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27

〈乾隆福壽康寧賀壽花瓶〉





「歲歲平安晉福壽,事事如意增康寧。」長頸上繪有蝙蝠,器身花紋填滿,兩側變体卍福紋樣。扁壺器型瓶身正面開光繪有:「松齡長歲月,鶴算紀春秋。」,橫批:四季長安(器型四方),歲同松柏樹,側面兩邊書寫「福」、「康」,第一眼看到這兩個字,即猜到是每年皇帝“萬壽日”宮廷節慶,景德鎮御窯廠必燒造“吉祥圖案”瓷器敬獻!落款“大清乾隆年製”青花篆書,款識工整上與一般官窯比對略有不同,並不能憑“一點不對”(有一個疑點)就看成是贗品,尤其對罕見的不要立即否定,有待進一步去“推敲”!“排比鑑定”排對比較重新審定,“大同小異”之辨偽,不完全相同確非後仿贗品,真正能搞懂陶瓷鑑定的人太少了,不要遇到沒見過的品種,還沒弄懂搞清楚就說假!
論及鑒賞古陶瓷作品時,有趣的是某些“實物”未見文獻記載(如古月軒帝王火鍋),特別的是此“乾隆福壽康寧賀壽双耳扁壺”,承載了當時的相關訊息!不難發現清高宗弘曆老年時,已無力再“關注”御窯瓷器燒造,乾隆晚期的官窯瓷器每況愈下,看松石綠釉即可提供一些“線索”,不再精“醇”比早期厚、色黯、易起橘皮紋,雖然將古月軒主人胡學周(註釋一)找來督燒御窯,產品已大不如前(唐窯作品);早年對前朝督陶官唐英的不滿與責難,還要其賠款均有文獻佐證(註釋二),說明了當時滲透發掘此一現實狀況!“重現”當時相關人事物之間的狀況,“推敲”晚期乾隆官窯的作品風格,即能清楚掌握鑑定方法與訣竅!

(註釋一)畫琺瑯人手問題。雍正七年閏七月初九日,據圓明園來帖內稱本月初八日怡親王交年希尭送來畫琺瑯人周嶽、吳大琦共二名,吹釉煉琺瑯人胡大有一名,並三人籍貫小摺一件。細竹畫筆二百枝,土黃料三斤十二兩,雪白料三斤四兩,大綠一斤,白(自)煉樊紅一斤,白(自)煉黑鈞料八兩(隨小摺一件)。郎中海望奉王諭:著將琺瑯料收著有用處用,其周岳等三人著在琺瑯處行走。遵此。(吾推測手藝人胡學周是吳大琦、胡大有的傳人容後在談)
於本月初十日、將年希尭送來畫琺瑯人三名所食工銀一事,郎中海望啓怡親王,奉王諭:暫且著年希尭家養著、俟試准時再定。遵此。《琺瑯作》
註釋二:乾隆元年(1736)唐英奉諭旨停止窯工(膽敢在乾隆元年御製瓷底足留下姓名犯忌諱),奉命出使淮安關。次年又奉命複辦陶務,以淮安關使並兼理陶政。乾隆六年(1741)唐英六十歲,乾隆朱批:不但去年,數年以來所燒者,遠遜雍正年間所燒者;且汝從未奏銷。旨到,可將雍正十,十一、二、三等年所費幾何,所得幾何,乾隆元年至五年所費幾何,所得幾何,一一查明,造冊奏聞備查,仍繕清單奏聞。

2011/07/09

〈千峰翠色竹林一片〉





五代瓷器的特徵,氣泡明顯多而密集,越窯燒造出湖綠色的秘色瓷,亦有人以一碧萬頃來形容!提起中國古代的文房用品,大家都知道筆、墨、紙、硯是「文房四寶」,而筆墨紙硯以外的文房用品就知之不詳了。明代屠隆在《文具雅編》中記述了四十多種文房用品,對部分較常見的文房用品有筆筒、筆洗、筆舔、筆格、水盂、墨床、印泥盒、鎮紙等進行介紹,經過歷朝歷代文人墨客們的發展,這些文房用品的文化品位越來越被人們所認識。
吳越國(907─978)錢氏政權建都於杭州,擁有兩浙之地。吳越王自錢鏐五傳至錢俶,於978年降北宋後滅亡。據《高齋漫錄》記載:「秘色瓷器,世言錢氏有國曰,越州燒造,為供奉物,臣庶不得用,故曰秘色。」這件舊式文房精品古秘色,是否為傳說中的吳越王錢氏御用器皿,面對一千年前的瓷器,即使是陶瓷專家也很難整理出完整的頭緒,尤其是非經考古發現的新文物。此件越州窯貢瓷水盆筆洗,口徑18.7公分高5.8公分,同木盆型式全身通綠,好像層層疊疊山峰上翠綠的森林,北京陶瓷專家有更高明的見解:「千峰翠色竹林一片,就叫做一捆竹筆洗!」北京行家的文化底蘊,畢竟技高一著使吾茅塞頓開!並三番兩次央求割愛,難得遇上同好知音的賞識,吾已應允將來若要出售會先通知他。
把玩這件吳越國錢氏進貢宋朝皇帝的名瓷,據我了解越窯秘色瓷千峰翠色正色應為青綠色,沒有相當的文明水準是造不出來的,顯示出北宋文官獨特的品味,文人與文房寵物一捆竹筆洗朝夕相伴,彷彿就置身於一大片竹海之中,竹林一片足可與千峰翠色相媲美;無怪乎後有無竹令人俗北宋蘇東坡的說法,出典蘇軾《於潛僧綠筠軒》中有詩稱:「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醫。」也是蘇東坡對自己的期許,希望自己有竹相伴、能襯托出自己的不俗吧。正如晚唐詩人陸龜蒙《秘色越器》詩云:「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這首詩的已一語道破天機”(越窯頂級的青釉色澤)
相片:1.越窯秘色一捆竹筆洗。2.千峰翠色竹林一片。3.秘色越器翠色積釉。4.越窯秘色筆洗正面。5.筆洗底足七支釘特徵。6.一捆竹與支釘特寫。
註釋:筆洗又稱文房第五寶,多為扁圓形寬口斂底盆盎狀,毛筆使用後以濯洗餘墨之盛水器皿。歷代瓷土造的筆洗大都屬於名貴材質,越窯古秘色文房瓷器傳世罕有,不難看出其與宋代瓷筆洗間的傳承關係,由此可推斷五代秘色瓷洗必屬國家一級文物。
鑒賞:秘色是當時詩人敘述特色釉的潛台詞。陸龜蒙《秘色越器》詩云: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詩中的九秋風露千峰翠色是因果關係。陸羽《茶經》中所說的越瓷類玉,指的是秘色越器外表的翠色寶石釉越瓷類冰則是指秘色越器內壁的無色透明玻璃釉祭紅秘色兩者釉的質地,既非石灰釉,也不是鉀鈉含量較多的石灰堿釉,而是以石英為骨架、釉厚如脂、寶光內蘊的寶石釉祭紅秘色的燒成溫度、燒窯工藝、所用燃料(松木材)、窯內氣氛(強還原焰)等條件基本相同。就祭紅秘色的差別而言,可謂一色之差,即前者是紅色,後者是翠色。換句話說,祭紅的呈色劑是氧化銅;秘色的呈色劑則是氧化鐵。

2011/07/04

〈元青花創燒滿池嬌實物賞析〉













文物訴說著歷代文明故事,一件文物一個故事,一個文物一段歷史,研究文物越深入,就能發現其中的奧秘!在元代繪畫與刺繡裡,鴛鴦臥蓮紋具有特殊的意義,它本是文宗皇帝(1328-1332年)的御衣圖案。柯九思《元宮詞》:「觀蓮太液泛蘭橈,翡翠鴛鴦戲碧苕。說與小娃牢記取,御衫綉作滿池嬌。天曆間,御衣多為池塘小景,名曰“滿池嬌”。」封建時代帝王好尚,實在影響深遠,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元青花瓷以“至正型”為代表,其中製作精美的大盤、大碗裝飾紋樣,常模仿自絲綢織錦和何刺綉圖案,“滿池嬌”卻是最風行的主題之一,不僅見於御衣,蒙古權貴也會服用,青花瓷紋飾的描繪技巧是,正是元青花的靈魂,鴛鴦臥蓮紋也是影響明、清彩繪瓷器中盛久不衰的紋飾。以下圖片均為個人收藏品,“元官窯滿池嬌青花碗”傳世罕見,故而異常珍貴,只要見過這樣東西您就有發言權,可與陶瓷考古專家進行交流,及探討元青花瓷的鑑別、鑒賞與發展脈絡。
相片解說:1.“元官窯滿池嬌青花碗”呈色濃豔深沉。波斯進口鈷料“蘇麻離青”成分是高鐵低錳含硫和砷,所繪青花濃艷處常帶有紫褐色或黑褐色斑點之色素沉殿(但也有精細之作),這一點和明代的蘇青有別!2.滿池嬌鴛鴦圖案放大。鴛鴦臥蓮紋是影響明、清彩繪瓷器中盛久不衰的紋飾。3.碗內可見拉坯遺留粗砂刮痕;由於元代的胎土淘練不精,胎質較粗並有細小的氣孔(砂眼)與雜質(褐斑),碗內外常見拉坯工藝遺留粗砂刮痕。4.碗心水草紋。5.底足工藝特徵與底部窯裂。6.開光內以竹篾刻划皇帝御衣滿池嬌圖案。7.“元青白瓷滿池嬌大花瓶”。
元末孔齊《靜齋至正直記》卷2〈鐃州御土〉:「鐃州御土,其色白如粉堊,每歲差官監造器皿以貢,謂之御土窯。燒罷即封土,不敢私也。」顯然孔齊描述的是泰定帝(1324-1328年)至文宗(1328-1332年)的景象,元代後期景德鎮瓷器燒造盛極一時,湖田窯主要生產的青白瓷往往刻划有圖案,陶工將製瓷工藝與中國繪畫結合,代表了當年高超的制瓷工藝和繪畫水準。元代以前的景德鎮燒瓷史,歷來就是以燒製素瓷為主,白瓷更是出眾,這種白色瓷石原料,也只有江西所專有,青白瓷的發源地湖田窯,為以後景德鎮成為全國製瓷業中心奠定基礎;元朝政府為了發展經濟,十分重視海外貿易的發展。透過海外貿易,西亞伊斯蘭地區低錳高鐵的進口料“蘇麻離青”也開始進入中國,蘇麻離青的引進使得青花瓷器發色豔麗,加上使青花瓷器得以展現新的風貌,也為元青花瓷開啟了嶄新的一頁。

2011/07/01

〈尋龍點穴先識蘇青〉







青出於藍、深藍刺青,識得蘇青尋覓“真龍”!元龍霸氣如藍染的“刺青”,龍創造威勢寫下征服!元青花收藏一哥,吾不需任何刺青紋身,即能擁有皇帝“御用瓷”的頂級殊榮,這裏就算是我今生的死所(遺囑中“我的灰罐”),也了無遺憾!
相片:1.元青花龍紋桶式蓋罐(骨灰罐)。2.蘇麻離青發色練眼教材。3.蘇青濃豔暈散有色根(屬內發性)特點為藍中含綠。4.藏傳佛教骨灰罈卐字聯雲(元代所禁紋樣“萬壽字”雲紋)。美術考古:元代至正二年(1342年)雲紋圖案曾遭禁限絕非巧合,特別在主紋升降双龍之間的輔紋形式(兩邊相同),以兩組規矩嚴謹的吉祥雲紋,兩朵上下相聯的卐字雲圖案;正如文宗皇帝賞賜的素雲官段(絲綢),詠嘆的詩章(《梧溪集》卷三頁116)……碧桃色染東極露,白虹影貫長庚星。吳都繭絲紓皓彩,漢苑芸章留餘馨。“雲聯朵朵不斷腳,恍惚駢飛萬(卐)瑤雀。”符合瓷罐上的圖案以雲腳連接,指的正是兩個卐字雲相併!
元朝(1271-1368年)疆域廣闊橫跨歐亞,現代的伊拉克地區曾是元帝國的附屬汗國的版圖,從1278年元世祖忽必烈設置“浮梁磁局”,到1911年清朝覆亡,江西景德鎮是元、明、清三代皇家瓷廠所在地,中國的官窯制度在這裡延續了632年。中華文物浩瀚,文化綿延不息,只要掬取一瓢而飲,就足夠讓您沉醉一生,那濃得化不開的“情結”,沒有深入瞭解中國文化內涵者不會懂!作一次生命的巡禮,讚嘆「中國藍」青花瓷,富者因“青龍”而貴!
歡迎網友下載免費桌布「畫龍點睛」,元青花“蘇麻離青”色豔而深沈,呈現出暈、流、散的特徵,最大特點為“藍中含綠”,釉面除了黑褐色鐵質還留有綠褐色疵斑。青花瓷上藍色的圖騰,是細心一筆一筆畫上去的,燒出色相有輕微變化一升一降的兩條青龍,有關景德鎮元青花進口鈷料,源自西亞波斯地區之說目前看來是可信的。學者指出在伊拉克的阿巴西時代(758-1258年),蘊藏在現代伊拉克的奧曼和黑加北部的鈷礦源已被廣泛使用;薩馬拉(當時的發音為:Samarra)在西元九世紀為古伊拉克的制陶中心,836-892年作為阿里巴西王朝的首都;Samarra古希臘文為Souma,拉丁文為Sumere,敘利亞文為Sumra 。以上這些發音都和中文譯音“蘇麻離青”很接近,而與“蘇勃泥青”則有明顯的差異。
青島科技大學化學與分子工程學院,科技考古已證實“蘇麻離青”(Su Ma Li Blue)與“蘇勃泥青”(Su Bo Ni Blue)是兩種不同的進口鈷料。摘要以現代科技分析測試得出的元至明宣德以前景德鎮官窯青花所用鈷料的 Mn:Fe 都小於0.1,宣德以後的官窯青花鈷料 Mn:Fe 都大於0.3為依據,詳細查找相關歷史文獻記載,與傳統的考古學方法相結合,對元至明宣德以前景德鎮官窯所用進口鈷料進行了全面系統地邏輯分析考證,去偽存真糾正了古籍在四百餘年的傳承中,由於中文譯音極為相近,對兩種產地和化學組分截然不同的進口鈷料源:蘇麻離青和蘇勃泥青的混淆。論證了這兩種進口鈷料最可能的產地和輸入中國被使用的大致時間範圍。(2006年10月16日杜鋒、張春生、戴春燕)


【附錄】〈骨灰級收藏家〉
世間有哪個場所是能永久居住呢?我打算留下一件特別的禮物當「傳家之寶」,讓子孫在生存遇到困難,或家族遇到危機時取出變現,屆時將會証明此骨灰罐的歷史與藝術價值!元青花瓷上畫有“卐”字雲可說“史無前例”,我將以生命來背書,保證此物件乃“世界級”瑰寶,先得為己有再“據為己用”,古董玩家“翹辮子”後困守獨槨,骨灰罐變成值錢的古董了,身死而名將不朽!百年後將利用它“環遊世界”!不論到那一國的博物館展出,都會有很多人來看我(中國最精美的陶瓷藝術品);正如李漁所謂:「癖之所在,性命與通!」此乃古董玩家最高境界,身雖滅而名長存,身死而名將不朽!
附記:1988年珠山北麓風景路出土元代御用瓷器雙角五爪龍紋瓷器殘件,文物的精美度和研究價值在歷年的考古發現中首屈一指;據《經典中國》娛樂中天第39台報導(台北地區於2009年底播出),景德鎮考古專家欲找尋雲龍紋青花筒式罐破片,2002-2004年再次發掘珠山北麓元官窯遺址,拼湊出的青花龍紋桶式蓋罐殘件(通高22.8公分底徑15.9公分),曾經在首都博物館展出,吾藏品高27公分、口徑17.2公分,相信不久的將來景德鎮就會有新仿的複製品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