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4

〈古典美人徽宗御製狂愛一生〉




什麼樣的寶貝能引發帝王精神深處的共鳴?中國乃“尚玉之國”玉文化源遠流長,君子人格比德於玉已深植民族心理;北宋徽宗更將“天青色”青瓷提升到最尊崇的地位御製窯燒造汝瓷追求溫潤如玉的玉質美感,皇室“審美觀”符合社會主流而受到追捧,明宣德和清雍乾都有遺存仿汝瓷製品。中國的老祖宗曾經給子孫創造出豐厚的遺產,秉持印第安納瓊斯式的探險精神,在尋寶、探寶、淘寶的遊藝歲月中,專業搜尋“滄海遺珠”失落的文物瑰寶,難度越高的越能激起吾挑戰的樂趣。
這種“鵝頸鼓腹陳設用玉壺春瓶,是傳統中國式立件“極品”很棒的文化遺產,仿彿回望歷代中國“傾城傾國”的美人,透露出一種“典範”致命的魅惑在淋漓地展現其完美曲線,給人無限暢快暇想,拿現代活色生香的美女身價來比較,都要黯然失色(勿庸置疑)!唯有“眼光卓絕”善於洞燭機先者,方能率先享受成功的果實,讓珍貴的古文物重生,希望成為現代人(藏友瓷迷)與祖先之間,一道連結的時空“橋樑”,讓中國國寶陸續找到“回家”之路。()

2018/07/21

〈削肩美人國色天香玉壺春瓶〉





玉壺春瓶在中國陶瓷史上,乃久負盛名的“經典之作”(1-2)這一對不是件普通的花瓶,而是宋代御窯燒造的所謂“國之瑰寶”(國粹)據北京故宮專家呂成龍說法,這種北宋汝窯玉壺春瓶,唯一“傳世品”在大英博物館;也就是說全世界只有一件,北京故宮還特地去借來展出。溫潤如玉是人們對北宋汝瓷的評價,同屬汝州窯系民汝窯也有燒造玉壺春瓶(3-4),本人也有藏品可供比對,釉表玉質感較差。汝窯瓷器陳設花瓶如玉壺春象徵女性的優雅,望之欣悅忘卻煩憂,釉色純淨肌膚無暇,如今穿越900多年來到你我的面前,人生能得一“知己”(知音)足矣,千古知己又常繫在這一「遇」字!()

2018/07/15

〈北宋汝窯政和御製款竹節瓶〉





“北宋汝窯政和御製款竹節瓶”高17.7公分、肚徑11公分,“竹節瓶”如男性氣度雄偉、昂揚挺立,竹節式的脖子“引頸而立”抬頭仰望、豪氣萬千。陳設瓷瓶有帶盤口者皆為“禮器”最貴重,屬於五供中的禮器(香爐、燭臺、花瓶),為宋徽宗政和元年清凉寺御製”(1111)有時候帝王年號款識只留在其中一件器具之上,在封建時代帶有御製器物臣庶皆不得使用,僭越是犯死罪要抄家的,這就是各大博物館所藏傳世汝窯都未見正規宋代“帝王年號款”的主要原因。收藏到代汝窯能展現出高、精、尖的品質,還能當教材的標準器極少見,演示宋代汝窯南宋官窯傳承的關係;南宋修內司官窯粉青弦紋瓶襲故京遺制,器型完全仿造自北宋汝窯竹節瓶。

2018/07/12

〈汝官窯重和紀年款花觚一對〉







「重和」(1118年十一月至1119年二月)是宋徽宗趙佶的年號,北宋使用這個年號雖橫跨兩年,實際上只用了四個月便結束了,官汝窯燒造的“重和元年清凉寺御制”瓷也最少重和元年大事記北宋與金約盟議夾擊遼,重和二年汴京(開封)大水,宋江在中國北部造反。遼興宗耶律宗真改元重熙(103211月-10558月)或作重和、崇熙,遼國使用該年號共24年;趙宋皇帝因避諱與北朝年號重合,所以當即改“帝王年號”為宣和元年,干支己亥此時是1119年,由於當時改元倉促,就用宣和殿中的「宣和」兩字作為年號。

2018/07/11

〈北宋汝窯仿古銅奉華款壺尊〉





自宋徽宗崇寧元年由官府在汝州清涼寺直接營建御窯廠,燒造諸多汝官窯器形類似青銅器,祭祀用禮器含有尊貴與傳承的一面;由於是皇家所需求的高檔瓷器,其藝術品味與所處特殊地位,自然和一般生活器皿大不相同,能夠保存下來的稀世瑰寶並不多見,這批高超的藝術傑作具有其不朽之價值,將會成為漢民族最珍貴的文化遺產。
台北故宮最得意的鎮館之寶有“奉華”刻銘汝窯紙槌瓶,亦曾遭到研究者的質疑,真相到底如何?能有同時代器物一起討論,顯然是釋疑的最好方法。“北宋汝窯仿古銅奉華款壺尊”高17.8公分,此汝窯瓶身上有十字凸楞線,底足有一「奉華」印刻款,器型仿自戰國早期曾姬壺,青銅器原型現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館。我用同出一批奉華款小花盆(4-5)來推斷其製作年代,大約在徽宗崇寧至重和之間(1102-1119),中國陶瓷史上皇帝御窯燒造花盆,由宋徽宗「花石綱」首創拔得頭籌。

2018/07/05

〈大宋汝窯為汴京官窯新證物〉






對於是否有“北宋官窯”遺址在何處?當時的京師即汴京(今河南開封)遺址,因黃河改道已沉入地下,考古尚未發掘出北宋官窯遺址。今天只能根據實物遺存來推測,相傳北宋大觀、政和年間,在汴京附近設立窯場,直接由官府經營專燒宮廷用瓷器即北宋官窯,我個人支持北宋官窯即為「汝窯」,可以從印款來區分,文物市場上吾已發現有“大宋汝窯”款識真品,產品形制何止類似,可以說與清涼寺御窯幾乎完全一致;如北宋政和三年(1113)清凉寺有燒製同型的“盤口罌”喪葬習俗盛酒用器,“政和三年清凉寺御製”款,此一關鍵證物還有成化後加彩並非我所有(有保留像片),由明憲宗收入禁中並帶入地宮,實物證據還不只一例,為什麼下一年(1114)就消失了,出現這個大宋汝窯盤口罌”由本人收藏(見圖示)合理的解釋是政和四年以後“京師自製窯”改用「大宋汝窯」印款,當時生產的數量很少“文物”遺存並不多,可能跟女真金國完顏氏族掘起有關。(下)

2018/07/03

〈宋哲宗元符御製汝窯蒜頭瓶〉





現有千里馬卻不見伯樂,這在文物鑑定中是常有的事。吾人率先嘗試將“市場考古學”應用在古陶瓷研究上,市場考古既要研究真品又要研究贗品,將文物市場上新發現的汝窯瓷器,先買下來作真偽對比鑑定和審查,推論出北宋“御製”汝官窯創燒的年代?
北宋汝窯燒造青瓷的時期,大体在元祐元年至宣和末年(1086-1125)即哲宗、徽宗時期。北宋哲宗趙煦(10771100)是宋朝第七位皇帝,哲宗皇帝第一個年號叫“元祐”共九年(1086-1093)為汝窯前期“準官窯”臣庶勿用,太皇太后高氏聽政任用司馬光,哲宗親政後改元「紹聖」(紹述其父神宗之政),紀元有元祐、紹聖、元符三個年號,卻沒有發現帶有紹聖、元符“帝號”紀年的瓷器,“元符”這個年號只用三年(1098-1100)就結束了,具体燒造什麼樣的瓷器標本遺存很少,目前僅發現兩件關鍵實物證據(另一件棒槌瓶華生收藏)
關於北宋官窯遺址在何處,一般有三種說法:一說北宋官窯即為汝窯;二說否認北宋官窯的存在;三說為北宋官窯即為汴京官窯,它與南宋時的修內司官窯先後存在。“北宋汝官窯粉青色蒜頭瓶”高17.1公分,“元符元年清涼寺張家窯御製”小印款極為罕見(目前景德鎮已出現仿製品)出現御製款識即跨入“汝官窯”時期,請參考本人藏品元祐元年1086)、元符元年(1098)兩件標本可供比對,同時證明第一種說北宋官窯即為“汝窯”完全正確。(上) 

2018/07/01

〈葉喆民眼中的汝窯第一神品〉

I





好的“專業收藏家”都是貫徹個人的堅持意志,不為滿足眾人一般眼光(俗眼)而妥協,葉喆民眼中的汝窯“第一神品”非本尊,這件大英博物館典藏“北宋汝窯天青釉鑲銅口長頸瓶”高24.8 cm、腹徑 15.6 cm,底足為墊燒無支釘特點,非裹足支釘燒與宋徽宗清凉寺“御製”品不同,翻拍葉喆民主編《汝窯聚珍》內的相片給大家參考比較一下(6)看我所蒐藏三件正宗“汝官窯”可比對一下,“ 北宋汝窯天青釉長頸瓶”高 21.6 cm、腹徑 12 cm,分別是“政和三年清凉寺御製”(1113)和成化後加彩“大觀元年清凉寺御製”(1107)一對,此獨特造型的陳設瓷敞口、細長頸、足外撇,各個皆“大器華美”肅穆大方,器型仿自唐代素面禮佛金器淨瓶宋代對陶冶業實行二八抽分制,即民間窯廠所造瓷器的十分之二,要作為實物稅上交官府,上等的民窯瓷器往往作為土貢進獻給帝王,當時汝州沒有專供皇家的御窯廠,宮廷用瓷亦得自民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