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18

〈清宮藏蟋蟀罐失蹤之謎〉


辛亥革命後清帝退位,皇宮國寶怎麼會被盜?揭開器物背後塵封的歷史,解開清宮藏瓷中為何不見蟋蟀罐之謎?故官博物院1925年成立之前,1914年在皇宮武英殿先設立過古物陳列所,郭世五為給袁世凱燒造官窯瓷器,便從古物陳列所拿走宮裡收藏瓷作“標準”(拿歷代實物當稿本),到景德鎮窯廠照樣仿做,洪憲皇帝倒臺未將宮中珍寶歸還,因而散落流失到民間!吾根據這批蟋蟀盆罐所提供的訊息,偵破揭露清宮遺失蟲具謎底,可歸納出六條重要“線索”:
(一)1945年對日抗戰結束後,王世襄擔任搶救流散文物(失蹤國寶)清理的工作,當時收購古董商郭葆昌所藏瓷器近300件,由此看來洪憲帝倒臺郭葆昌卻吃飽了!
(二)郭葆昌收藏兩件三希堂藏書法,二王法帖王珣《伯遠帖》、王獻之《中秋帖》。擁有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勢,要竊取國寶比任何人都容易得手啊!推說是末代皇帝溥儀藉賞賜溥傑,將傳世二王法帖帶出皇宮,抵押給天津日本銀行到期未贖,由他贖回根本就是無本生意,伯遠帖上還鈐有一枚“郭氏觶齋秘笈之印”。
(三)天津與北京鬥蟲風尚,因應兩地王公貴冑需求,天津水旱碼頭是北京門戶,也是清室王孫官宦、下野官僚軍閥、富豪大賈群集之處,景德鎮瓷器不斷從九江口用船運到天津;1913年袁世凱當選大總統後,立即派總統府庶務司長郭葆昌先佔肥缺“九江關監督”,依清代陶政制度創舉,自唐英開始由九江關稅監督擔任督陶官。
(四) 九江關監督每年元旦、端陽、萬壽、皇太后萬壽等節慶,備妥“捐貢瓷器”(繪吉祥圖案描金的官窑)進獻;乾隆初景德鎮御窑廠督陶官唐英任關稅監督時,曾自行畫樣製坯,擬造各種新樣瓷器進呈,郭葆昌燒造的“松鶴延年”珊瑚紅戧金蟋蟀罐,罐的外壁鑲嵌金彩圖案特別考究,這類貢瓷費用由監督自行支付,數量肯定不多。
(五)出現最早始創於明永樂(1403-1424年)皇帝御用的蟋蟀罐一件半,若此“名物”(絕世孤品)不為贗品,則本人推理完全正確!
(六)同時發現晚清同治、光緒、慈禧女皇帝御用蟋蟀盆罐(見附圖),終於找到打開瓷質蟲具寶藏大門的金鑰匙,請看下回分解!

2011/10/14

〈中華帝國洪憲官窯審定〉

自古名家製作的蟋蟀盆都身價不菲,瓷器蟋蟀罐正代表權勢與財力的象徵,其中又以“紅釉”最稀罕居最高端,也最能体現蟋蟀主人的身價!紅釉的種類雖多卻最難燒成,珊瑚紅釉色帶微黃,不論屬那一種“中國紅”均是瓷中珍寶,蟲罐鬥盆的產生,必定有其相應的時代背景,仿品一定有參考實物真蹟去製造出來的,有創意東西與臆造品定有所不同,只要不是新仿的貨色就值得收購。
洪憲年號是在1915年底到1916年初春,當時袁世凱稱帝總共只有83天,時間也非常短,天寒地凍更不可能燒瓷器,而郭葆昌在1915年大病一場後(註釋),早就已離開景德鎮了,根本來不及燒製署款為“洪憲”的瓷器,目前傳世品中所見有書“洪憲年製”和“洪憲御製”款的器物,它們都是民國時期古董市場氾濫,為迎合收藏者獵奇的心理,一些瓷商、工匠燒造出來的,主要是粉彩、琺瑯彩碗、盤、瓶一類產品,顯少出現蟲罐精品,前文連線提示華夏收藏網上“洪憲年製”蟋蟀罐(印章款)可供參考,該罐高10.5公分,口徑11.5公分,器身珊瑚紅釉戧金字“清風竹影 丁丑年寫”,丁丑年為民國二十六年(1937)製成,明白指出前朝那瓷器蟲罐是個“名物”,洪憲皇帝御用品的經濟價值特別高,所以才會出現仿寫其帝王年號的偽款。
探索“洪宪年製”蟋蟀罐真偽,研究四字楷体書寫款,書法運筆流暢瀟灑,不帶低俗的工匠氣(印章款),推測此手寫款出自景德鎮御窑廠最後一任都陶官,有可能是郭世五(寓意“五世其昌”)親筆手書或摹寫自洪憲帝手跡,還需進一步再深入“考據”,考據學特別尊重“實證”,依研究心得寫出釋文考據物證,要有根據並非憑空猜測,本站談“鑑藏”一律以所發現實物為見證,“洪憲年製”款識標準器目前還沒有確定,而“洪憲”帝王年號是誰給取的?關鍵可能就在這一只紅釉金繪蟋蟀罐上,寫文章非“道聽途說”當文抄公,要有自己的見解和心得,賞玩陶瓷的樂趣即此在!
註釋:據北京故宮陶瓷專家吳玉璋(後隨押運國寶來台灣)追憶,當年郭世武親口跟他説落「居仁堂」款洪憲瓷是在民國四年燒製,1915年端午節正值開窯當天,郭世武不顧瓷工勸阻急於進窯查看,因窯溫尚高進入當場昏厥後大病一場,6000件仿古月軒細瓷由於胎薄碎裂大半,這批洪憲“開國瓷”所餘精品不多,分賞簡任官吏各一件(拉攏各地官員送禮物)

2011/10/10

〈洪憲年製戧金紅釉蟲罐〉






中國傳統文化中“紅色”代表喜慶幸福,有“富貴吉祥”寓意。這只蟋蟀罐是郭葆昌任“陶務總監督”時,1915年在景德鎮為袁世凱燒製的“洪憲瓷”,當時名稱叫“松鶴延年珊瑚紅蟋蟀罐”,工匠則先在高溫中將瓷胎燒成白釉瓷,然後外壁再施珊瑚紅釉,入窯二次低溫燒成。“實物見證”藏品高10.6公分、口徑11.1公分,與前述乾隆年造的松鶴延年同類蟲罐相比,兩器在造型、挖孔和大小等方面幾乎完全相同,對研究明清蟋蟀罐演進,“一窺堂奧”見山又是山!
“洪憲瓷”紀年款瓷器到底有沒有真品?中華帝國官窯最後燒製的“賀壽”蟋蟀罐,仿古代漆器「戧金」技法貼金箔為飾,器蓋與筒身均有“松鶴延年”字樣,黏敷金字呈現出一段連著一段,現在已沒有這種工藝,底足中央書楷体「洪宪年製」四字紅款,罐身正面露出瓷胎“白地”當作仙禽,白鶴張著嘴(八成是喊“喳”),行大於90度的叩首禮,由此可見郭葆昌十足是個“馬屁經”(奴才)

參考:華夏收藏網上有類似洪憲年製蟋蟀罐可供網友比較。

2011/10/05

〈居仁堂製漁父圖蟋蟀罐〉





 
1915年袁世凱為復辟帝制活動的需要,命景德鎮陶務署監督郭葆昌,效法封建王朝燒造御用瓷器,當時住在中南海的袁大總統尚未稱帝,所以最初先燒的都是陶人款及齋堂款,如“觶齋主人”、“居仁堂製”、“陶務監督郭葆昌謹製”款識瓷器。居仁堂就是清代慈禧太后修建的海晏堂,這些瓷器作品統稱為“洪憲瓷”,洪憲紀年款與民國瓷器款識,多有爭議至今撲朔迷離,“居仁堂製”四字紅彩篆書款,款外方框四角有去銳角成八角者,皆為“民國瓷器”年代較晚,此只“居仁堂製漁父圖蟋蟀罐”,屬於 “中華帝國”標型器之一。
袁世凱登基為“洪憲皇帝”僅83天,隨著其“駕崩”而風雲流散,留傳下來的洪憲瓷“居仁堂製”蟋蟀罐已成絕響!吾有“考據癖”對失落文化瑰寶的探索考古,從此件“漁父圖”粉彩繪畫來研判,器蓋上畫父子兩人完全模仿自乾隆時期的蟲罐,底部修足沒有乾隆蟋蟀罐“泥鰍背”特點,胎質精細度也比不上。“洪憲官窑”即將渡過百年歷史,變成真正的古董瓷器後,必定成為收藏家追逐、尋覓的目標,本人特別在此率先公開四件藏品,相信對後學蒐集研究會有些幫助。

美術考古:1908年光緒皇帝死後,其弟載澧當攝政王,想殺掉袁世凱為兄報仇,被軍機大臣奕劻勸阻,袁世凱被攝政王罷了職,回到河南老家,他頭戴斗笠身披簑衣,垂竿洹水濱悠閒自在(蟋蟀罐正記述這一段歷史)1911年武昌起義,清兵作戰失利前線告急,在奕劻、那桐、徐世昌聯名保舉下,袁項城才二次“出山”(東山再起)當了欽差大臣,由其親信馮國璋、段祺瑞為兩軍統領。後來才有那桐當內閣弻德院顧問大臣,徐世昌任皇族內閣協理大臣,發生兩位大臣將清宮收藏瓷器,抵押給英國在京開辦的匯豐銀行之事,這裏面的資訊甚具歷史研究價值。
註釋:1913106日袁世凱經由國會選舉,當選為中華民國第一任大總統。

2011/10/03

〈郭葆昌督造居仁堂蟲罐〉





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滿清政府後,民國初年百業蕭條,惟有古玩行業興旺,天津、北京早期鬥蟋蟀猛烈火爆,大戶都直接向景德鎮定燒蟲盆,1913年郭葆昌(世五)被袁世凱派遣九江關監督,為其燒製“居仁堂”款瓷器,蟋蟀罐即為產品系列之一,皆為“陶務監督郭葆昌謹製”,按雍正、乾隆官窯粉彩瓷器進行實驗仿造,紋飾以人物、花鳥為主,繪畫有工筆劃特點,傳世的“居仁堂製”幾種款式,皆為方章紅彩篆書或青花楷書款。據古玩界老行家孫會元講:真“居仁堂製”粉彩瓷器,精緻細膩、繪工精美,彩色嬌妍堪稱名貴,是我國瓷業史上一朵復興之花,可惜只是曇花一現。民國十年前後居仁堂款識瓷器,有北京德泰與天津同泰祥都在景德鎮燒製過,是“大路貨”為一般家庭擺設或做嫁妝用的,屬“民國瓷器”市場上數量不少,藝術價值則差很多!
註解:“觶齋主人” 郭葆昌(1879-1942年)河北定縣人,光緒二十二年(1896)前,原是北京西華門外德聚成古玩鋪學徒,藉送山水畫屏的機會,被袁世凱看上了入府當差,後來成為袁府大總管,被委任九江關陶務總監督(1913-1915),為籌備帝制監督燒製“洪憲瓷”。袁世凱在19151212日正式宣佈實行帝制,改變年號為“中華帝國”,規定1916年為“洪憲元年”,191632日宣佈撤消帝制。

2011/10/01

〈乾隆爺文房清玩蟋蟀罐〉








故事有虛構和訛傳,乾隆皇帝上朝還帶蟋蟀罐是否屬實?清初瓷製蟲具,官窯與民窯均有燒製,在這些飼養蟋蟀和油葫蘆用瓷罐中,傳世器中雍正、乾隆時期的蟋蟀罐較為罕見,吾終於找到一件乾隆官窯晚期作品“乾隆粉彩松鶴延年蟋蟀罐”,這是一件標準的直筒式粉彩蟲具,該藏品高10.5公分,口徑11公分,底足書 “大清乾隆年製” 六字紅篆款,明確的說這是一只御窯廠專為皇室燒製賀壽貢瓷(萬壽節),有良好的實用性與觀賞性,而且有極高的收藏價值。
題詩「香氣芬芳色更艶,嬌音宛轉韻如流。」直書七行,每行兩字的排列寫法與起首、押尾用印,器表紋飾主要以人物為主,彷彿繪在紙絹上的一幅畫作,描繪出古松樹下長者(乾隆爺)與仙鶴,兒童手提一籃果子寓意“松鶴延年”。乾隆皇帝儒雅風流好大喜功,一生寫詩四萬二千餘首,“詩興”一來的應景詩句,歌詠蟋蟀唧、唧、唧的鳴叫,人生最樂是悠閒自在,意隨流水俱遠,心與白鶴同閒(閒雲野鶴),做到心情平和、氣定神閒!在萬分忙碌的工作中,對宮廷秘寶御用蟋蟀罐進行改良,其章法佈局遵循中國傳統繪畫,紋飾倣效古月軒瓷風格,結合詩、書、畫、印於一体的風格,開啟了蟲罐進入“文房清玩”領域的大門,是乾隆皇帝“耄耋”(七、八十歲)時期的傑作!這種士大夫所鍾愛的藝術消遣方式,都是通這些具体實物傳承下來的,成就了中國文物的“經典”內容。
中國的蟋蟀罐造形有其傳統的獨特風格,其發展過程正是研究歷史文化最寶貴的見證。清代又是一個畜養鳴蟲的高峰期,《皇京景物略》載:“京師人至七、八月間,家家皆養促織,瓦盆泥罐市井皆是,不論老幼男女皆引鬥為樂”。在諸多鬥盆、養罐蟲具中,鑑別清末民初蟲具的演進發展,此罐所提供的“線索”有重大參考價值。自乾隆王朝求新求變,對瓷質蟋蟀罐造形及工藝之講究,修足近似“泥鰍背”看不到刀痕與刮痕,粉彩為景德鎮燒造的產品,已有兩百多年瓷齡的瓷器,釉面氧化層能看見“蛤蜊光”,製作過程主要按照當時官窯的步驟燒製,即內府先進行造型紋飾設計,然後送樣給御窯廠,假若沒有統治者積極參與,可由督陶官按經驗適當裁度。
對比鑑定:中國陶瓷史最後的督陶官郭葆昌燒造“珊瑚紅戧金松鶴延年蟋蟀罐”(末圖),器蓋與筒身並有「松鶴延年」金字為飾,底部紅色楷書“洪宪年製”紀年款;“題詩”也有相同實物可供比對“珊瑚紅慎德堂製蟋蟀罐”,慶賀慈禧太后執政後(鳳棲松樹)製作的蟲具,請看神州收藏网:http://www.yourcollect.net/saibao/2011zhengji.asp?id=404

【附錄】清帝乾隆御筆鳴蟲詩《詠絡緯》:群知絡緯(即蟋蟀)到秋吟,耳畔何來唧唧音?卻共溫花榮此日,將嗤冷菊背而今。夏蟲乍可同冰語,朝槿原堪入朔尋。生物機緘緣格物,一斑猶見聖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