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22

〈康熙五彩龍飛魚躍鬥盆〉




建台高樓南霸天,忘年餐聚得奇遇;
化泥為寶造鬥盆,大明五彩有承繼。
飛馬麒麟双舞鶴,龍飛魚躍迎新春!
“緣起”陪拙荊出席歲末年終晚會,來到高雄最高的摩天樓85大樓,酒足飯飽後,從77層樓潮春江餐廳,高速電梯下降每分鐘速率為400多公尺,走出電梯正“耳鳴”中,忽然就瞅見一件好東西,放在上鎖的櫥窗內,立即就跩住我前進的腳步,馬上請店員拿出來觀賞,是件景德鎮生產鬥蟋蟀專用盆,康熙五彩是清代彩瓷中的名品,古代的藝術創作又常常跟圖騰有不可分割的關聯,裝飾題材 “圖”必有意,像飛龍、飛馬、麒麟、舞鶴、紅鯉躍起,頭上頂著紅太陽,均取意吉祥;“古玩”可不是好玩的,屬過眼雲煙之物,想子孫永世保存是絕不可能之事,清康熙朝歷經300年後,編號18的蟲盆也許僅存此一“麟爪”,男人喜歡什麼“玩意兒”,老婆肯定就不喜歡!剛好藉力使力趁勢“殺價”到六折拿下,吾人要感恩知福了,諸事隨緣、珍寶自來(龍神咒語解謎),是“能耐”也是境界,才會覺得“淘寶撿漏”是一種享樂!真是招財進寶賀新春,鴻運當頭連連發!
早春就遇上“龍生双翼”吉兆!也祝福大夥2012壬辰龍年“好運”到!
開張大吉,萬事如意。年年有魚,歲歲平安。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中國術數:吾心中默念888三組祈福字。)

2012/01/15

〈民國老仿古月軒實物審定〉





瑰麗奇珍琺瑯彩瓷為皇帝內廷秘玩,很多陶瓷收藏家一輩子也很難得到一件,清三代琺瑯彩瓷真品大多收藏在兩岸故宮,流落到民間的不是沒有,皆被頂級藏家蒐藏“秘不示人”!去歲幫南投老人家鑑定整理整批藏瓷,又發現一件“雍正御製”此物是清宮琺瑯彩瓷的經典之作,胎釉都符合景德鎮御窯的標準,只是尚有“疑問”一時無法立即鑑定出結果,徵得擁有者許可攜回高雄作進一步審定真偽、鑑別斷代。
民國十年前後,古物陳列所與前門大街德泰細瓷店劉勉之合作,借出清宮樣品一比一仿製,產量“少而精”不搞批量生產,特別是仿製琺瑯彩瓷器足以亂真,製造出的各種式樣的仿明清官窯瓷器水準高,當時在業界就十分出名,再經過八九十年歲月,當初這批些高仿品火氣退盡後,完全可以迷惑一大票未曾真正接觸過真品的玩家(非專業者)。琺瑯彩因為釉料的珍貴,所以一直在北京生產,在二百多年的歷史中,很多人都知道有這麼一種瓷器,但是誰也沒有見過,直到1914年故宮第一次對外開放,人們才看到了這種器物,琺瑯彩瓷的仿製歷史是清王朝覆滅以後才開始的,現今能擁有一件民國高仿的琺瑯彩瓷也不容易,畢竟數量有限難得一見。
附圖:1.皇家風範琺瑯彩錦雞圖案。2.民國老仿琺瑯彩雉雞圖缽。3.民國老仿古月軒瓷題詩押印特色。4. 雍正御製民國偽款典型。
專家考證琺瑯彩瓷器中,以花鳥圖案等級最高,其中又以錦雞和孔雀為極品,因為這兩種鳥類羽毛的色彩豐富又艷麗,除觀賞性強外,燒製難度也最大,本器繪畫風格與天津博物館藏品“乾隆琺琅彩錦雞花石圖玉壺春瓶”很類似,但器型和構圖都稍有區別。腹部繪主題圖案花石錦雞圖,錦雞又名金雞,是雉類中最為漂亮的種類之一,也是我國獨有的珍貴品種。實物底書雙方框「雍正御製」藍料款,方框略微歪斜,結体有欠方正,藍料書寫的字色澤也不好,不如真品發色古樸深沈;釉下氣泡小密集中散落稀疏大氣泡,較類似清末民國初瓷器特徵,故可審定為民國所仿古月軒瓷。據陳重遠《收藏講史話》老古玩行人說法,應該是民國初年劉勉之的仿製品,雖然是“民仿官”非真古月軒瓷,繪畫、上釉、填彩、造型、焙燒的過程都一絲不茍,製作成本高又極費時間,而其中亂真之作果然存世,仍具有藝術價值和收藏價值!

2012/01/09

〈皇帝御製雕版槧字龍抬頭〉

                       
古月軒瓷如何區別?底足藍料書“雍正年製”寫法仿照雕版刻印,每一橫划收筆外為上三角,具有典型的木板刻字風格,版本同“宋槧体字”款。請參考附圖:1.藍料書“雍正年製”雕版槧字。2.紅料款“康熙御製”仿刻宋本精槧体字,點、提、撇、划、挑均各有特點。
收藏家有二類,正統文物收藏家首重“研究學問”,另一類則是“濃縮資產”聚富貪財,對考據研究不感興趣。學文物鑑定和鑒賞,除具備專業知識外,又要涉獵廣泛、博學多聞,重考證多比較,莫盲從名人學者,多進行觀察及思考明辨,才會有自己獨到的見解!若玩索項目與種類愈廣,就更能進一步透視文物背後所隱藏的信息,考據物證要有根據,並非憑空“猜想”,以至誠與古人神交之感通中,其生生不息之永恆,是值得奉為圭臬與薪火相傳的。
研究探討清宮琺琅彩稀世珍藏,不僅僅在於它宮廷御製的身份,一直是皇帝御前獨享的“珍玩”。為滿足皇室貴族的特殊需要,清政府沿襲明代設置官營「造辦處」,還又增設「如意館」,位址就設於紫禁城養心殿內,皇帝寢宮和辦公地點與各作近在咫尺,方便皇帝餘暇親臨作坊巡視督促;清代設有27個作坊,招集天下名工巧匠,被詔入宮廷的手藝人中,不乏具有較高文化素質的高手,這些文人雅士不僅能舞文弄墨,盡心於書畫收藏與印章雕刻,使製造出的作品增添了“書卷氣”,這種風格逐漸形成「古月軒」瓷。文玩作品講究的是意境,格調高雅題材創新,什麼題材就表現什麼樣的意境,大多數琺瑯彩瓷,都有與繪畫內容相關的詩詞和閒章首尾呼應,只有皇帝知道如何把“工藝品”提升為“藝術品”,詮釋三希堂才子顯露鋒芒。文人玩物講究的是「儒雅」兩字,那趣味性和塵俗市井商人「市儈」氣完全不同,如聽琴、賞畫、作詩、論道、品茗等題材,比較符合這類味道的東西要放在首位,從收藏家的角度看這類東西就是“上貨”!
古月軒瓷淵溯其源津,其佈局章法融詩、書、畫、印為一体,就得從中國藏書樓、曬書文化談起,衣食足而知榮辱,讀書藏書提高了個人的素質,人們的文明禮貌和精神狀態,與經濟狀況息息相關,哪裡富有藏書,那裡就經濟繁榮!宋與明清文人雅士喜愛的藏書印,古玩、字畫等藏品,根據統計明清兩朝,江浙一帶是中國“藏書樓”最密集的地區,明朝蘇州的藏書家最多達45個,其次是杭州16個,再次是常州15個、常熟13個、無錫9個、嘉興8個、昆山7個、寧波5個;清朝則杭州62個第一,依次為蘇州46個、常熟24個、海臨23個、寧波13個、常州11個、嘉興9個、揚州5個。康雍乾時期,科舉殿試前幾名多為江浙子弟,曾一連40界狀元都是蘇杭人,時人稱“上有天堂、下有蘇杭”。中國藏書文化談中,有一種鮮為人知的活動“曝書會”,曝書會盛行漢唐宋,古人習慣以七夕曬書。記載皇帝言行的書稱實錄,皇帝批准匯製的文集稱御製文集,實錄、御製文集和皇史(描寫皇家歷史)等書屬於皇家藏書,明代宮廷規定六月六日曬書,符合“龍抬頭”吉日祥兆。民間士族曝書會不似皇家那麼樣講究隆重,選擇上伏晴天或重陽節曬書,借曬書比如自己飽讀詩書,文人們都愛書及名人字畫墨寶,在曝書會上大家評論書畫、鑒定文物,覺得十分暢快,並敘舊談心、飲詩抒懷很是盡興!
結論:詩書畫印清代稱作“文房四絕”,衡量一個文人的素質是否優秀,要看其寫詩作詞、毛筆書法、善於繪畫、精於刻印四項基本功如何。缺乏激情寫不出詩來,感情遲鈍者算不上是才子。不善作畫審美者,說明他沒有美感。寫毛筆字講究字体框架的布局及字形的設計,運筆的力度和塗墨的濃淡深淺,書法寫字疾速頓轉的要領,實質不在字,而在內功,文人若無美德怎有出息?藏書家們刻藏書印,為了藏書保存和管理圖書,更重要的是“賞心悅目”以寄幽情。蘇州文人十分重視印章這一品味,明四大家為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人稱吳門四子;唐寅善以印文來明志,如“龍虎榜中名第一煙花對裏醉千場”,極富文人情趣堪稱典型。經過吳門的推廣,明代士人品味成為當時社會的主流,賞玩書畫詩詞印章之風氣,進而影響到清初三代帝王的創作心態,將書畫、詩賦、篆刻全部表現在琺琅彩瓷上,企圖突破重新塑造文人特質,以免落入工匠之流,孕育出嶄新的「古月軒」瓷,標榜文人趣味與發揚東方精神文明,成功的締造一頁“不朽傳奇”!

2012/01/01

〈古月胡祖傳三代獨門絕藝〉




雍正皇帝執政之初,前三年一直居住在養心殿,雍正爺對藝術品鑒賞品味極高,對造辦處大刀闊斧進行整頓改革,《養心殿造辦處各作成做活計清檔》詳細記載,每件活計的品名、皇帝的具體要求,甚至由誰拿來、由誰做、由誰領走,都一一記錄在案。雍正四年遷往圓明園長住後,日理萬機之餘仍對官窑燒造非常關注,甚至對御窑瓷器的造型、圖案都親自過問,不時從圓明園來帖指導,據清宮檔提供資料:
畫琺瑯人手問題。雍正七年閏七月初九日,據圓明園來帖內稱本月初八日怡親王交年希堯送來畫琺瑯人周岳、吳大琦共二名,吹釉煉琺瑯人胡大有一名,並三人籍貫小摺一件。細竹畫筆二百枝,土黃料三斤十二兩,雪白料三斤四兩,大綠一斤,白(自)煉樊紅一斤,白(自)煉黑鈞料八兩(隨小摺一件)。郎中海望奉王諭:著將琺瑯料收著有用處用,其周岳等三人著在琺瑯處行走。遵此。《琺瑯作》
於本月初十日、將年希堯送來畫琺瑯人三名所食工銀一事,郎中海望啟怡親王,奉王諭:暫且著年希堯家養著、俟試准時再定。遵此。《琺瑯作》
這裏有一條關鍵“線索”似乎可以為我們揭開謎團,提供一些說出其真相的憑據。2011年三月到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看百方田黃珍藏展,發現一枚重要的清代田黃石素方章,邊款:「忍作人間草木春,唯有故鄉是桃源;東江賞雨亭,身在青山綠水間。」展出時註明清末胡大友篆,因印章很小誤以為是晚清作品;考據胡大有應為清初人物,擅長作詩、書法、繪畫,尤長篆刻,著作《雲濤詩帥》,作品被收錄於《績溪縣誌》。印章雖小可與鼎彝碑碣同珍,可作徵文考獻之用,因而具有史料價值,也說明田黃印章當時已為職官所珍視。
乾隆六年辛酉(1741年唐英六十歲)三月初五日:
太監高玉傳旨:著向江西燒造磁器唐英處將會畫磁器,會吹釉水兼會煉料燒造磁器之匠役選一名送進京來應差。欽此。《記事錄》
于本年十一月十八日,內大臣海望將江西燒造磁器監督唐英著家人送到會畫磁器,會吹釉水兼煉料燒造磁器匠役胡信侯一名,繕寫摺片,交太監高玉等轉著交與鄧八格。欽此。《記事錄》
乾隆時期畫琺瑯的畫匠大多來自江西、兩廣和宮廷,乾隆爺為何還要特別傳旨給唐英,唐英受命召來胡信侯承擔燒造工作,幫內廷找到會畫瓷器、會吹釉水兼會練料燒造瓷器的匠役胡信侯,入內廷造辦處,一人擔任畫瓷、吹釉、練料、燒造多項工作。“瓷胎畫琺瑯”為康熙晚期創燒成功的一種新品種瓷器,不論是器型、彩料、施釉、燒製上的技術都是最精湛的,連畫琺瑯彩的畫工也不是一般的窯工,而是皇宮裏面“供奉”的頂尖專業畫師,視其技藝高下,月各食五六品俸,以蘇人管某技最工,為領班賞四品服焉。琺瑯彩瓷器從誕生、發展到逐漸衰落,尚不足百年的時間(1716-1786年),在這裡面關鍵人物雖然不少,琺瑯彩製瓷工藝的關鍵,配色、填彩、焙燒技術屬“獨門絕藝”(絕活),這類器物可以代表當時最高的藝術水準,歷來就是手藝人保密的重點,從釉料配方、施彩上釉技術均為清宮壟斷,完全就是一個高端“製瓷秘笈”。猜測製瓷匠人胡大友因天時地利優勢,已由內府學得到全部祕法,世代家傳決不外泄,更不會傳給外姓,製瓷配方全憑配釉人的經驗和運氣,所以一切燒造事宜,俱系一人經營可謂得心應手。
引據陶瓷專家劉良佑考證,雍正時宮中畫琺瑯匠人,僅胡大有一人姓胡,故在此大膽推測胡信侯“應該是”胡大友傳人,再傳到第三代“古月軒主人”胡學周,生產製作鼻煙壺落款為“古月軒”(胡姓工匠把姓一分為二),劉鶚在他的《老殘遊記》一書中寫道:「其實古月軒者,乃乾隆時蘇州人胡學周在蘇城自設一小窯,專門燒製瓷瓶,碗,煙壺等小品,不惜工本,一意求精,故其出品均極為精美,時人叫好之;自號古月軒主人,乾隆南巡,見而稱善,其人亦溫雅端方,談吐可喜,於是攜之京師,使掌御窯。」清初三帝對御用琺瑯彩瓷器的生產非常重視,甚至對造型、圖案皇帝都親自過問,唐英死後(1756年)御窑每下愈況,根據個人考察目前所見實物和史料,乾隆爺南巡姑蘇城時,特意至蘇州人胡學周自家所設小窯參觀,見生產瓷質鼻煙壺等均非常精美,便將自號“古月軒主人”的胡學周帶回京師,讓他管理御窑(註:這裡指專燒琺瑯彩瓷的圓明園造辦處,景德鎮御窑另有他人掌管。)
從《朱裕平‧中國瓷器》可知,胡學周常用“古月軒”作為其所製的鼻煙壺的題銘。看家的絕技不是這個,而是燒製“古月軒”。 “古月軒”是乾隆年間蘇州文士胡學周發明的?胡學周祖上幾代作官,很收藏了些瓷器。胡學周幾次赴考未中,無心進取功名,就以鑒別、賞玩瓷器自娛。久而久之,由鑒賞別人的作品發展到自己創製新的品種。他把西洋的琺瑯釉彩和中國傳統的料器、嵌絲銅器等工藝結合,造出了薄如紙、聲如磐、潤如玉、明如鏡的這麼一種精巧製品。在落款時把自己姓字分開,題作“古月軒”。人們也就管這種製品稱作 “古月軒”。乾隆南巡,蘇州地方官以他造的器皿進貢,博得了皇上賞識,降旨把胡學周調至京城內府,專供皇家燒製器皿。這些器皿由皇帝賞賜親王重臣,才又流人京師民間。一時九城哄動,價值連城,多少人試圖仿製,皆因不得其要領,不得成功。胡學周身後幾世都是單傳,所以這門技術始終未傳到外姓手裡去。胡家做活,也用幫工打雜,但只作粗活,到關鍵時刻,不僅要把雇工打發開,連自己家的人都要回避,製作人把門鎖緊,自己一個人在屋內操作。
首先提出“古月軒”款的是清代中後期金石學者趙之謙(1829-1884年),載:「古月軒,地則碎磲亦具五色。蔔為畫彩,間書小詩,足題“古月軒”,其題“乾隆年製”者尤美。」據目前史料和實物來斷定,古月軒原本不是清代某個皇帝的軒名,查追清宮史料也無此軒名。下有幾種傳說:「一說,清代乾隆年間,蘇州有一匠人名胡學周設有一小窯燒製彩瓷異常精美,自稱“古月軒主人”被乾隆發現,井委以重用,讓他管理御窯,生產琺瑯彩器物,包括鼻煙壺,落款均為“古月軒”。二說,古月軒是乾隆皇帝收藏畫琺瑯器的軒名。三說,古月軒是康雍乾三朝生產畫琺瑯製品的統稱。」總和上述三種論述,古月軒原是胡學周的齋室或書房名,後人便將琺瑯彩器物稱為古月軒,“訛傳”就成了民國後名噪一時的「古月軒」名稱由來,絕非文人隨意杜撰的,所以我們只要知道有這麼回事兒就行了。
附圖:1.清雍正御用琺瑯彩鍍金帶蓋湯盆(同屬火鍋系列)。2.雍正皇帝御題詩鈐印佳麗、四時、清香。3.雍正御題詩首尾鈐印佳麗、四吉、長春。4. 器底藍料書“雍正年製”刻字版本俗稱宋“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