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21

〈指鹿為馬話宋代柴窯〉







已故著名陶瓷考古學家陳萬里對柴窯的看法頗有見地,相傳五代柴世宗御批:「雨過青天雲破處,者()般顏色作將來」兩句,到底做出來了沒有?所謂青如天等等的說法,是當時製瓷的標準麼?是否已經達到這個標準?這些問題都還沒有解答。
位居中國五大名窯之首的柴窯究竟在何處,它的器物本尊到底如何?這些問題數百年來一直困惑著文物考古家和陶瓷愛好者。著名陶瓷鑑定專家、國家文物鑑定委員會委員趙自強先生認為,宋代景德鎮湖田窯極有可能就是柴窯。趙自強稱:「柴窯青如天(青釉小足斂口缽景德鎮宣德地層出土物見圖一)、明如鏡(無刻划紋飾)、薄如紙(卵殼胎)、聲如磬(如擊缶)”的特徵,其材料和燒製技術只有江西景德鎮才能辦得到。」辨識、鑒藏柴窯的基本特徵,首先必須遵循這四句話,這點本人非常贊同,真正的五代柴窯(指實用器)早在宋代就已碎裂光了,依趙的論點研判明清兩代人所見,只能剩下宋代景德鎮湖田窯生產的類柴窯瓷器。宋代景德鎮湖田窯作品天青色柴窯小足斂口缽(本人藏品圖二),凡燒成溫度不夠高產生“開片”的薄胎瓷,只要持續使用必然要碎裂,正如晚明壺公窯昊十九所製卵幕杯薄似蟬羽無實物傳世一樣(風化、水浸、土蝕不破也難)拿宋青白瓷餅乾胎來說還可以掰出聲音來,辯證必須同時拿出實物標本才能夠達成共識!
筆者研究發言均講求實物佐證,所藏後周柴窯正碧色流光溢彩精緻無比,至今無人能夠仿製的手拉坯薄胎瓷,已證實既有後周柴瓷的存在,也拿出北宋柴瓷的實物標本(見圖二)在接下來明清仿製柴瓷也成了一個問題,也只能算是後朝仿前朝了,不能夠將其視為柴窯的正常延續與合理傳承!明清人因為沒見過柴窯本尊,則是依循前人說法,對實物的認知都不太正確。連乾隆皇帝御製詠瓷詩,有四首寫柴窯,都文不對題,不難理解究竟沒有幾個人真正見過實物!都是冒牌貨不能夠將其納入柴瓷範疇去鑒藏,至於載有「柴」字款識的現代注漿模造的偽仿品,只怕會鬧出更大的笑話來!大陸所謂柴窯研究大都是指鹿為馬的鬧劇,耀州窯舉證器物不合柴窯的四大規範(見圖3-6),這也難怪古陶瓷專家耿寶昌會稱病,婉拒出席陝西省文物局、銅川市人民政府主辦2010“首屆中國柴窯文化論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