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6

〈趙之謙壽山田黃石古印鑒賞〉




在中國黃色意謂著“吉祥富貴”代表尊榮,曾是位於九五至尊的皇家,所特別享用的顏色,皇帝的“威權”擁有天下,寶藏都屬於我唯我一人獨享。福建壽山田坑石色澤潤黃命名“田黃石”,其中透明者稱“田黃凍”,就是帝王宮室的珍藏品了。自乾隆至清中期開採於福建壽山鄉田黃石產量最大,當時這批珍稀巨奎最後流落何方?有不少千古之謎等待著人們去破解。
1860年英法聯軍攻佔北京時流出宮外,最先收藏者為北京城南大興傅栻(1850-1903)之父,傅以豫(1827-1898)又名以禮,號節子,齋室“華延年室”,傅節子曾在福建當官,喜金石尤好集印,故亦交好於趙之謙,趙氏為節子刻印多達十七方,日盛總裁陳國和藏品“大興傅氏”田黃平頂方章,即為同治丙寅趙之謙為節子補刻。有三組三連章因緣際會落入趙之謙手中,最大的一組左右鈕頭雕“贔屭”(1),龍龜合一能承載重負,印文九字三行有“節子辛酉以後所得書”、“會稽趙之謙印信長壽”、“華延年室收藏校對印”(2);節子辛酉年(1861)同治帝载淳元年,推算趙之謙(1829-1884)刻印時當在此之後。次大的一組三連章為龍吐珠鈕(3),刻有“悲翁審定金石”、“南園耕讀人家”、“能事不受相促迫”字体嚴謹莊重(4)。杜甫《戲題王宰畫山水圖歌》提出:「十日畫一水,五日畫一山。能事不受相促迫,王宰始肯留真跡。」意謂繪畫乃至整個文藝創作,要把每一件事情做好,是不能逼迫的,不能趕得太緊。文人用自己的創造力和想像力,不受載体限制,濃縮成最簡練的文字,篆刻將中國漢字的美推向極致。
每件文物的產生都有它的傳承脈絡,看收藏品不同於看貨,有時必須參考全部相關的器物,就如同考古挖掘一樣,同墓穴伴隨著出土的文物有什麼?從台北老藏家最後釋出的大批壽山石藏品,我大概能讀出一些訊息,推測文革時期破四舊,致使這批古印寶貝流落海外來到台灣,尤其是鈕頭雕“正龍”的壽山石絕非凡物!長期以來壽山石被稱是印鈕藝術天下第一,今天特別將同系列八組“雕龍鈕”三連章,非本人持有的兩組相片上傳,皮殼老舊有川蠟保護,“包漿”厚而發亮,已有些年代的老東西了,印面所殘存硃印亦非新泥,加上每組三連章原配硬木座有縮小變形均係舊物,個人認為沒有作偽之嫌!(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