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2

〈金雞啼鳴寓意金榜題名〉

區分古董是否為“藝術品”的眼力?攸關收藏能否成功的最重要關鍵,今年網拍淘寶已開張大吉,只開一槍直接下標8,888元得“清代銅鎏金細雕鳳形水盂”,北京及台北故宮博物院都沒有的珍寶,個人認為這只不是鳳,而是隻公雞!自晚明興起至清代,涉及文人闲赏情趣的文房小物,與硯相關的水注、水中丞、水盂等等,或者說它們是筆墨紙硯的附屬品,最早見西晉青釉蛙式水中丞(腹內裝水因此得名),後人簡稱為“水丞”器形一般小巧,與文房用具中最常見的“水盂”(泛指圓器),功能大同小異!
明洪武二十六年朝廷頒布飲食器皿規定,公侯一、二品酒注酒盞用金,三至五品酒注用銀、酒盞用銀,六至九品酒注酒盞用銀。當時金器含金量有所不同,都不是純金製造(純金太軟容易變形),這只“明晚期銅鎏金天雞水盂”為典型文房雅玩,金光閃爍的盛(貯)水美器,器高7.6、寬8.2、厚3.9公分,重二兩二錢。双翼夾腹腔中空樣式,形狀頗似銅匜注水器用途,紋飾美觀造型生動令吾癡迷,文房用具乃精神文明的象徵物,代表文人雅士對精緻生活品位的追求,置於書齋案頭除陳設觀賞外,小者似拳方便隨身攜帶,又易於入手把玩摩挲!
宋人趙希鵠《洞天清祿集》曾寫道:「古人無水滴,晨起則磨墨,汁盈硯池,以供一日用,墨盡覆磨,故有水盂。」晚明時期文玩風尚達到頂峰的繁榮,嘉靖萬曆人高濂《遵生八箋》載有《文房具篇》,書中對文具匣、研匣、筆格、筆床、筆屏、水注、筆洗、水中丞、研山、印色池、糊斗、圖書匣、臂擱、筆覘、墨匣、筆船等都有專文介紹得很詳盡;如“水中丞”是這樣描述的:「銅有古小尊罍,其制有敞口圓腹細足,高三寸許,墓中葬物,今用作水中丞者。余有古玉水中丞,半受血侵,圓口甕腹,下有三足,大如一拳,精美特甚,古人不知何用。近有陸子岡琢玉水中丞,其碾獸面錦地,與古尊罍同,亦佳器也。」高氏記述中藏有鎏金筆床,長六寸,高寸二分,闊二寸餘,如一架然,上可臥筆四矢,可見當時金銀寶器異常珍貴!
明代金銀器皿首重“實用性”,採用傳統的累絲鏨金(鏨花)工藝,鎚擊、澆鑄、焊接、金絲和金珠焊綴等技術的運用,由宮廷內部機構“銀監局”負責打造,以体現皇家的高貴與權力,其特點是器型奢華是尚。“鎏金”是用金末與水銀生成金汞劑,塗於金屬器上再加熱,使水銀蒸發金遂附著器面不脫。評斷一見器物是否為“藝術品”?秉持著“美是造型藝術的最高法律”此一原則,雖無落款可考察,但見匠心機巧風格獨特、品味高尚,應是出自宮內名匠之手。收藏玩的就是情趣、學問與風雅,當買下此一件古代美術品(注水器)時,等於買了那個時代的文化、藝術、生活的一個代表性器物(好東西),“金雞啼鳴”寓意金榜題名、狀元及第!
註釋:天雞為古代傳說中的神鳥,此造型取其神威以保平安之意。據《古小說鉤沉》中記載:「東南有桃都山,上有大樹,名曰桃都,枝相去三千里。上有一天雞,日初出,光照此木,天雞則名,群雞皆隨之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