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7

〈收藏是一種行善的方法〉


吾對具有某種“唯一”特質的文物特別寶愛,據發現許多新出土的元青花罐,是用來裝火葬後殮骨灰的用品,其中又以帝王等級灰罐為最高。1988年珠山北麓風景路出土元代御用瓷器雙角五爪龍紋瓷器殘件,文物的精美度和研究價值在歷年的考古發現中首屈一指;據《經典中國》娛樂中天第39台報導(台北地區於2009年底播出),景德鎮考古專家欲找尋雲龍紋青花筒式罐破片,2002-2004年再次發掘珠山北麓元官窯遺址,拼湊出的殘件高29公分,曾經在首都博物館展出,吾藏品高27公分、口徑17.2公分,目前為止尚未發現有複製品,將來會不會有仿冒品上市,就不敢保證了。
收藏是一種行樂的方式,許多人勞碌一生,到頭來發現自己一無所有,未能留下什麼而抱憾終生,吾懷抱著知足與感恩的心,也替自已留下一件(懷璧其罪),以備將來裝骸骨灰使用!如果有企業收藏與慈善家願意走「菩薩道」,捐個五至十億當創辦人,除了坐上首位基金會董事長寶座外,這件舉世獨一無二的『名物』(愛河橋慈善基金會第二件義賣拍品起標價1500萬美元)“元官窯孤品青花舍利罐”就屬於您了! 

附錄:〈骨灰級收藏家〉
生命因為書寫而奏出“悲欣交集”的前奏曲,名人作家林文月2003129日發表AL,追記自己與家人去佛羅倫斯旅行的因緣,給我帶來很好的“啟示”。林女士說先生所收藏的鼻煙壺,她自己留下兩個裝著丈夫的骨灰,一個出遠門隨身帶著,另一個放在加州家裡,兒子與女兒也同樣帶著父親骨灰去旅行,全家培養建立的革命情感令人感動!
世間有哪個場所是能永久居住呢?我打算留下一件特別的禮物當「傳家之寶」,讓子孫在生存遇到困難,或家族遇到危機時取出變現,屆時將會証明此骨灰罐的歷史與藝術價值!元青花瓷上畫有“卐”字雲可說“史無前例”,我將以生命來背書,保證此物件乃“世界級”瑰寶,百年後將利用它“環遊世界”!不論到那一國的博物館展出,都會有很多人來看我(中國最精美的陶瓷藝術品)
在一個極難成功又競爭至上的領域,憑著專業眼力、辨識本事與研究興趣,虎穴龍潭闖一招的倖存者!英雄就是要樹立典範,凡事總要有人先開路,先得為己有再“據為己用”,古董玩家“翹辮子”後困守獨槨,骨灰罐變成值錢的古董了,身死而名將不朽!古董收藏家有分等級,台灣有蟑螂級收藏家,大陸稱骨灰級愛好者,正如李漁所謂:「癖之所在,性命與通!」此乃古董玩家最高境界→“身雖滅而名長存,身死而名將不朽!”(原傳送時間: 2007/7/18)
 


2014/10/21

〈晚明蘆花水禽寫生瓷枕賞析〉




古瓷收藏大都局限在官窯名瓷,由於古瓷精品和官窯真品量少,加上買家多市場價格較高,現在想介入投資成本太大,不是普通老百姓可以玩得起的。其實民窯一直與官窯同時發展,嚴格的官窯工藝保密制度並沒有抑制老百姓的創造力,隨著明朝衰敗部分官窯工匠流落到民間,反而讓繪畫題材在瓷器上表現得更為隨心所欲。民窯瓷器的緩步增值性,雖不比官窯“快高長大”特性,但凡瓷繪藝術品的投資和收藏賞翫,只要選定題材生動的物件仍大有可為。
1620年以後宮廷需求縮減之時,由於明朝統治急速走向衰落,不再受官窯式樣規格化的束縛,景德鎮的窯主們不得不另尋市場,仍以燒造青花瓷為主,造型多變裝飾紋樣豐富,把先進的製瓷技術與民窯對生活的体味結合在一起,文人畫家的寫意花鳥寫生畫和富有人情味的人物畫,便成為天啓、崇禎年間那個時代民窯瓷繪的主題。民窯瓷繪筆墨洗練瀟灑奔放,特別是明中期以後花鳥畫風由宮廷畫師引領轉向“寫意”方向,到晚明期寫意花鳥圖則崇古,傳達出“追摩古風”最盛的時代,從歷代文人畫家對自然的精微体察,創作時嚴謹的態度即可印證以上說法。
“晚明蘆雁双錢紋青花瓷枕”(17.5、寬14.1、高8.6公分),如何透過筆墨技法,以獨創的方式傳達出其內心的語言問題,尤其是在“動亂”的時代裡,環境急遽地變遷或改朝換代,表現在人生態度和作品上,看這兩幅繪於青花瓷枕上的寫意花鳥圖,出自造詣深厚不知名的畫工,畫師的繪畫技法也相當嫺熟,飛翔在花枝勁草間的雀鳥、水禽,具有中國水墨畫的構圖和筆墨情趣,作為古代商品流通於當時的市場。蘆花鳥禽寫生圖以野逸見長,畫面抒情達意簡練明快,那種水墨淋漓的“奔放”趣味,所以表現起來也就比較“自由”,“移情”蒹葭(蘆花)花鳥寫生畫瓷枕,以嶄新的姿態引導入境化身其中,進而体會“青花瓷”的極世之作,可以滿足人們日益增長的文化審美需要,也是對中華文化的傳播發揚做出貢獻。
瓊瑤作詞鄧麗君演唱《在水一方》歌詞:
 綠草蒼蒼 白霧茫茫 有位佳人 在水一方
 綠草萋萋 白霧迷離 有位佳人 靠水而居
 我願逆流而上 依偎在她身旁 無奈前有險灘 道路又遠又長
 我願順流而下 找尋她的方向 卻見依稀彷彿 她在水的中央
 綠草蒼蒼 白霧茫茫 有位佳人 在水一方
 我願逆流而上 與她輕言細語 無奈前有險灘 道路曲折無已
 我願順流而下 找尋她的蹤跡 卻見彷彿依稀 她在水中佇立 

出典:《詩.衛風.考槃》首章「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 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蒹葭即為蘆葦,描寫的是秋晨露寒霜重之景

2014/10/15

〈天啟秋菊鳥鳴圖罐民窯繪風〉




俗話說“紙壽千年 絹壽八百”,也就是說傳世中國畫,無論它的保存環境怎樣高端,也免不了遭受歲月的腐蝕,不可能永遠被保存下去。在中國花鳥繪畫史上,明代是一個重要時代,看到這些青花瓷的繪畫風格,可視其為民窯的代表作品。面對花好多錢買來的古董,如果自己也弄不清楚真假,或者根本就可以叫做“廢物”的東西;從事任何投資都一樣,一定要下功夫認真研究,沒有“上當”繳過學費就沒有進步,買對的真古物才能保值,假貨與劣質貨都是“垃圾”!如果連我們自己都認不出其文物的價值,凡拿不出一件像樣真品的者,說什麼都屬“空談”玩假的!還指望著沒有收藏價值的贗品,痴迷、出神、嘆息到難以自拔!
“明天啟青花秋菊鳥鳴圖罐”高21.8公分、腹徑20公分,繪畫手法採“双勾混水”皴染法(圖3),對晚明青花瓷的斷代起了決定性作用,尤其是鳥兒“奔逃”狀頗具時代特點,畫中小鳥仰頭高鳴“聲聲唱”含有深意;明人馮夢龍《警世通言》有云:「夫妻本是同林鳥,巴到天明各自飛。」也就是日常人們所說的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的意思。 

2014/10/09

〈文人畫重屏高士圖三步曲〉





文人畫的藝術理念溯本探源,要從摹古、師古、復古三步曲談起,文物“考古”饒富澀味,此青花筆筒能傳遞出什麼樣的“訊息”?美術考古就是“比對”相關的“信息”來解讀古文物之謎,推斷是否正確要有直接或間接的證據。《重屏會棋圖》五代周文矩所繪為最早(宋人摹本),圖繪四位博奕男子於棋桌前的情景,真實地反映出觀棋者與弈棋者不同的神態,描繪五代南唐李璟的宮廷行樂生活,以圖像的相似性作一類比,這種畫中有畫的“重屏”表現手法,大大增強了畫面的觀賞性和趣味性,是五代以降畫家所喜歡採用的。
探討文人畫“畫中有詩"乃傳統美學的產物,畫筆揮灑強調氣韻和筆情墨趣,以抒發胸中逸氣,表達心靈境界之作,文人畫作者多係土大夫亦稱“士人畫”,標舉「士氣」、「書卷氣」注重意境的締造。明代中期蘇州崛起的吳門畫派,由吳門四家沈周、文徵明、唐寅和仇英領軍,繼承文人畫成為中國畫壇主流。至明代晚期(1550-1644)士紳階層形成,以科舉取得功名的精英分子(官宦)為基礎,董其昌提出「文人畫」一詞,首推唐代王維為始祖,加上北宋時代蘇東坡等一批文士的介入,因此與文人學士的性質及趣味連在一起。“博雅”在華夏文明中的本義中指學識淵博而純正,語出《楚辭‧招隱士序》:「昔淮南王安,博雅好古,招懷天下俊偉之士。」作為一種人文教育博雅品味,成為此後傳統士大夫追求的目標。
劉貫道《消夏圖》是中國元代的古畫,繪圖像人物畫最難傳神,主人公上身敞露臥於床舖,一双方舄脫在踏前,該畫右方有兩名女子相伴,婦人手捧包袱(與瓷繪婦女双手抱嬰不同見圖1),侍女肩長柄扇,臥榻後面屏面嵌了一幅畫,芭蕉、翠竹分別點綴於屏風兩側,此圖現為美國納爾遜‧艾金斯美術館藏,創作背景和器物用具之時代特徵,與南京西善橋出土的磚印壁畫《七賢與榮啟期圖》及唐代孫位《高逸圖》對照,可推知此圖所繪手持麈尾超逸的高士為“竹林七賢”之一的阮咸。《晉書》說他任達不拘,妙解音律善彈琵琶;樂器阮咸(又稱阮)是古琵琶的一種,就是因為阮咸善彈而得名,臥榻左側斜放的樂器應是此物。畫家吳湖帆發現作者署名“毋道”二字款於竹枝空隙處,“毋”即“貫”字之首,作者應是元世祖御前畫家劉貫道。
民初畫家陳師曾《中國文人畫之研究》首頁說:「何謂文人畫?即畫中帶有文人之性質,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畫中考究藝術上之功夫,必須於畫外看出許多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謂文入畫。」必須能從畫外看出許多文人之感想,如專於陶冶性情、寄託思想以供玩賞;譬如說“武侯高臥” 標舉「士氣」,從探討棄官歸里與休閒隱逸的人文情懷,“歸隱”形成一種中國古代高士特有的文化內涵。明末當時文人(士大夫)傾向隱遁清談,同時也反映在工藝美術品上,天啟青花瓷筆筒與《消夏圖》在構圖頗多相似之處,極可能為傳世獨此一件的“孤品”,專家都知道古代紙絹水墨畫不易保存,此一件繪在瓷器上的水墨畫,其本身所承載的歷史文化價值甚至超越了官窯作品,由於當時商賈興起裝飾書房的時尚風靡江南,書齋案頭擺有製作精湛文具更添清雅。()

2014/10/02

〈高士成就隱逸的生命美學〉



明代萬曆(1573-1620)皇帝死後官窯被廢止,明末天啓(1621-1627)年間出現了青花瓷筆筒,以戲曲、小說為主的插圖和畫譜,可以看到民窯的活力,反而襯托出晚明「閒賞」的悠閒與愜意,將中國版畫的藝術成就帶往高峰。研判人物故事畫內容和時代氛圍,可從明人李翠蘭《陶靖節遺像》絹本(26.8公分橫469.2公分)得到答案,全卷共分13段分別表現了東晉陶淵明畫像,及其作品《歸去來辭》(回家之意)的內容,此卷當為有圖臨摹的一件“摹古”作品(師古畫)款題萬曆壬午年(1582年)秋七月永安李氏寫於閨中。
中國文士不論處在什麼時代,總是以精神貴族自居,超然物外或指點江山,或以激昂詩詞文字留名書冊,自唐代始文士儒者種植芭蕉取葉當紙用(2),形成了一個時代獨有的文化市場與社會需求,而文人士大夫的愛好引領社會的風尚,連皇帝也莫能例外。眾多製瓷工匠、士紳商賈都因此參與了文房四寶的設計,許多是不知名的陶瓷工匠留下來的作品,或沒有留下姓名的瓷繪藝人的傑作。現在到世界各大博物館去參觀中國瓷器,也難見到如此具有“代表性”的晚明青花瓷筆筒。
陶靖節不為五斗米折腰,毅然解印去職,他高尚的人品令歷代文人志士倣效;僅就“重屏”(畫中屏風)圖像的相似性作一類比,連乾隆皇帝傳世畫像也有取此題材的此“摹古圖”,雖然兩者並不必然有詮釋的對應關係,卻說明該作品別具一格的特殊意義。如身後屏風象徵「宦海」指涉畫面主体的官宦身分,《唐詩畫譜》亦多有此類屏風出現,例如皮日休《閑夜酒醒》︰「醒來山月高,孤枕羣書裡。酒渴漫思茶,山童呼不起。」描繪詩人酒醒後欲飲茶,卻喚不起一旁熟睡僮僕之情景。其圖像更可擴大影響到明代的創作素材,如明代唐寅、仇英《仿韓熙載夜宴圖》(局部)的臨摹本為例,士紳(文化精英)玩物講究的是「儒雅」(薰染文人氣息)兩字,那趣味性和塵俗市井商人「市儈」(庸俗氣)完全不同!
愈樸素單純的人,愈有內在的芳香!文人寄託“孤芳自賞”的習慣,成就“隱逸”的生命美學形式,高士陶公有時能即興吟出幾句詩,可以 「高嘯返舊居」或「嘯傲東軒下」(〈飲酒〉之七),留給我們整個《陶靖節集》的作品。當陶淵明晚年避世閒飲東窗,脫鞋敞胸露乳醉臥榻上,狀極悠閒自得,世情俗憂皆忘與數晨夕以自娛為樂。喝酒或許能助詩興,對陶公與李白頗有效,從時代背景來看這是藉縱酒以避亂世,也是一種明哲保身免禍的手段,其實都是藉飲酒來避世、消憂與賦詩。白居易〈效陶潛体詩〉自比陶潛有「歸來五柳下,還以酒養真,人間榮與利,擺落如泥塵」之句。
文房雅物本身的「精神價值」也就是人文價值;自古中國文人心高氣傲,找到“自信”並引以為傲,看收藏品即可知文人畫“內蘊精神”(充滿傲氣),自傲者眼高於頂“看不起人”!中國的人文傳統是具有很深的造詣,西方人連“文人畫”都不懂,憑什麼說中國的藝術是第四流的藝術。中國傳世人物畫十分傳神,品藻人物可以從這件瓷器繪畫圖案得到解答,從晚明閒賞美學研究,談及中國詩歌文化擬古、摹古、師古、仿古及復古之典故,外人則無法窺測“重屏”(註:畫中屏風的高士)內所繪人物是何許人?博物館及美術館“策展人”應該遵守中國的傳統的美學,把具有中國的“觀念藝術”在裡面的文物展示出來。
古詩《明月何皎皎》原文:「明月何皎皎,照我羅床幃。憂愁不能寐,攬衣起徘徊。客行雖云樂,不如早旋歸。出戶獨彷徨,愁思當告誰?引領還入房,淚下沾裳衣。」刻畫了一個久客異鄉、愁思輾轉、夜不能寐的遊子形象。陸機《擬明月何皎皎》:「安寢北堂上,明月入我牖()。照之有餘輝,攬之不盈手。涼風繞曲房,寒蟬鳴高柳。踟躕感節物,我行永已久。游宦會無成,離思難常守。」這首“擬古詩”其詞與前者雖異而其意略同,由那千里與共的明月引發旅人的鄉愁,正如李白《靜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都是遊子久客思歸之作,這是我國古典詩歌中最常見的題材。
魏晉時期的陸機(261303年)為三國時代吳國豪門後裔,在司馬懿滅吳統一天下後,逼于王命北上入洛陽(京師)時年二十九歲,其後宦海浮沈未能返鄉。他的擬古詩僅以“照之有餘輝,攬之不盈手”兩句隱詞狀摹對月懷想,“涼風繞曲房,寒蟬鳴高柳”中寒蟬的鳴喚引用曹植“秋風發微涼,寒蟬鳴我側”詩意,而增以高柳意象,再次烘托出遊子思鄉之情。末四句收束全詩,塑造出一個“踟躕”憂傷的形象,更留下綿綿不絕的離愁別緒。這裡,詩人涵蘊了古詩中“攬衣起徘徊”的踟躕姿容,“不如早旋歸”的盼望,陸機為傑出的書法家,他的《平復帖》是中國古代存世最早的名人書法真跡。觀其情景與明末天啓、崇禎年間(1621-1643)“國之將亡”因果關係,不如提早歸鄉的熱切企盼,很快便成為晚明民窯瓷器的繪畫主題,正是那個時代文人士大夫表達情思的又一大藝術載体。()
出典:夏月虛閑,高臥北窗之下;清風颯至,自謂羲皇上人。《晉書隱逸傳‧陶潛》(下一題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