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7

〈宣宗御用寶石紅蟋蟀盆稽考〉




清人朱琰的《陶說》卷六“說器”有介紹蟋蟀盆,作者說宣德盆的選料、製樣、畫器、題款,無不講究,“戧金”也是富麗堂皇的裝飾,即在盆的外壁繪以圖案,再嵌以金絲,技藝特別超然獨絕,自然更加精雅美觀。清初詩人吳梅村《宣宗用戧金蟋蟀盆歌》有
宣宗在升平初,便殿進覽豳風圖。
煖閣才人籠蟋蟀,晝長無事爲歡娛。
定州花甆賜湯沐,玉粒瓊漿供飲啄。
戧金髹漆隱雙龍,果廠雕盆錦香褥。...
君王暇豫留深意,棘門霸上皆兒戲。
鬥雞走狗謾成功,今日親觀戰場利。
坦顙長身張兩翼,鋸牙植股須如戟。
漢家十二羽林郎,蟲達封侯功第一。
詩中所說的“宣宗”就是明朝宣德皇帝朱瞻基。詩中所寫的正是宣德年間宮中崇尚促織之戲的情景:不僅宮中才人鬥蟋蟀以消磨光陰,而且宣宗本人也親臨觀賞。在封建社會,宮中所需,必然要取自民間。王世貞《國朝叢記》曾記載宮中“採取促織”之事:宣德九年七月,敕蘇州府況鍾:比者內官安兒、吉祥採取促織,今所進數少,又多有細小不堪,已敕他末後自運,要一千個。敕至,你可協同他幹辦,不要誤了,故敕。這道“敕”正是封建統治階級向民間強征促織的罪證。從中我們可以看到,宮中不僅專派內官四出“採取”,而且敕令地方官員“協同他幹辦”。朝廷的這道敕令爲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呂毖《明朝小史》有過這樣的記載:
宣宗酷好促織之戲,遣使取之江南,價貴至數十金。楓橋一糧長,以郡督遣覓得一最良者,用所乘駿馬易之。妻謂駿馬所易,必有異,竊視之,躍出爲雞啄食,懼,自縊死。夫歸,傷其妻,亦自經焉(註:以上三處引文均轉引自《梅村詩集箋注》卷四)。這個楓橋糧長的悲劇,控訴了現實生活中封建統治階級玩物殃民的“血腥”(造烏盆)罪行。
蒲松齡(1640-1715年)和百姓接觸機會較多,因對統治階級種種的罪惡有所不滿。創作《聊齋志異》,用以諷刺現實寄託孤憤。所寫怪異故事大多採自民間傳說,並非脫離現實而編造,但是這種虛構並不是鑿空無稽之談,而是現實生活中類似事件的提煉和概括,燴炙人口的《促織》正是這樣的作品,所描寫的幻異情節,當然是作者根據社會流傳故事虛構的,於是乎出現了時代產物“洪憲年製朱紅戧金蟋蟀罐”!

2013/01/23

〈侍衛軍副都指揮使印〉



侍衛軍副都指揮使印略考()
「文物」就是歷史的代言人,圖片就是文物的化身,文化大革命之痛,文物瑰寶遺散海外,老銅印至天16年網拍1680元起標,漏兒就在這裡!正確解讀為至元十六年(1279)元世祖忽必烈滅南宋統一中國後,初採漢人制度中央設立中書省的歷史見證物(至元二十年于高麗設「征東行中書省」)侍衛軍副都指揮使印急就章,在印体素面上直接鑿刻八思巴文,此印可能是行軍中急於臨時任命,倉促之間以刀在印面上刻鑿成。這是歷史遺存的有關文字資料之外,不可多得的重要實物佐證,它誕生於忽必烈那個偉大的時代,其本身的含義已經超過所有的文物,可以說它是蒙古人統一中國之後,向外征戰最重要的一件歷史文物。與大陸河北東光發現至元十六年中書禮部造侍衛軍副都指揮使印”(圖三),銅鑄八思巴印文略為不同(副與揮兩字各多一筆相連)。拍賣的這枚銅印包漿也自然,附著印色是油硃印泥絕對開門,雖然鬧双胞但極可能是先後所鑄,不能說文物是假的。
元代黃銅鑄造方形官印侍衛軍副都指揮使印,印面5.4×5.25cm,銅印重量216公克。印臺薄短柄鈕通高4.7cm,印文字体鑿刻三行九字八思巴文(「九疊篆」体),印鈕的兩側有釋印文內容及執掌者,印臺右上鐫刻漢字對譯侍衛軍副都指揮使印,印背左側刻書禮部造至元十六年八月日(鑄造機構)。至元十六年(1279)忽必烈任命忻都為第二次征日的元軍統帥,同時命令高麗王再次造艦九百艘。「侍衛親軍」簡稱親軍又名衛軍,負責元朝兩個都城的安全外,又是朝廷的常備精銳部隊,隨時可以派出去征伐作戰;中統元年(1260)忽必烈繼承汗位後,仿照中原王朝禁軍制度組建的中央軍隊。第一個衛軍組織稱「武衛軍」,兵員三萬人左右,至元元年(1264)改武衛軍為侍衛親軍,分左右兩翼。至元八年(1271)改國號為「元」次年將都城遷至大都”(今北京市),侍衛親軍改立左衛、右衛、中衛,掌宿衛扈從,兼營屯田,國有大事,則調度之。至元十六年(1279)滅南宋統一全國後,開始在侍衛親軍中按民族分類,原來三衛軍擴充成前後左右中五衛,大都和皇城的一般軍事防務改由五衛親軍擔負,置都指揮使統領。


蒙古軍征東元帥忻都考釋()
吾將進一步查考史料,元史征東元帥忻都,以便作出更有力的考證。
1270年(至元七年)忻都(鐵木哥斡赤斤六世孫)任高麗經略使(見三史同名錄)。
1271
年(至元八年)四月,忻都任高麗鳳州經略史,討裴仲孫(見蒙兀爾史記)。
1273年(至元十年)春正月命忻都、鄭溫、洪茶丘討耽羅(見新元史)
耽羅島林衍起義,反對高麗王的統治,忽必烈乘機派元軍駐高麗統帥忻都、洪茶丘和高麗將軍金方慶,率軍攻入耽羅島鎮壓林衍。高麗儘管已經由蒙古人駐守,但是,仍處於經常反叛的狀況。高麗朝廷已經撤退到與漢城遙遙相望的江華小島上,並在島上指揮抵抗。然而,1259年高宗(王瞮)遣世子王典作為人質到蒙哥宮廷。忽必烈繼任大汗後,護送其回國統治高麗是為元宗,還把自己的親生幼女忽都魯揭里迷施(後封齊國公主)下嫁世子王諶,從此高麗王朝通過與元朝王室的聯姻成了一位順從的屬臣。
1274年(至元十一年)忻都登解元之榜(見宗譜)。
忽必烈命令屯戍高麗的鳳州經略使忻都,為統領蒙古元帝國聯合軍元帥,103日從高麗合埔(今韓國鎮海灣馬山浦附近)出發,渡海征戰日本列島,直搗日本攻佔對馬、一岐兩島,在肥前松浦郡、築前博多灣(今福岡附近)登陸,雙方展開激戰,雖獲小勝卻未深入其國敗之,1120日元軍艦隊遭遇颱風襲擊敗退(地點日本九州),元軍只得倉促撤回。
1278年(至元十五年)忻都為在高麗的忻都(見弘治徽州府志)。
高麗忠烈王(王諶)與齊國公主婚後第一次回元省親,覲見忽必烈入朝前,忻都專程拜訪忠烈王,希望能在面見皇帝時多多美言。王諶提請廢除元朝專設在高麗的達魯花赤(鎮守者),忽必烈也允准了,忠烈王更是規定高麗境內服式依照蒙古;高麗國王廟號此後不得用,只能有王並冠以字以示效忠元朝廷。
1279年(至元十六年)蒙古軍擊滅長江以南的趙宋帝國,忻都為侍衛親軍指揮使﹝見此枚銅官印﹞。
次年二月御衣局使臣劉貫道恭畫《元世祖出獵圖》,忻都隨侍忽必烈身後,畫像中戴尖頂冠帽,手持正是調兵遣將的九遊白旗
1280年(至元十七年)忻都為征東元帥、後為行省右丞(見三史同名錄)。
忽必烈為便利東征日本的調度,將朝鮮半島的貢屬國高麗王國合併改設為征東行省。
1281
年(至元十八年)春正月命忻都、洪茶邱由高麗渡海至日本(見元史)。六月,忻都與日本兵戰於鹿島失利(見新元史)。八月,忻都為中書右丞(此為在高麗的忻都)(見新元史)。
強大的蒙古元帝國第二次攻日,730日夜間遭遇更強大的颱風,船隻多毀軍事行動遂敗。元日戰爭是忽必烈在1274年和1281年兩次派軍攻打日本所引發的戰爭,依日本年號稱戰事為文永之役”(第一次)弘安之役”(第二次),進攻的路線參見附圖。
1285年(至元二十二年)忻都為踢裡王詔討使(見新元史)。
1286
年(至元二十三年)忻都為湖州達魯花赤(見萬曆湖州府志)。
1287
年(至元二十四年)忻都由吏部尚書除,任吏部參知政事(見元史)。
1288
年(至元二十五年)忻都任尚書省參政知事(見元史)。十月,忻都等十二人理算六行省錢穀(見新元史)。
1289
年(至元二十六年)忻都由江浙參政升尚書左丞(見元史)。
1290
年(至元二十七年)忻都任尚書省右丞(由左丞轉),(見元史)。
在高麗之忻都所部別笳爾(黑龍江黑水府)田戶饑,給九十日糧(見蒙兀爾史記)。
1291
年(至元二十八年)忻都任尚書省平章政事(見元史)。
1292
年(至元二十九年)忻都討伐西北叛王(見元史)。
1300
年(大德四年)忻都任石埭縣達魯花赤(見嘉靖池州府志)。
忻都,蒙古人,大德間監石埭縣,舊置歲輸秋苗二萬八千石,皆本邑轉輸山陂,所費不貲,都請改折色名輕齎,著為令,民立宣化碑以頌其德(見大清一統志)。十二月賜諸王忻都鈔五萬錠。按忻都為東道諸王(宗室表烈祖系,鐵木哥斡赤斤六世孫),故以為高麗鳳州經略使,國王忽林赤亦聽其節制(見蒙兀爾史記)。
1206年成吉思汗首先征服了西北地方和中亞,降伏了遊牧於金山延續回鶻文化的乃蠻部,得塔塔統阿,使之傳授回鶻文。1209年畏兀兒首領“亦都護”率先歸附蒙古,高昌成為蒙古大汗的直接統轄之地,大批回鶻貴族隨軍東征西討征戰疆場,成為蒙古統治者的左膀右臂,許多回鶻知識份子也受到重用入朝為官,使畏兀兒(維吾爾)文化、佛教得以傳人內地和蒙古地區,促進了當地文化與佛教的發展。畏兀兒(Uihur)是元代對高昌回鶻國的稱呼,實是來自突厥語Uighur的音譯,學界習慣稱呼為「高昌回鶻」。《西寧王忻都碑》刻於元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蒙漢文對照,蒙文據漢文譯,在甘肅武威。忻都(鐵木哥斡赤斤六世孫)維吾爾人(回鶻族),其父阿台不花是成吉思汗宿衛。據碑文所示,碑建於元朝至正二十二年(1362)十月,主人公忻都為畏兀氏即回鶻族。忻都“世為北庭名族”,他的祖父哈刺“國初,實輔翼其主,來歸我()朝。居官冶民,克盡乃職,興利去害,屢獻嘉謨。贈中奉大夫,嶺北等處行中書省參知政事、護軍,追封范陽郡公。”其父阿台不花“氣剛力勇,臨難不變”,戰爭中“親冒矢石,以建奇功”,遂授持節儀衛之官。
蒙古尤以受回鶻文化影響最多,襲用回鶻文字就是一個證明。突厥語“亦都”(iduq)漢語發音為“亦都”,語意是神聖。突厥語“護”(qut)也譯作“骨”意為福氣。亦都護也解讀為“神聖陛下”。回鶻君主就已有「亦都護」(iduq-qut)的稱號。
註釋:危素撰《西寧王忻都碑》忻都生於至元九年(1272),卒於至順三年(1332)正月享年60年,死後追封為西寧王。事實上因與黃金家族聯姻關係,叫忻都的不僅有蒙古人,還有維吾爾族人和回族人,成吉思汗的六世侄孫忻都的生年可能有誤。 

成吉思汗六世孫忻都察()
元惠宗妥歡帖睦爾,在位時間1333年至1370年,1368年元朝被明朝推翻之後,蒙古人逃離大都,退居塞外回到漠北草原,建立北元政權;13688-13704月為北元皇帝,蒙文手抄本《北元通志史》,據說作者是妥歡帖睦爾(明朝稱其為元順帝),現藏於蒙古呼和浩特史博館(蒙古國史館),呼和浩特蒙古語意為「青色城市」,是內蒙古自治區首府。《北元通志史》記載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家族的墓葬地點,卻獨漏太祖鐵木真歸藏何處!此古籍翻譯成漢字有一百多頁(台灣文物前輩有1994年影印本),到目前為止這是迄今所能查到忻都公的惟一記載:
「鐵木真窩闊台第六子合單(1207年生)火輪撒(1220年生)乎魯歹(1234年生)→“忻都察(1248年生)1274年征日時年26歲,歷經元世祖忽必烈(1294年逝)成宗鐵木耳帝(1308年逝)武宗(1311年逝)仁宗(1320年逝)五朝,至順年間(1330-1333)受封隴王;元史征東元帥忻都統領蒙古軍二次討伐日本,統帥忻都維吾爾人,生卒年關係不大,(維琪百科目前還沒有征東元帥“忻都”的條目)。當然這只是推測,我們還將進一步查考史料,以便作出更有力的考證。信得過的史料?忻都值得注意的是,按元代蒙古定制,達魯花赤(一個地方或部門的最高長官→鎮守者…進行監臨統治)必以蒙古人充任,由此我們可以確認忻都公的蒙古人身份。
忻都全名叫忻都察”(1248-1313)卒年65歲,蒙古語三音節詞韻律模式,忻是“突厥語”漢化後寫出來的蒙古百家姓(漢化讀音),八思巴蒙古字拼音與寫法均類似藏文,即採畏兀兒(回鶻)語系文字結構而創,忻都察蒙古口語稱謂的特色,在後接的附加語(接尾語讀音),表示某種敬意“察”,有如首領、大汗的意思(表音、表意、表形)。回鶻、突厥、契丹語同為阿爾泰語族群,人名的音譯特性是“拼音形式”,語法以“謂語”在“賓語”之後,狀詞在最後,以及語尾的變化等,這是阿爾泰語系共通的語法。
結論:中國元朝忽必烈皇帝,蒙古汗國宗主兩次東征日本之戰(1274年與1281),有關兩度征日元帥忻都與高麗將領洪茶丘副元帥,最終均死葬於內蒙古地區(《北元通志史》中有記載),由此可見歷經兩次潰敗草原蒼狼,蒙古艦隊主力已轍退返回中國,並未如外傳遭颱風摧毀葬生魚腹那麼慘!

2013/01/12

〈金雞啼鳴寓意金榜題名〉

區分古董是否為“藝術品”的眼力?攸關收藏能否成功的最重要關鍵,今年網拍淘寶已開張大吉,只開一槍直接下標8,888元得“清代銅鎏金細雕鳳形水盂”,北京及台北故宮博物院都沒有的珍寶,個人認為這只不是鳳,而是隻公雞!自晚明興起至清代,涉及文人闲赏情趣的文房小物,與硯相關的水注、水中丞、水盂等等,或者說它們是筆墨紙硯的附屬品,最早見西晉青釉蛙式水中丞(腹內裝水因此得名),後人簡稱為“水丞”器形一般小巧,與文房用具中最常見的“水盂”(泛指圓器),功能大同小異!
明洪武二十六年朝廷頒布飲食器皿規定,公侯一、二品酒注酒盞用金,三至五品酒注用銀、酒盞用銀,六至九品酒注酒盞用銀。當時金器含金量有所不同,都不是純金製造(純金太軟容易變形),這只“明晚期銅鎏金天雞水盂”為典型文房雅玩,金光閃爍的盛(貯)水美器,器高7.6、寬8.2、厚3.9公分,重二兩二錢。双翼夾腹腔中空樣式,形狀頗似銅匜注水器用途,紋飾美觀造型生動令吾癡迷,文房用具乃精神文明的象徵物,代表文人雅士對精緻生活品位的追求,置於書齋案頭除陳設觀賞外,小者似拳方便隨身攜帶,又易於入手把玩摩挲!
宋人趙希鵠《洞天清祿集》曾寫道:「古人無水滴,晨起則磨墨,汁盈硯池,以供一日用,墨盡覆磨,故有水盂。」晚明時期文玩風尚達到頂峰的繁榮,嘉靖萬曆人高濂《遵生八箋》載有《文房具篇》,書中對文具匣、研匣、筆格、筆床、筆屏、水注、筆洗、水中丞、研山、印色池、糊斗、圖書匣、臂擱、筆覘、墨匣、筆船等都有專文介紹得很詳盡;如“水中丞”是這樣描述的:「銅有古小尊罍,其制有敞口圓腹細足,高三寸許,墓中葬物,今用作水中丞者。余有古玉水中丞,半受血侵,圓口甕腹,下有三足,大如一拳,精美特甚,古人不知何用。近有陸子岡琢玉水中丞,其碾獸面錦地,與古尊罍同,亦佳器也。」高氏記述中藏有鎏金筆床,長六寸,高寸二分,闊二寸餘,如一架然,上可臥筆四矢,可見當時金銀寶器異常珍貴!
明代金銀器皿首重“實用性”,採用傳統的累絲鏨金(鏨花)工藝,鎚擊、澆鑄、焊接、金絲和金珠焊綴等技術的運用,由宮廷內部機構“銀監局”負責打造,以体現皇家的高貴與權力,其特點是器型奢華是尚。“鎏金”是用金末與水銀生成金汞劑,塗於金屬器上再加熱,使水銀蒸發金遂附著器面不脫。評斷一見器物是否為“藝術品”?秉持著“美是造型藝術的最高法律”此一原則,雖無落款可考察,但見匠心機巧風格獨特、品味高尚,應是出自宮內名匠之手。收藏玩的就是情趣、學問與風雅,當買下此一件古代美術品(注水器)時,等於買了那個時代的文化、藝術、生活的一個代表性器物(好東西),“金雞啼鳴”寓意金榜題名、狀元及第!
註釋:天雞為古代傳說中的神鳥,此造型取其神威以保平安之意。據《古小說鉤沉》中記載:「東南有桃都山,上有大樹,名曰桃都,枝相去三千里。上有一天雞,日初出,光照此木,天雞則名,群雞皆隨之鳴。」

2013/01/05

〈先秦楚巫神話帝龍原型〉

迎接小龍年特別推出“壓箱寶”以響文物同好,2010年在文物市場淘寶時新發現,沉睡兩千多年之久“天帝”再現今世,新坑出土青色美玉外帶生坑玻璃光和土沁(見附圖),真古玉內蘊聚著無限的文化信息,保持原樣不動才是正確的收藏之道。研究中國古代玉器,要從宏觀的文化中去尋找證據,若只想到投資賺錢必大失所望!祭神之主曰“尸”,傳鬼神辭曰“祝”,“尸祝”自古即有,為溝通神祇的降神法器,楚人以青色美玉琢磨而成,「玉」是精魂所依附的主體,即巫覡降神之用,堪稱為中國古代玉器精華,是古玉器發展鼎盛時期的傑出代表作。
古代祖先深信雙手外伸“對稱式”圖騰具有神力,有雙蛇(龍)左右圜遶者為尊,謎樣的符號“帝龍”(天帝)圖騰或象徵物,文博界考古以前曾發現其類似者,構圖與湖南長沙馬王堆一號墓出土T形帛畫,上方頂端中央的女媧相類似;另外,再參考現藏於湖南省博物館,1973年長沙子彈庫出土,戰國(公元前475-前221年)人物(天帝)御龍帛畫,就不難明瞭楚人的天國幽夢。此玉器上雕琢的“圖騰符號”到底有什麼涵意?是屬於哪個時代?“帝龍”是中華民族古老的文化遺存和文明之根!作品反映當時社會氛圍,“巫玉”是同人類文化一同誕生的,這種藝術不受時空限制,藝術若不具象徵意義,便不具藝術性格,其中有相互聯繫的規律。
商代“甲骨文”本為占卜之用,古代圖案文字可揭開事實真相,與周代青銅器上“金文”所鑄「天」字,皆象人正立兩腿外張之形,正立的人形之天字頭顱都特別大,少數甲文天字頭作一橫;「天」字在卜辭中是大,尤其像金文天字,作“大”取於人兩手平伸或攤開,秦小篆人形亦為天,先秦的天道觀裡,這個玉佩即象徵「天」與「帝」同等至上神格,“天圜”有圓形式的天神,即為“天帝”又稱帝龍,故皇帝承天命稱天子,這就是古代圖騰崇拜與宗教信仰之源起。戰國(先秦)玉器完成了對神人形象,刻劃描摹的圖騰,賦於巫玉一種神秘的氣氛,“神人”都很厲害本領很大,稟天地陰陽造化之妙,以雙手施展法術弭操二龍,神是藉由手來創造宇宙萬物,現還能略見其原來面貌的“原型”;以一條大“青龍”環繞著的頭戴帝冠的人物為中心,“以龍為尊”精雕細琢象徵最高權威,題材以三條龍來隱喻,過去、現在、未來三界,創造出楚人神話傳說中所引的“天帝”,群巫之長始為帝作皇之義,一切論證只有實物(真蹟)對照始見真切,老祖宗遺留下來的活寶貝,封塵兩千多年楚巫祕寶“帝龍”終於重見陽光!

2013/01/01

〈癸巳蛇年祈禱女媧降臨〉


「中國文化歷史太悠久了,許多珍貴文明遺產大家都不認識!」1998年除夕前古物商帶來一件洛陽新出土古玉要價28萬元,經議價後九萬五買進,當晚興奮的無法成眠,妻子說:「盡買些死人骨頭,錢跟你有仇啊!」個人推斷是件殷室巫祝史官密藏“聖寶”,武王伐紂滅商遷商頑民於洛陽東郊遺址,因無人識得此寶,華夏文明“始祖神”伏羲(龍神)、女媧(蛇神),吾成為第一個真正的“發現者”!
甲骨文及金文均提示“S”符號具有神性。《山海經》原就是為祭祀而作的一部書,由周室巫祝史官群体編制的祭祀寶典,山冊說軒轅之國,人面蛇身,尾交首上;〈玄中記〉載伏羲龍身,女媧蛇軀。 殷商祭祀禮儀時琢碾神祖形貌玉器,就成了祖靈降臨依附的主体,帝乙與帝辛時期卜辭有云:「今用巫九搖」,巫祝歌舞降神以九為節,顯見九所具有的各種神秘屬性。「龍神」頭戴九垂旒帝冠,伏羲與女媧兩性合体呈S形舞蹈符號,手同尾作三爪相勾(交尾亦稱交媾),鏤雕加剔地陽紋,交領幾何紋恍如側身龍()鱗,中央有通天孔與原穿綴物已散失,是信仰的守護神,生殖崇拜的藝術呈現,為中華文明“創世神話”補證。
2013年進入癸巳蛇年,龍騰新世紀,蛇躍好前程!古籍《韓非子》說:「飛龍乘雲,騰蛇乘霧。」殷商最早的一款“神人符”,此物為方形浮雕白玉神徽(註:3000年“玉尸”唯玉石雕繪能留存,類似馬雅碑文刻本象形文字。),古代巫覡借助其神力“通天降神”的法物,「圖案美術」為中國創世神話補證,重現氏族起源的「崇拜證物」,龍体系神話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條“根”,也是神聖的圖騰與吉祥象徵物。信仰確實能給人帶來力量,中華文明中確實有龍神、蛇神的文物遺存,原始宗教“神話傳說”中的人頭蛇身的女媧崇拜,我寧祈女媧再度降臨,用五色石修補天空的臭氧洞和阻止全球暖化!
註釋:海外遺珍玉器篇NO.78,美國舊金山亞洲藝術館藏有一件略小,造形紋飾與「龍神」類似,定名為漢人形玉珮,為1924年河南洛陽兩座古墓被盜,出土玉器經盧芹齋轉售美國,同時期1928年洛陽金村出土戰國S型玉舞人,亦成為哈佛大學福格博物館的藏品。考證史前玉人圓眼居多,橄欖形眼「龍神」作S
型舞蹈符號,且未戴九垂旒帝冠,應為春秋早期作品,成了戰國與漢代玉舞人佩的前驅祖型,可與南昌東郊西漢墓象牙飾漢代舞女比對,見沈從文《中國古代服飾研究》。

龍神咒語(殷商玉尸正面伏羲反面女媧首尾相交)
 〈龍神咒一〉「信仰堅定,爾必看見;擁有信心,必生奇蹟!」
 〈龍神咒二〉「唯使專精,必獲靈感;諸事隨緣,珍寶自來!」
 〈龍神咒三〉「前世緣定,濡沫相伴;隨身護佑,鬼神推磨!」
 只要心存正念,奇蹟便會發生,內心保持和諧,自然就會受到引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