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6

〈明成化青花竹馬之戲杯賞析〉



唐‧李白《長干行》妾髮初覆額(圖1),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圖2),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晉朝張華(232-300)《博物志》說小兒七歲玩竹馬之戲;李白(701-762)的樂府《長干行》,是最早將騎竹馬寫在詩中的作品。中國人有很多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結為夫妻的故事,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長干女(註:長干是地名在今南京之南五里處)一往情深的兒女情事,詩原本該是可歌的,也可以配樂吟誦,若將詩句情景燒造成青花小杯共飲就更妙了!僅此一對“絕世孤品”忠實記載宮廷生活,見證了萬貞兒與朱見深偉大的愛情故事,成窯御器廠瓷繪“鬥蛐蛐”(3)青花小杯首次“大發現”!明中期成化朝蟋蟀罐過去鮮少發現,本人特地去搜尋出一批皇家專用蟲具,包括帝后與皇子們使用的蟋蟀罐(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