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05

〈惟精惟心破譯乾隆祭天田黃〉





康熙年間“帝王之師”笪在辛 (1623-1692)漢人字重光,清朝書畫鑒藏家對黃庭堅書法情有獨鍾,因康熙帝喜臨摹宋四家蘇、黃、米、蔡四家手卷,笪重光曾收藏過多幅黃庭堅書法如《行書教審帖》、《行楷與無咎通判書》、《行楷辱教帖》、《行楷山預帖》(以上四帖由台北故宮博物院藏)與《行書小子相帖》(上海博物館藏)等;從皇室收藏這一條比較明顯的線索,查證故宮書畫檢索資料,宋米友仁《仁雲山得意圖卷》(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康熙二十年(1681)歲次辛酉仲秋八月望日江上外史笪重光識,根據“收傳印記”潤州笪重光鑒定印等鈐印來看,“貢獻”如此多名家書法墨寶,此組藏書章應是康熙帝“賞賜”的第一組蹲龍鈕田黃三連章(圖一),搭配“雲”字樣式紫檀木座,印文笪重光印、道號奉真、始青道人(圖二)。根據笪重光“道號奉真”、“始青道人”兩枚鈐印來分析,其晚年隱居茅山學道,“奉真”是其晚號、“道人”即道士,這種人奉守道教經典規戒,熟悉各種齋醮祭祀儀式,就不難從中找出乾隆皇帝用田黃石祭天的歷史線索。
節錄康熙《庭訓格言》「養心」之道:
(
)悅心:「朕用膳後,必談好事,或寓目於所作珍玩器皿”(康熙養心殿文娛用具)。如是則飲食易消,于身大有益也!」處事順其自然,則胸襟從容,心情喜悅,于身有益。
(
)寬心:「養身者但寬其心,天下未有過不去之事,忍耐一時便覺無事。」
(
)善心:「凡人平日,必當涵養此心。富有同理心,能體諒下人。」
(
)專心:「人果專心於一藝一技,則心不外馳,于身有益。凡人之心志有所專,即是養身之道。」
(
)靜心:「以靜為用,是以永年。」

北京故宮藏有一組乾隆田黃三鏈章,是乾隆爺做太上皇時佩戴的印璽(圖三),左章乾隆宸翰及右章惟精惟一均正方形,搭配中央樂天双螭龍橢圓形章;再說雍正皇帝《悅心集》讀書筆記,上鈐蓋雍正宸翰藏書印記,均以康熙《庭訓格言》「養心」之道,悅心、寬心、善心、專心、靜心為依歸。兩代天子宸居養心殿,接受文人情趣的培養,清代稱詩書畫印為文房四絕,怡情悅目涵養一心。“乾隆宸翰”寶璽由雕刻工匠衛承芳於乾隆二十四年(1759)製作完全,常與“惟精惟一” 寶璽用於御筆書畫上。以“惟精惟一”為文之璽在乾隆早期即有多方,見“御製紫檀木鑲碧玉波羅蜜多心經”上刻印似“惟精惟心”(圖四)清末代宣統皇帝被逐出宮時拿走此“保命符”,1925-1932年天津至1933-1945年偽滿州國,隨身不離希望能逢凶化吉、遇難成祥。直到1950年溥儀才將隨身攜帶的乾隆田黃三鏈章小璽交出。
「竅門」萬法唯心所造,萬源歸於一心。藏傳佛教在元代進入皇宮(下一題再介紹),歷經明永樂、宣德朝,到清乾隆朝發展到顛峰。清帝亦召請高僧入宮,講論佛法,研習佛經,而皇室也組織各種佛事活動,大規模地編印佛經,如乾隆年間的《龍藏》、滿文《大藏經》。乾隆皇帝將雩祀儀注制度化(1742年議準),嗣後每年孟夏,擇日行常雩禮於圜丘(天壇),舉行“雩祀”向龍神禱雨,祈求風調雨順、甘霖普降農作物豐收。

結論:專門經營、收藏、研究骨董古玩,是一個古老又專業的行業。而“玩古”太浩瀚無涯,活到老也學不完!對初進入收藏領域的愛好者,先要學識別行家的真假,解決這個問題後;再學習對真假古董混合後篩選的測試,能夠進行真偽理論答辯,大家憑個人“理解”提出自認為有力的論證,據理力爭以理服人,這樣離收藏“入門”已不遠矣!要知道任何研究論文都沒有十全十美、無懈可擊的,同時又有盲點、弱點,令人感到不足。費神“考證”設法爭取超額報酬,只要懂得善用器物的價值,其人本身已高出世俗一籌,襟懷也有異於一般。“訊息”解讀也是一個複雜的感知過程,本來就不容易。因古文物所寄托著悠久的歷史,是超出肉眼所能見的,收藏家要用整個身心去裝載,我們因而也變得博大。每個人天生稟賦都不相同,成功秘訣的第一步,都是由“摸索”開始,每個人各有一套哲理思路和不同的經歷過程,凡事總有脈絡可循,只要“心有靈犀”抓住竅門,寶藏的大門自然為您打開!“心誠則靈”只要相信就會實現(龍神咒語 ),人生的一切都是“機緣”促成,刻意尋覓未必可得!如果凡事都以“難得”的心情對待,將會是一番惜緣、惜福的好情境。相信不久的將來同時代相關證物,田黃石龍鈕三連章會陸續出現,屆時“真相”必可大白於天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