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3

文物商人 狡獪多變(33)



英國小說家戴洛德(Roald Dahl)所寫的一個故事給你聽,證明有些文物商人狡獪多變,不必心存不忍... 《牧師的樂趣》(Parson’s Pleasure)小說中的重要情節:故事的男主角伯吉斯是倫敦有名的古董傢俱商。一個星期天下午他開車去鄉下探視老母親,中途車子拋錨他求助路旁的一家農舍,發現那家有一張十五世紀晚期的椅子,乃鼓其如簧之舌勸女主人把椅子割愛給他,終於以數十英鎊購得價值數千的古物,狠狠地大賺了一筆。這次“好運”給伯吉斯帶來發財之道的靈感。從此他固定每個周日下午開車去倫敦郊外“走透透”,做“地毯式的尋寶”,將倫敦的郊區以五平方英里為單位,劃成一區一區,原則上每週走訪一區。他深知鄉下人多疑的性格,為了能順利登堂入室,名正言順地參觀農舍的內部陳設,他就穿戴著牧師的黑衣白領,另加黑軟帽一頂、舊拐杖一根,把自己完全裝扮成神職人員的模樣。此外又特別印製了一種名片,上面不但凸顯其牧師的身份,還注明他是“稀有傢俱保存學會”的會長,這樣在他繞著古董傢俱的話題說長道短時,別人才不致起疑。
伯吉斯思慮周密、行事謹慎,而且口風很緊,從不對任何人透露其“貨源”,以免招來競爭對手。每次下鄉選定目標進行“發現之旅”時,他都把所駕的貨車停得遠遠的,因為一般而言,牧師的代步工具都是小型車,很少有牧師會開貨車來探訪教友,他怕鄉下人見車生疑,看穿其真正的身份與居心。往往要等到雙方交易談成,他才會把車開過來裝貨,此時即使對方發覺事有“蹊蹺”恐也悔之晚矣。伯吉斯曉得“鄉下人”也許無知,但絕不全是愚笨之輩,他這一套生財妙法,仰賴的不僅是裝扮與行頭,關鍵在隨機應變的表演功夫,他更對自己的唱作天分引以為傲。
一天下午伯吉斯故伎重施,打著替“學會”搜集文章材料的名義,又進入一家農舍。屋主與其兒子、作客的鄰居三個男人,亦步亦趨地緊跟其後,看這個“牧師”在玩什麼花樣。伯吉斯以其鷹隼般的銳利雙眼掃瞄屋裡的陳設,做夢也想不到竟然在屋裡發現一張十八世紀英國工藝大師奇朋岱(Thomas Chip-pendale)所製作的衣櫃,其市價至少超過一萬英鎊。頓時他心跳加速兩眼發直面色大變,察覺屋主好像已注意到他的失態,就裝成心臟不舒服,雙手“撫胸”呼吸急促地倒在身旁的一張椅子上,並猛提醒自己:「我一定要保持冷靜!保持冷靜!千萬不能讓這些鄉巴佬看出我心裡在打什麼算盤。」
於是伯吉斯東拉西扯地跟屋主聊了一會兒,後來他故作不經意地提到他有一張心愛的咖啡桌,被魯莽的搬家工人碰斷了腿,一直找不到適當的舊傢俱材料來修配,而屋主的這張仿古衣櫃的四腿看起來還適合,或許值得買回去拆下來試配看看。伯吉斯把“志在必得”的欲望掩飾得極為成功,他隨興似的提議卻真的引起屋主的興趣,經過一陣激烈的討價還價,結果他只花了幾十塊英鎊就買下了一件“國寶級”古董傢俱,得意之情悉堆眉角,他強掩興奮之情跟屋主說,要把停在遠處的車子開過來裝衣櫃,而他一步出大門,屋主等三人就高興得笑嚷起來,他們怎麼也料不到,週末閑坐在家也有人跑上門來,肯為一張破衣櫃付出這麼多錢。但他們突然想到牧師們所開的車子一向很小,要是裝不下衣櫃,這個什麼學會的會長可能會反悔也說不定,那麼眼看已到手的銀子不就飛了?
三人傷腦筋了半天先幫他一個忙做件好事,他們決定把衣櫃的四個腿先鋸下來,反正牧師把東西搬回家後也是要這樣做的,然後他們還是不放心,認為鋸掉腿的櫃身仍嫌太大,乾脆做好人做到底,把櫃身及抽屜都劈成一塊塊木柴算了,如此好將分解後的櫃子全部裝進車子裡,而牧師也就無從反悔了。三人手忙腳亂地剛做完“活計”,就聽到牧師的車由遠而近慢慢開過來的聲音…… 從這個故事中您能得到甚麼啟發?

2017【展望】一般人都會以為“古董商”伶牙俐齒,招搖撞騙詭計多端,“利”來就是刀槍劍戟“險象環生”,當你身處他人領域時須謹慎,否則必會遭受到“迎頭痛擊”!吃“蒼蠅”專收垃圾貨者,自然不認得什麼東西是“國寶級”悲嘆啊!居然還說:你也是一個“騙子”(已不打自招他自己真實的身份)!又說全是“一眼假”你成化瓷器哪一件是真的?都民國105年了還玩挖坑、下套、抹黑的老把戲已過時,只有防守與挨打不是上策,應提早發動攻勢“轉守為攻”,獅子、老虎都是行動果斷,善長於“單打獨鬥”之本事,當別人踏進你的領域,我是『專家』而不是他,就應該充滿自信心,才不致蒙受威嚇屈辱,否則你仍然“未出茅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