謙卑之心,在“虛中求實”才能得寶,身為一個專業收藏家暨汝瓷愛好者,吾認為有形的「傳家之寶」,以寶物的材質最重要,要容易保存不易毀壞為首要選項。

能擁有別人不能擁有的寶物,是種能力與財富!兩個月內本人蒐集到五件正品“北宋汝窯天青釉三犧尊”,從宋哲宗元祐元年最早的三犧尊“祖型”(1),到宋徽宗御窯崇寧元年、崇寧五年、政和三年所燒造三犧尊讓大家來比對;明清各朝天子都喜好收藏古瓷,對汝瓷更是情有獨鍾,尤其是成化憲宗更是宋徽宗的超級“粉絲”,在他的後宮藏有為數不少宋徽宗御窯燒造的汝窯青瓷,更以“大明五彩”(紅、黃、綠、藍、姹紫)瓷胎畫琺瑯,給三犧尊加彩繪上雲鶴紋,並書寫藏傳佛教“六字真言”描金字。()

2016/07/15

〈元祐年汝窯四足水仙盆原型〉





北宋汝窯在古今中外都擁有著廣大愛好者,你只要能拿出一件這樣的水仙盆「名物」,就足以揚名文物收藏界,水仙盆呈橢圓形口微敞下有四足,在我調查中“傳世品”臺北故宮博物院藏有四件,日本大阪市立東洋陶瓷館也有一件收藏,發現這樣的珍罕古瓷這是第六件為華生擁有,口徑14.5公分、寬9.5公分、足徑12公分、高度4.5公分器型最小,難能可貴該器為最早的“原型”底足只有三支釘,而傳世品底部用六個支釘痕,口徑都在22-26.4公分之間。

所有帶款的器物都是研究古陶瓷最可靠的“物證”極其珍貴,上傳相片如實呈現,可接受各界公評,它已將自己的年代、窯口、使用人等諸多“訊息”告訴諸位。我們現在所說的北宋“汝官窯”斷代,就是從元祐元年(1086)這一時期開始的。

2016/07/12

〈飛龍在天追本溯源自青龍寺〉




當我瞥見此精采的“元祐汝窯雲龍紋盤”,遙不可及的寶物就近在眼前,一連串難解的“密碼”瞬間破譯!宋朝皇帝不似明代帝王燒造官窯瓷器崇尚龍紋為飾,《管子‧水地篇》曰:「欲大藏於天下,欲高藏於雲氣,欲下則入於深泉。」文物新發現可與考古學上紀年遺物相印證,成了破解汝官窯具体創始年代最有利的線索,瓷窯遺址就在河南省寶豐縣大營鎮清凉寺村;據《寶豐縣志》清凉寺亦名“青龍寺”,位於縣城西20公里的清凉寺村內,宋太祖建隆四年(963)創建,於明萬曆九年(1581)重修後稱為清凉寺。

清凉寺民汝窯原是胎釉製作較粗的青瓷器,窯爐是沿用民窯馬蹄形大窯爐,匣缽20公分左右只能裝燒18-19公分的瓷器,因燒“御用汝瓷”改進為橢圓形小窯爐,每窯只能裝燒器物10件,漏斗形匣缽外壁還塗上耐火泥,各類匣缽以一缽一器燒製而成;參見“北宋元祐紀年天青釉雲龍紋盤”(1-2)口徑21、足徑12、高度1.8公分,此孤品已是元祐中期以後的作品(產品在20-24公分之間),釉色較元祐早期偏綠(3)居多大有改善,胎骨薄而堅瓷質偏灰“香灰胎”(4)元祐龍盤邊飾十二朵如意雲頭一周,盤中央浮凸一條張口舞爪的雲龍,傳世汝窯龍紋作品始屬罕見,目前首次發現還有龍紋筆筒皆是四爪龍。

註釋:個人推斷張家窯自元祐元年承旨燒造御用瓷,並非元祐二年至元祐九年沒燒供御汝瓷,人民那裡敢擅自更改燒造年分,誰都害怕遭致無妄災禍。

2016/07/11

〈亙古不滅汝窯天藍釉觀音尊〉



在河南民間竟出現大量帝王年號和窯場款識,有“元祐元年清涼寺張家窯”、“元祐元年清涼寺臣庶勿用張家窯”兩款,卻沒有元祐二年以後的署款又如何解釋呢?皇家訂燒“臣庶勿用”帶款的汝窯瓷器,先以竹篾刻銘再填墨入窯燒造,這批汝州清涼寺供御“準官窯”,由新皇帝下旨“欽定”命“張家窯”燒造宮廷用瓷。當時官窯定義和制度尚不完備,元祐時期由於宣仁太后高氏“垂簾聽政”的緣故,在瓷器燒造一批帶有双鳳耳花瓶陳設瓷,無奈多加了双耳使燒造出的瓷器,幾乎每件都有出現“縮釉”的瑕疵,帶双鳳耳的花瓶也有其他的造型,以後有機會再來介紹。

花瓶器皿本身除了可當供器使用外,也是生活中的陳設瓷,“北宋元祐紀年款天藍釉觀音尊”高18公分,此物底款仍書元祐元年清涼寺張家窯,推斷應是元祐後期燒造的作品,汝窯以天青為貴,粉青為上,天藍彌足珍貴,目前只有發現一件為華生所有,連頂級博物館都看不到的藏品,而本館所藏帶双鳳耳觀音尊就有十一只,其釉色有天青、天藍、粉青幾種,數量之多出乎我預料估計。如果按照陳萬里先生考證的起始時間(1086年)計算,到“大觀”元年(1107年)截止,有大觀茶盞紀年瓷器可考證,清涼寺張家窯燒製“供御”汝窯瓷器(準官瓷)總計22年。

2016/07/05

〈藏富於民汝官窯鳳耳觀音尊〉



20064月北京春季文物藝術品拍賣會上,一件汝窯瓷器觀音瓶以1.6億成交,創造了世界古陶瓷之最,但這次拍賣在業內引發了爭議,有人懷疑這個觀音瓶不是真汝瓷,今天就讓主人為您講述汝窯觀音瓶的“來龍去脈”以饗讀者。若依過去對中國瓷器的認知,元代龍泉窯才有燒造觀音瓶尊就錯啦!本館蒐集到元祐元年(1086)、崇寧元年(1102)、崇寧五年(1106)、政和三年(1113)四個不同階段的觀音瓶數件,讓大家認識北宋汝官窯“經典”觀音尊造型的演變,包括胎釉製作、時代風格、燒造工藝等特點,重複的藏品亦可提供給同好與國內外公司機構典藏。

“元祐元年汝窯天青釉鳳耳觀音尊”(1-2-3)高約17.518公分不等,以造型取勝且符合皇家審美需求,並以此來襯托使用主人的身份,吾推測其當時生產的數量應該不會少,上品水準就要像這樣的立件,從一開始到燒造完成都必須是最好的。北宋哲宗趙煦於元豐八年(1085)三月即帝位在位十六年,時年僅九歲由祖母宣仁太后高氏“垂簾聽政”,直到元祐八年(1093)高太后死始親政。元祐期間的一切措施都是在宣仁太后的操縱下進行的,在中國封建時期的“統治者”都是大權一抓就不肯放手,哲宗親自處理朝政後改元「紹聖」(紹述其父神宗之政)。紀元有元祐、紹聖、元符三個年號,卻沒有發現帶有紹聖、元符“帝號”(帝王年號)紀年的瓷器,是什麼緣故呢?

2016/07/01

〈中國瓷器第一個汝官窯渣斗〉




聰明有智慧的父母也應該想一想,什麼才是值得炫耀的“傳家之寶”?真正的愛國情操,就是收藏保護自己的文化,若能留下一件隱藏的財富,子孫也將以您為傲!我會選擇有留下明確記錄的寶貝,如清涼寺元祐紀年款汝窯渣斗,“渣斗”指的就是痰盂(Cuspidor),又稱“唾盂”屬於生活用的器物之一,自晉代開始出現青瓷製品,魏晉南北朝時期常見於隨葬品。“吐痰”是中國人不良傳統文化病態之一,有人譏諷說這就是“國粹”!從小民到帝王無一不愛吐痰,更有甚者還練成獨門絕技,如晚清大臣李鴻章的吐痰功夫,讓外國人傳為笑柄,稱之為有“毛病”!

趙宋王朝建立之初,以樸素節儉自律,《宋史·輿服志》載:「宋初,袞冕錐飾不用珠玉,蓋存簡儉之風。」飲食起居多用素漆瓷器,歐陽修《歸田錄》是其為官所見所聞的隨筆,記載有仁宗皇帝“器用簡質,用素漆唾壺盂子,素瓷盞進藥。”應該比較可信。所有可靠帶款的器物,都是研究古陶瓷極其珍貴的物證,清涼寺張家窯元祐元年製造帶“紀年款識”的各類汝瓷可以充分佐證,文物會說話它已告訴你了自己的年代、窯口,及使用者的身份是皇帝等諸多信息。北宋哲宗趙煦(1085-1100年在位)御用的汝窯渣斗(唾壺盂子),元祐元年(1086)清涼寺“張家窯”是汝官窯前身,唯一為宮廷燒製“供御”器是用瑪瑙入釉,只有少部份皇家訂燒“臣庶勿用”帶款的發色為天青色,故作品能出類拔萃、獨佔鰲頭!

“汝窯”是北宋後期專為宮廷燒造御用青瓷器的窯場,遺址在河南省寶豐縣清涼寺村。從宋代開始清凉寺所在地,北起汝州南至魯山段店有連綿數十里的窯群,當地民謠“清凉寺至段店,一天近萬貫”之說;這裡是“汝官窯”的發源地,元祐元年“張家窯”被宮廷命令燒製“御用器”,新發現有紀年與記銘款的標準器,揭開了許多難解之謎。櫃上備有同式五件“元祐元年清涼寺張家窯臣庶勿用渣斗”(1-2-3-4)提供給國內外汝窯瓷器愛好者收藏,每只特惠價新台幣30萬元,國外以美金一萬元計價,並附蓋有武高平審定印鑑章保證書,此“開運章”得自篆刻大師陳石峯指導由弟子許朝榮操刀,就是本人1988年在鴿壇崛起蓋在血統書上的那枚“祖傳”血牙印章,以示重視信譽的負責任態度,凡分讓文物經專家鑑定為仿品者,除在本官網公開致歉外並奉還原金,以杜絕同行私下攻訐、混淆視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