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8

〈鋪首銜環皇家祭器美術考古〉(五)









從元世祖忽必烈至元八年(1271)定國號起,至元順帝至正二十八年(1368),元朝僅有98年的歷史。這期間事實上景德鎮還存在有一個“專燒”青花瓷的元代官窯,朝廷於至元十五年1278聽取了瓷大家族出身的張弘略(重臣張柔之子)的建議,在景德鎮設立“浮梁瓷局”,第二年被朝廷封為江西宣慰司都元帥府,元帥府第即設在“撫州”後經常在景德鎮常駐,負責監製宮廷器皿和祭祀禮器,直到至正十二年(1352)僅有74年的歷史就停燒了,而瓷局結束那年也正是元王朝統治勢力在景德鎮動搖的那年,當時大量還來不及出口的元青花外銷瓷和御用瓷被埋入窖藏。
十四世紀波斯的蒙古貴族皈依了“伊斯蘭教”的蘇菲派,由於“蘇菲派”本身很喜歡藍色,又認為白色是代表真主的聖潔,所以也接受了代表蒙古民族的藍色,此後“藍色”成為奧斯曼皇族的崇尚之色。由於蒙古王室信奉“薩滿教”的天命論,因為至高無上的天是藍色的,所以藍色成為了整個“黃金家族”的代表色,他們稱自己為藍色蒙古人所以元青花瓷”成了蒙古王室及貴族才配享有器物,也是代表著蒙統治者靈魂的聖物。長春真人邱處機(1148-1227年)為元太祖成吉思汗所敬重,一代天驕傳旨:「朕常念神仙,神仙勿忘朕。…詔天下出家人皆隸焉,且賜以金牌,道家事一仰神仙處置。」蒙古人祕葬習俗也受到道家的影響,中國墓葬有「門」的設置,墓門由兩扇門組成,左右門框上有一組“鋪首銜環”均具有深意,門扉上的環形飾物,大多冶獸首銜環之狀,左、右門飾以青龍、白虎圖騰,金虎鋪首上留有兩孔可穿門環,可視為模仿自中國的傳統建築門飾。
解讀可從高安“窖藏”出土元青花典型器19件來分析,其中至正型大器5件,均用進口鈷料蘇麻離青繪製,其中只有一件雲龍紋獸頭蓋罐,另有兩個雲龍紋荷葉蓋罐(見末圖所示上肩與下腹均留有空白的一圈可加金珠)和雲龍紋、牡丹紋梅瓶各一件,這幾件青花瓷出土時放在窖藏正中央,其他240件元代瓷器則圍繞著擠在四周,由此也可以看出特點是“雲龍紋”所代表的身分,其主人必為成吉思汗嫡系黃金家族成員。年來隨著元青花“堆金”大罐的新發現,並隨著景德鎮湖田、珠山北麓等地區元青花瓷器窯址和標本的不斷發現,元青花瓷器的生產環節似乎慢慢清晰起來。由於元青花帶款式的瓷器極少,與收藏在伊朗阿迪比爾神宮的元青花瓷器書寫阿拉伯文標記不同,“元青花虎頭堆金飛龍大罐”36.8公分,此大罐下部邊側的紅色文字與底部的青花文字款一樣,據專家解讀是八思巴文,以姓氏為主,如等,也有年號,如至正大德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