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2

〈馬背民族對焦元鈞國寶香爐〉





這年頭造假的鈞瓷太多,我早已將其列入拒絕往來戶,在宋代文獻中根本沒有鈞窯瓷器的記載,最早出現在明朝天順五年(1461)內府刊本《大明一統志》瓷器、鐵,俱鈞州出,雍正《河南通志》禹州瓷器出神垕山;禹縣於金朝有鈞州之名,禹州與鈞州實指同一地。明萬曆十九年(1591)高濂《遵生八簡》有“紅若胭脂,青若蔥翠,紫若墨黑。”形容鈞瓷“窯變釉”無論玫瑰紫、海堂紅以釉色為美。鈞窯釉藥因摻進銅氧化物(孔雀石),在爐窯中還原產生「窯變」,銅呈現出深淺不一的紫紅色,鈞釉以紫紅色最美,陳設類鈞瓷釉色“千變萬化”,其斑斕的紅斑確實令人賞心悅目。
小宋自造鈞爐,元代政局突變,宋遺民不用元朝年號,自造干支紀年銘文人爐,刻有確切的年代標記,實物見證與1970年內蒙呼和浩特出土(圖四),鈞窯天青釉雕雲龍雙耳三足爐『題記』“己酉年九月十五小宋自造香爐一個”(1309),其頸部方型漏胎處陰刻銘文,此兩件文物“刻字”經排比研究出自同一人之手(同類相比),“小宋”必然是南宋遺民製瓷工匠之首(當時元人稱南人為小宋),這是最早發現唯一刻有記年銘的鈞窯瓷器,堪稱“絕唱”(絕世瑰寶)故能成為國家一級文物,評鑑一件古物對於學術研究者而言,他們所在意的是這件文物背後得一些“內幕”。
俗話常說:“馬不食夜草不肥,人不得外財不富。”碰到名窯中的精品,忍痛也要不惜代價肉搏一回,這種“百年難遇”的機緣,也許一生中只會出現一次!2004425日出現的帶款鈞爐因未得手,次日追蹤至一間早餐店又發現國寶級元青花,好姻緣“命中注定”兩件寶物終歸我所有,這就是專業獵寶人的本事!此鈞窯瓷爐正面雕獸首啣環,小香爐(13.1公分)背面刻一匹棗紅駿馬,根據這些特殊裝飾,可以想像到馬背上的民族,紀年銘刻成了元朝鈞瓷斷代的重要依據,層次高的器物才有國際身價,投資不但保質還有很大的增質空間,這類文物有錢也買不到,也很難找到真正懂的專業經紀人代為購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