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8

〈鳳凰于飛永樂年製小天球瓶〉







“收藏”是知識的累積,與古物相遇的緣份,需憑藉各種相關知識,才能“判斷有據”不致失之交臂,因此平時要“廣泛閱讀”尤其不可或缺,並親自“上手摩挲”賞翫研究,方能逐漸打開“眼界”;在精神上得到啟發或幫助,不如找到一位好“導師”則事半功倍!中華文化遺存下來的“物質財富(古玩),是構成吾人精神文明(快樂)成功生活的基本要素。“明永樂窯青花團鳳紋天球瓶”高25.8cm、腹徑19.5 cm、底徑9.8 cm,進口蘇青發色濃艷、藍中帶紫,為永樂窯前期天球瓶“器型”提供了實物標本。

2019/12/05

〈汴京官窯花觚出土印證史實〉







21世紀新發現「汴京官窯」標準器,可追溯到900年前宋徽宗所創建的北宋官窯,難得一見年代久遠的古瓷瓶。

2019/12/02

〈永樂年製甜白釉双鳳紋花澆〉








明代永樂時期“甜白釉”器物是宮中主要用瓷,據1989年景德鎮明代御窯廠遺址發掘報告顯示,在永樂前期地層中98%以上的出土物為甜白釉瓷器。文獻稱其「白如凝脂、素猶積雪」。明代黃一正所撰《事物紺珠》中載有「永樂、宣德二窯內府燒造,以鬃眼甜白為常」之句,此後「甜白」稱謂沿用至今。也有人推測,大量燒制的白釉瓷器不但帶有宗教意涵,同時,因其為報答父母之恩所建造的金陵大報恩寺塔,是以白瓷磚搭建而成的,白瓷器同時也承載了皇帝對父母的追思。《明太祖實錄》永樂四年十月丁未條有這樣一段記載:「回回結牙思進玉碗,上不受,命禮部賜鈔遣還。謂尚書鄭賜曰:『朕朝夕所用中國瓷器,素潔瑩然,甚適於心,不必此也。況此物今府庫亦有之,但朕自不用。』」 「潔素瑩然」之器,用現在的話說就是無彩繪的素白瓷,所言「甚適於心」表示永樂皇帝對白釉瓷器非常鍾愛。
“明永樂年製甜白釉龍首花澆”高15公分,器下腹有一處“窯黏”損傷屬次色瓷(未打碎銷毀),甜白釉質純正潔凈、色澤柔潤,從暗刻双鳳紋飾推測,為皇家后妃使用瓷,是一件甜白釉瓷器中的“標準器”。吾人是在挽救“國家寶藏”,進行“搶救性”收藏!並非如一般古董收藏家的玩票性質,我只買能進入國家級博物館典藏的文物珍品!

2019/11/30

〈中華國瓷永樂年製天壇寶瓶〉









通常“官窯”就是指封建王朝皇家在景德鎮所設置的瓷廠,集中了從元代至清代最優秀的工匠和上好的原料,燒造出當時全世界最高水準的瓷器。“永樂年製青龍盤口舖首長頸瓶”高32.8、腹徑12.3、口徑6.6、底足7.5公分,盤口造型已表明其用途為祭祀禮器,底足三層臺式說明這是一件天壇專用陳設瓷;這是明代景德鎮永樂窯“御器廠”創燒的一個新品種,是在白釉祭器的基礎上發展而來的,珠山官窯遺址出土的永樂官窯白瓷原型相比對(7)所謂“官樣”在明代是指皇家用瓷的式樣藍本,以供“御器廠”依樣燒製,作為皇家太廟的禮器以符合禮儀制度。

2019/11/26

法眼透視 看穿牆壁(54)





目前陶瓷鑑定真偽的論證,同一件藏品經不同的專家或不同的檢測方法,所得出不同的結果都不相同,20多年前就遇到這個無解的問題。玩收藏對單件瓷器辨偽手段,憑藉「眼學」方法是否可靠?1998年元月即成立龍神文物研究室,嘗試將“市場考古學”用於古陶瓷研究,在台灣本人可能是第一人。
田野考古不涉及贗品問題,在文物市場上考古,既要研究新出土的真品,又要研究近現代仿製的贗品,且景德鎮贗品生產量是非常大的,只要一年不買貨就落伍了,通過市場實戰對很多寶物情報和贗品資訊的掌握,研究中發現由於造假者對仿製官窯瓷器技術的精進,而且依真蹟進行仿製總會有“破綻”不是很到位,或者為迎合藏家的某種獵奇心理需求來臆造,總會留下很多明顯的工藝、技術、審美或邏輯上的漏洞,在某一類成系列的贗品中會出現一條證據鏈。
“芝麻開門”進入寶山的鑰匙,從發現第一個“永樂年製青花瓷枕”(1)來就事論事,白釉泛淡青色土咬痕為真,標準進口蘇青“發色”有滲青和暈散現象(2),從這一條線就能挖出一大窜粽子(3)這就是眼力看穿牆壁的實戰經驗,打算2020年公開淘寶絕學授徒,課程依各別學員程度設計,一對一親授畢生積學(54年收藏陶瓷歷史),四小時課程為一單位(10000元新台幣),億萬官窯名瓷上手看,實物真跡標準器與贗品對比鑑定...

2019/11/23

〈明永樂年製青花八棱淨水瓶〉







青花瓷”是中國藝術品最佳的審美創新,在蘇富比與佳士得國際拍賣會上的寵兒,長頸八瓣稜線構成優美的瓶身,器型承襲自越州窯青瓷代表作,與法門寺地宮出土秘色瓷器型相同;“明永樂青花四季花卉八棱淨水瓶”高33.5公分、腹徑16.5公分,皇家御窯採用鄭和帶回“蘇泥勃清”(或稱蘇麻離青)鈷料繪製,永樂青花白釉泛淡青色,蘇青“發色”有滲青和暈散現象,濃重處成黑青色帶有金屬錫光特點(6)

2019/11/21

〈古越國貢御祕色瓷蟾注硯滴〉







老虎的獵殺眼神,只要鎖定目標,甚至連細圖也不看,毫不遲疑大膽出手,直接就議價就拿下,“虎拏一擊”精準地撲殺攫奪此件博物館級名品,才能讓吾收藏產生加分效果。後周“柴窯”學界到現在仍未發現原作,猜想五代北宋越窯秘色青瓷,可從延續並傳承柴窯淡藍色釉瓷。北宋越窯青瓷三足蟾注硯滴”青蛙長13、寬8、高8公分;荷葉筆擱、筆掭、筆洗(三用)4.5、口徑16公分。
數百年來中國瓷業都以宋瓷為楷模,此件千年國寶三足青蛙吉祥物,緣起自五代“劉海戲金蟾”典故,古越國“祕色瓷”貢御文玩青瓷蟾滴,其上的蟾蜍形水盂,也稱水注或硯滴,可盛水以備研墨之用,既有實用性又十分美觀。造型採用三足蟾蜍(金蟾)形象,顯然蘊含着「蟾宮折桂」的美好願望,祝福主人金榜題名,登科及第。
“北宋越窯青瓷三足蟾蜍水氶”浙江省慈溪市博物館藏,1985年被定為國家一級文物,並於1989年入選“國家文物精品展覽”,為越窯青瓷中極其罕見的國寶。清代許之衡著《飲流齋說瓷》稱:「蟾滴、龜滴,由來已久。古者以銅,後世以瓷。明時有蹲龍、寶象諸狀。凡作物形而貯水不多者則名曰『』。」基此,本妙品器應改稱「越窯青瓷蟾滴」為宜。

2019/11/11

〈高麗青瓷翡色鴨薰千載傳奇〉








在文物市場上並非每個人都能淘到寶,驢子闖入叢林是無法存活的。敏銳的洞察力都源於長期有系統的訓練,吾自十七歲起利用圖書館,攻讀研習文物藝術品,玩了四十年直到2010年總算跨入“神人”等級,尋寶專家如同賞金獵人面對的是高風險交易,需要有獨特的推斷能力,勇氣、決心和眼力,沒「眼力」就沒有資格買到便宜的好貨。
今年双11淘寶購物節,先發射中的一件“韓國國寶”皇家專用香具;高麗青瓷鴨形翡色香薰”(出香) 21.2cm(底座8.4 cm +13.6 cm)、口徑10 cm、直徑17cm可參考同時代器物,韓國中央博物館藏品“高麗青瓷獅形香薰”高21.2cm(7)品香時燒沉香、麝香、鯨香(龍涎香),這是一件價值無限的“出香”(只有一孔),高麗國進貢給大宋皇帝的寶貝,非常難得!

註釋:北宋徽宗年間使臣徐兢在其《宣和奉使高麗圖經》“陶爐”記載:「狻猊出香翡色也,上有蹲獸,下有仰蓮以承之,諸器唯此最精絕。」“出香”是古人對香薰的稱呼,如張俊送給高宗皇帝的汝窯器中,就有“出香一對”。徐兢所描述的是他在高麗國看到的青釉瓷器,而高麗作為中國的附屬番邦,其陶瓷生產工藝及形制皆大量借鑒中國的陶瓷生產技藝與造型。高麗青瓷是高麗王朝(9181392)瓷器的代表作,屬於宮廷和貴族用瓷,前期的翡色青瓷,和後來的鑲嵌青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