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27

〈拾遺補缺成化窯孔雀綠釉〉









中國陶瓷各種綠色釉的“發色”,一直是鑑定、斷代與辨偽的關鍵因素,“識貨”是行家的特質,市場上搏殺出“真知”,不讓人知道“真相”就是欺騙!陶瓷收藏界長久處於混亂不明、真偽不分的時代,博物館專家通常不會承認民間所藏瑰寶,寧可“錯殺”文物國寶,也不願輕易承認,“誤判”也是常有的事;景德鎮陶瓷研究所劉新園退休後就道出了真相,那是因為礙於官方“身份”不便承認!欣喜大陸「鑒寶」活動鑑寶尋寶到台灣來,能救助本地沉寂已久的拍賣市場之復甦,既然是商業活動更應該注重“誠實無欺”的專業形象,“過眼”一看,每件收新台幣3000元鑑定費,就該審定為真或偽,沒有灰色地帶,如有“疑問”(待審)無法立即做出判決,就不該“收費”否則形同詐欺,就算文物專家誰也不敢說其“鑑別能力”正確無誤!
分析文物界專家可分五大類:
1.學者專家型;
2.博物館研究員型;
3.考古專家型;
4.市場經營者(行家裡手);
5.盜斗專家(三國摸金校尉傳人)。
吾學瓷則是博取各家之長,擇其善者而從之,如今膽敢與學有專長的前輩名家較量眼力,“兔年躍起”一場廝殺是免不了的!古玩行“一刀劈”切下去成兩半,大半是「騙子」(impostor)最怕與我連線,只剩下一小半倒是玩真的,有心“求真”者值得鼓勵!
是真古董嗎?東西真到代嗎?專家的“否定”不承認,對“不開門”或難辨偽古董的排斥,必然導致這些「文物」的毀滅消亡!對有實務經驗的陶瓷專家來說,“目鑒”比科技鑑定更可靠,有時鑑定書反而是廢紙一張!從來都是東西在說話,很多均是老邁年高者(眼神不行了)簽名的保證書,再加上求證曠日廢時,隔幾年等你真正弄懂了是假的,跟誰去打官司!
友人評論提出四個重點,非常中肯“有見地”,特貼在網上供大家參考:
一、會鑑定並不代表專業權威!
二、有權威的並不代表以窺全貌!
三、已窺全貌並不代表沒有走漏眼!
四、沒有實踐就沒有進步!

2011年4月23日(星期六)「鑒寶」瓷器專家張如蘭:北京市文物鑒定委員會副主任、原北京市文物進出境鑒定所副所長、副研究員;陶瓷鑒定專家。成化窯孔雀綠釉馬蹄盃,口徑9.35、高4.45、足徑5.9公分(見附圖),把物件審定為“假的”,使瑰寶蒙塵亦有失厚道!5月9日藏友拿來請吾“掌眼”,除“大明成化年製”書寫筆跡與官窯款識無誤外,鑑定重點主要看双方框描線重疊處,青花下沉有吃釉現象,氣泡小而尖夾帶少許稀疏的大氣泡,杯內透明釉自然老化,足部釉下彩孔雀綠釉與胎交接處,用放大鏡察看有兩三處“土咬”痕,完全是“大開門”的真品!
(“頂”或“踩”歡迎陶瓷同好討論、表態…)

2011/05/19

〈大師用轆轤捏塑完美情人〉

濟慈說的“美好的事物是永恆的喜悅”!成化斗彩瓷瓶幻化做“觀世尊”形像,若比起西洋名畫中裸身春光的女神,“古瓶”更像麗質天生的大美人(永恆的戀人)!中國美人追求“超塵絕俗”、“孤絕的美”,極端的美還有“環肥燕瘦”之分,曲線玲瓏有致,肥不垂腴、瘦不露骨恰到好處。釉上五彩如套上緊身衣,媚中帶著端莊高尚,楚楚動人的幻象“觀音”菩薩,身材比例怎麼看都漂亮,不比西方維納斯“雕像”差啊!
古希臘神話故事中賽普勒斯國王皮格馬利翁是位雕塑家,精心雕刻了一尊『完美』的少女像,並愛上她取名叫蓋拉蒂,他真誠感動了愛之女神,決定幫助他賦予雕像生命(pygmalion and galatea參照油畫),並成了皮格馬利翁的妻子。什麼樣的陶藝高手才能稱“大師級”?在現今功利主義社會趨勢下,一切講求成本與求快,更是不可能達到的境界,所以手拉坯就算外觀能達到一致,看胎的厚薄即可顯示功力高下有別;“觀音尊”為花瓶的一種流行的式樣,侈口、長頸、豐肩、腹下漸收,至底外撇,器形似觀音手中所持淨瓶而得名,為元代龍泉窯“鳳尾尊”演變而來的,目前陶瓷史記載為清代康熙郎窯所創製的新品種。
再來看傳世遺留下來的康熙“郎窯紅”觀音尊,器型均在45公分左右,這種美的形態可用“大”字來概括,風格挺拔呈現出“陽剛之美”,郎窯紅觀音尊頸部較粗短有“韻味不足”之感,僅見台北故宮藏郎窯紅觀音尊器高25.6公分,此藏品在同型器中算是比較小的,頸部略長器口外撇,姿態美多了!景德鎮流傳下來的製瓷手工藝,幾百年了並未發生太多變化,觀音尊因捏塑難度高故改為短頸,後仿型体變大器壁增厚即屬康熙特徵,憑藉著高明大師之手,加上數十年“拉坯功力”造出來的古瓶,一旦殞落(撒手歸西)工藝就失傳了!
景德鎮御窯專為皇帝造瓷器,其製瓷工藝十分的精湛,專門行業分工也極細。據《天工開物》記載:共計一坯之力,過手七十二,方克成器。大師把坯泥置於轆轤(輪上),借轆轤旋轉之力,用雙手把坯泥拉成所需的形狀,這是我國陶瓷器生產的傳統方法,這一工藝過程稱為「拉坯」(碗盤圓器成型方法)。接著將拉成的坯半乾時,置於轆轤上用刀修薄,使器表光潔這道工序稱為「利坯」。圓器拉坯時底部留有泥柄,然後挖成器的底足,這道工序稱為「挖足」。成化鬥彩觀音尊物件高26.3公分,造型顯得更有神采,給人“剛中見柔”的風韻,主体細部處理都一絲不苟,立面頸箍“輪廓線”微凹起一圈如戴項鍊,是沒有留下姓名的大師“獨到之處”!
鑑定真偽可從陶工“做坯”工藝來辨別,為什麼不少古代藝術都會失傳?以前都是全用手工製作,手工捏塑後瓷器內壁會留下“手痕”與“泥渣”,還能“透光”薄甚尤難得(难度更高)!成化窯瓷胎滑溜精緻如同現代瓷器,唯獨這項手製特徵假不來,這是當代陶瓷大師也仿不了的鐵證,中國現代科技愈進步,反導致“手工藝”一直在退步,量產品都採模造才能快速生產。宮廷用祭祀禮儀用瓷器,都屬精絕之作,鬥彩要經二次燒窯,除耗工、耗時、費材外,琢器完燒成品率很低,製作成本高就不划算,所有工法都顯得較粗,不能像古代陶工那般“不記代價”地去做,沒有心懷虔敬精心設計,怎麼仿均“不對味”!偽造者與原創作者之間,也許區別不在“技術“上,真正的差距是在“心術”見真章(做假為斂財騙錢),正途與魔道之分即在此啊,可惜很多人永遠都看不清!
結論:“大師”是身懷絕技的老藝人,一双巧手醞釀出具有神秘及靈性的女神,我看見一尊觀音足踏“如意雲朵”跨海而來,合掌肅立陳列眼前(虔信),我終於明白作品所呈露的特質,遙盛過千言萬語!能讓資深陶瓷玩家歡喜的、感覺對了,美好、珍貴、可藏可賞的古瓷,把中國陶瓷史“觀音尊”創燒年代又推前200年!難道世上找不到識貨的知音嗎?

2011/05/07

〈姹紫嫣紅成化鬥彩觀音尊〉











《傾城傾國繆斯瓷瓶》
傾城絕色古典美,玩世自得傲藏林。
成窯大器傳世早,無出其右鬥彩瓷。
不計成本求極品,御用祭器觀音尊。
凸稜項圈瓔珞垂,五色珠翠頸飾物。
姹紫嫣紅品葡萄,爭奇鬥妍孔雀綠。
自在菩薩觀世音,明亮智慧大般若。
東渡海峽來寶島,合掌豎立在當下。
前生緣定夙昔緣,藏嬌戀情過一生!

古瓷瑰寶尤其是御窯精品,每一個環節都苛求完美!此觀音尊肩部飾一道凸稜線,身佩穗狀瓔珞(纓絡)垂飾,這種成串頸飾類似花環的裝飾習俗,隨著佛教的傳入也到了中國;“纓絡垂珠翠”珠寶晶瑩、金色燦燦,足部還繪有海水紋飾,正是“南海觀音”菩薩的形象啊!(註釋:佛像身上披掛纓絡的上部,通常是一個金屬項圈,在項圈的周圍懸掛上各種珠寶玉石,的飾物,此瓶尊極似戴著一圈“華麗頸鏈”垂掛於頸間胸前。)
學瓷過程吾始終抱持著好奇心和研究心,不期而遇的驚艷與驚喜!接觸時心靈為之“顫振”吶喊“繆斯的瓷瓶”!成化鬥彩瓷器“不計成本、只求極品”,代表歷代彩瓷工藝的最高水準和成就,其特徵在釉上彩與釉下青花繪線“鬥合”(與“湊攏”意思相同),經二次入窯燒焙成功的新品種,因燒窯容易失敗後期只見小件器皿傳世。盤口特徵乃御用祭器“至高無上”,此瓶為成化窯早期傑作,稀有罕見“全美”鬥彩大器高26.3公分,“冠絕一世”彩瓷稱后;在目前已知的成化鬥彩瓷器中,此種式樣的瓶(觀音尊)明代從未發現,不可多得的“孤品”彌足珍貴,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簡直是在做夢)!有幸今日還能「上手」親眼目睹明代真跡,絕色天下無,一失難再得,“價值連城”更勝過雞缸杯,所以孤家讚美“傾國傾城”!(待續)

2011/05/05

〈成窯試燒孔雀綠釉新證物〉







中國陶瓷史有記載成化(1465-1487)始有孔雀綠釉,成化窯孔雀綠釉傳世品“難得一見”!目前只出現一件“無落款器”,沒有落成化年款的官窯製品,極可能為“試燒品”表示尚未發展成熟故無款,明成化藍地孔雀綠釉刻龍紋盤(無款),1998年香港蘇富比拍賣品,直徑18.1公分台灣李明德收藏,內壁及圈足內底部施白釉,全世界找不出另一件類似的,多數陶瓷收藏家在無法“類比”時,便會認為是贗品。此盤經北京故宮耿寶昌鑑定結果是對的(真品),據景德鎮考古發掘也找到類似的破片,由專家再將它拼貼回去。查看國立故宮博物院2003年出版《成化瓷器特展圖錄》,綠彩雖有深淺之分,仍未見精彩的孔雀綠釉,未見到實物“真蹟”也很難解釋得清楚,敘述或鑑定就難免失實!
明代孔雀綠釉燒制成熟以前,所有的綠釉都屬於一種深暗的青綠色澤,沒有達到亮翠的程度。明代孔雀綠釉,特別是正德(1506-1521)年間燒造的孔雀綠,呈色翠碧雅麗,宛如孔雀羽毛般鮮豔青翠,突破了元代至宣德時期“孔雀藍”釉色彩深暗的原始狀態。瓷器上的釉彩,每個時期的特色不同,有的雖然採用一種呈色的彩料,由於所含成分不同或製成方法不同,燒成條件也不同,因而呈色也就有所不同,雖然這種不同有時是極其細微的,但只要仔細觀察,就能發現其中的差異。陶瓷藝術品有“階級性”這點非常重要,尤其是代表中國的官窯瓷器,當時的第一流「名物」(指名器、古物)是無法仿的,康熙仿成化鬥彩想“掠美”自然是辦不到,因為時過境遷“材料”沒有了,辨偽就是從這些“細小微末”的地方來鑑定斷代,如何能嗅出她卓越的氣質,接下來會繼續討論並深入分析。
孔雀綠釉如“亮綠的眼”難得一見,是以銅元素為著色劑,以硝酸鉀為助熔劑的中溫彩釉,因呈色翠綠透亮,極似孔雀羽毛上之亮綠色而得名。2006年北京胡同內“老人家”釋出這件瓷器給我玩,開出的價錢“很親切”不會太硬,在此鬥彩觀音尊上可以發現,“釉上彩”使用三種不同的綠釉,其中技術突破當時“透明亮綠”發色,正如孔雀翎毛之眼,淡雅中帶有藍色調,分別在器物兩邊畫了兩只很小的圈(圖2和3實驗性色彩放大),是否為試燒品不得而知,“猜測”沒有事實根據,有什麼依據提出實物來証明?首見同時使用翠綠、綠色與孔雀綠三種釉上彩,連釉下青花描線也模仿孔雀翎毛的畫法,是最接近史實的證據!

註釋:早於成化之前的孔雀綠釉偏藍,1988年景德鎮元代御廠、珠山北麓風景路出土,元代孔雀藍釉金彩龍紋硯盒;1988年景德鎮珠山御廠出土,明宣德孔雀藍釉高足碗,釉面伴隨細小開片,並在局部閃現藍、綠色調。明正德後始見偏淡藍色調的孔雀綠釉宮盌,發色與成化窯孔雀綠釉相似。

2011/05/03

〈五彩繽紛萬曆古彩盤口瓶〉













明代萬曆五彩素負盛名,日本人最喜歡這類瓷器,視若國寶稱之為“赤繪”。萬曆古彩花紋華貴之氣,瓷胎彷彿穿著紅綢繡花的大襟衫,特點在空白地兒很少,瓷器紋飾畫得比較滿,五彩主色調是黃、綠、紅再加上青花,傳世大型器物“全美”的少見,尋覓多年僅看過小件文具類,如今總算遇上知音了。大紅大綠的圖案很熱鬧,呈現出富麗堂皇喜慶吉祥,有花盆、竹籃中花果多樣貌,柿子、石榴、葡萄…,有多子多孫、百子平安、繁茂昌盛之寓意,依繪畫風格看有“清供”的意思。到十七世紀萬曆後半期,明朝國力衰弱財政困難,這類高檔祭祀用陳設瓷大花瓶,色彩奪目的華麗圖樣就沒有畫了!今天若有如此等級瓶尊拍賣,保證會搶破頭,飆出上億天價!投資古玩大家都想得到這種寶物,一般人不容易或是說沒有可能,出現好東西誰有資格“看第一眼”,就能比他人先“得為己有”!古玩保值與增值方法,一個是“低價買進”,另一個是“人無我有”,這兩點是造成手中古玩“賺大錢”的關鍵所在。

鑑定重點:萬曆五彩瓷器聞名古今,器物胎体厚重、製作粗糙及瓷土淘煉不精,早中期青花色調呈藍中泛紫,晚期藍色灰暗暈散。禮器盤口青花書寫“大明萬曆年製”,為配合斜体回紋邊飾,要斜不斜還偏左傾(書法中常有側傾的体勢),與正常的標準款式略有不同,太有創意了非一般臆造品可比!單憑此一特點,吾即可斷定是官匠親為的精品,非晚明萬曆時期“官搭民燒”的二級品。再審視口沿一匝黃、紅、綠、藍四色雲雷紋,頸肩之間的蕉葉紋圖案整体看,應出自官家畫工的手筆。黃色礦物彩已自然風化,色澤變得淺淡可見寶光,其實釉面氧化層才是真正無法仿特徵!老釉往往光潔甚至形成包漿,溫潤亮滑而不留手、不澀手、不滯手,只有真正的玩家才懂這個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