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1

「台灣國」郵票事件始末(二)

《禮運大同篇》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前四句“箴言”是政治家、革命家、企業家、教育家、藝術家、慈善家或修行者的座右銘;“選賢與能”体現民主真諦,需要大家的參與和支持,這也是點亮我們社會上的每個人,今生和來世的“光明”千年萬年!國家定位不明、体制紊亂,公理不存、正義不彰的社會,台灣若要在文化精神上獨立,我們需要全國人引以為傲的立國精神,立國精神可以使國民在危機中團結一致,法國大革命(1789年–1799年)200周年紀念慶典,大肆宣傳他們的立國精神:自由、平等、博愛,這就是最值得驕傲的民主政治。

1911年國父創立中華民國,這是第一張郵票講述的主題(見圖示),“勿固步自封”出自中華民國《國旗歌》:「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炎黃世冑,東亞稱雄。毋自暴自棄,勿固步自封;光我民族,促進大同。創業維艱,緬懷諸先烈;守成不易,莫徒務近功。同心同德,貫徹始終,青天白日滿地紅;同心同德,貫徹始終,青天白日滿地紅!」黃自作曲、戴季陶作詞,這首《國旗歌》起頭四句道出祖國的錦繡河山,文明悠久及文化燦爛,都是華夏民族曾經的榮耀,這些是我們每個炎黃子孫引以為自豪的,兩岸為什麼沒辦法和平相處?

台灣的民主“認同”問題,國家“定位”問題,誰又代表中華民國?而中華民國憲法即是「憲法一中、一國兩區、一中各表」。大陸地區是一黨專政,台灣地區是多黨競爭政權的民選總統, 1988年蔣家威權退位,台灣民主露出曙光,民主時代中華民國的“政權”本來就可以轉來移去,現階段「國家」與「政府」分開看,國家有如我們的“姓氏”不宜更改,政府是我們的名字,或許可以改名或適度調整;大家必須要知道,中華民國辛亥革命推翻滿清政權,所接收的故宮文物國寶有四本帳冊,其中一册還存放在北京故宮,台灣如果沒有了「中華民國」這塊招牌,中國大陸就可憑帳冊要回這批財產啊!今日應該譴責的是朝野政客破壞制度、踐踏憲法的行為,姑息縱容首長及民代不守法律、毀棄制度,我們的苦日子將沒完沒了 !
註釋:中華民國 國旗歌 青天白日滿地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TrZ9Sz4rLI

討論:先賢刻意強調「勿自暴自棄,勿固步自封」。2016藍綠對決應考慮國家生存與未來安全,制度綁死大家官員不思上進,害怕“改革創新”不願改變,不要自我設限“固步自封”不敢越雷池半步,被殖民所養成的“奴性”不改,就無法當自己的主人,欠缺大開大闔、大破大立的魄力,使台灣慢慢失去“競爭力”的根本原因!太過“謹慎”做得太少,或怕“犯錯”太過小心,有句話說:「小心得“天下”,大意失荊州。」天下事終究“事在人為”不是做不做得到,而是做不做、怎麼做罷了,勇往直前做你不敢做的事情叫“突破”!食不“嘗”不知其味,事不“試”不明其理,第一步必須先踏出去,若“固步自封”年年如斯,安於現狀不求上進,個人不但沒有發展,國家又如何強勝。救天下要知道“竅門”一招致勝,要用對“方法”化繁為簡,解開“政治僵局”衝突妥協存乎一念之間,『解題之鑰』就在找出“連結點”,以國父孫中山先生「創立中華」(見郵票主張),「兩岸分治」已是歷史事實“中華民國在台灣”,我認為這是在談判桌上擊敗共產黨的唯一方法,「一中各表」所謂一中指兩岸同屬於『大中華』!國父臨終遺言:和平、奮鬥、救中國!不用犧牲國人生命就解決“國家定位”問題,就像拜祖先“公媽”(台語)神祖牌一樣,你從哪裡來的?台灣和大陸是兄弟關係(邦聯)不是仇寇,若“兄弟鬩牆”手足相殘,只會使親者痛、仇者快,看“國共內戰”同胞死亡的人數,依照新版《中國人民解放軍各野戰軍戰史資料》的統計是1065.8萬,黃埔國軍“殲敵”也總有數百萬之多吧?比日軍大屠殺死亡的人更多,人的生命只有一回,抗日戰爭沒又死於敵人之手,最後卻死於親人之手有多冤啊!兩岸福禍相倚吾只期待“天下太平”!

2015/11/12

「台灣國」郵票事件始末(一)

「亡人之國 必先去其史」存其國 必先救其史,處在世界邊緣的台灣,我們更應該看重自己的歷史與文化,今天我們還缺少什麼?“孤”圖意指失去父母照顧的孩子,人民根本沒有站起來,無法為我們自己和國家作主,在此關鍵的年代,你要做出抉擇,「民主」就是人民作主,“公民”力量由你決定,台灣的未來就是在你自己的手中,不可依附在外國人的庇護下求存,眾志成城建立新台灣成為民有、民治、民享的“中華民國”。

1919年10月18日復旦大學邀國父演講,講題是『就國之急務』,當時「五四運動」發生不久,孫中山先生對這場學生愛國運動給予極高評價,認為中國人能團結就有力量。當時復旦學生自治會會長朱仲華,到莫利哀路五號國父的住處向他面謝,孫先生與他談話時亦主張南北統一,反對分裂!並取出紙筆當場寫下「天下為公」四字橫幅送給朱仲華,現存紹興博物館已列為國家一級文物,據統計蒐集到國父天下為公手跡者有三十二人。

1991年大陸發行「辛亥革命八十周年紀念幣」,鑴刻「天下為公」四字國父墨寶。2015年台灣紀念國父孫中山先生150歲誕辰發售紀念銀幣,背面鋪陳國父墨寶“禮運大同篇”全文書卷:「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競選2016年中華民國總統要以“大公無私”的治國精神,傳承國父『天下為公』的理念,喚醒台灣人民對土地的熱愛;大同世界沒有戰爭(自相殘殺),人人和睦相處,豐衣足食安居樂業,天下就太平了,此乃儒家最高的政治理想,也是當今最被遵奉的政治目標。打開Pandora的盒子時空拉回到22年前,1993年民營郵局發行「台灣國」郵票事件,由上大商務總經理陳俊發主導,陳總經理感謝我提供意見前後四次握手,從辦公室送至公司門前,再步送至電梯,最後送至大樓門口的互動;以圖案配合文字為介,為自己發聲的「台灣國」第一套郵票(圖1),“上大郵便”想用 TAIWAN取代ROC行不通改回“上大郵通”!

“公民參與”指任何可以直接吸引公眾參與決策,協助解決問題或藉由所提供之意見,促成決策的一個過程,而不是個單一事件。在運作良好的民主制度中,公民參與有助於形塑政府治理機制,在台灣島內國家資源“分配不均”社會不公不義問題,大家都應該站出來發聲「自助」(self-help)、這與協同合作、社群意識之間是息息相關的,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促使政府加速改革的腳步。畢竟民主政制最重要的骨幹,除了“政黨”,還是要有一個個具有“獨立意志”的公民支撐(自主選民),台灣“缺乏法治”即是民主体制的無力,曾有人說與其這樣下去,不如讓“阿共仔”來管。(伊索寓言“農夫與蛇”對惡人是不能有憐憫之心的,建議執政者立即槍斃關在監牢中的死刑犯,就讓人民真正“有感”一下吧!)

註釋:1840年5月6日發行世界上第一枚郵票,由寄信人支付郵費,並貼上郵票作為憑證,這枚郵票上印英國維多利亞女王頭像,此後各國相繼發行郵票。1878年清政府發行大龍票,1912年中華民國正式發行紀念辛亥革命的主題郵票,票面圖案為孫中山頭像的“光復紀念郵票”,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發行“慶祝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紀念郵票,下一題再為您講述第一套「台灣國」郵票主題內容。…

2015/11/06

〈玉山 王者之尊卓然出群〉


中國人將大地上高低起伏連綿不斷的山脈稱為“龍脈”,台灣山水是永世的“生命共同体”! 畫家重新詮釋“百岳之首”的台灣龍脈1994《玉山群峰》20P(1998年筆者珍藏圖1),畫出“玉山至尊”的容顏,山清如“玉”、義重如“山”!寶島標高三千米以上的高峰有近三百座,一座巍峨的奇峰重巒疊嶂,傲然聳立在中央山脈的最高山,也是台灣百岳之首,環視著群山霸氣十足;主峰海拔3,952公尺,高度竟然比日本「富士山」3,776公尺還要高,當然是東北亞第一高峰。

“玉山”是台灣的屋脊與靠山,遠眺山脈連成一氣,如台灣小龍的脊樑,傲然兀立在層層疊疊的群山中央,足以支撐台灣島從孤立中巍然挺立,是最能代表“台灣精神”的圖騰;也是形成台灣主体意識的“象徵物”,造型壯碩雄偉就像是一個“王座”,地理位置正好在中央山脈的中心,台灣山川具有靈性即易經風水所講述的“龍性”,登玉山是許多台灣人的夢想,容易被人聯想成穩固的靠山與堅毅不移的精神。

臭皮曩遲早會化為塵土,死亡是必然的現象,繪畫創作無不蘊含種種智慧與人生哲理,畫家要能永遠活下去,就要立志畫出不朽之作;藝術家總帶幾分革命家的熱情,外帶有點烈士的硬骨頭才行。李桐嘉(20151011拍攝畫室圖2)開講:人若被抽去脊梁骨就癱軟了,一個人的“觀念”決定一個人的命運,什麼“個性”就有時麼樣的圖,什麼“戲”就有什麼人在看!有一種“傲然不屈的風骨”不輕易妥協,在黑暗混亂的時代,汲取生命中的“精髓”創造出無法超越的作品,即人類文明中最珍貴的「文化遺產」瞬間直至永恆,此油畫可能成為未來「台灣國」意識形態的不朽傑作!

註釋:1895年日本與清朝簽訂馬關條約後佔領台灣,日本官方測量台灣最高峰時發現,因此將玉山改為「新高山」。1947年二二八事件殉難的台籍畫家陳澄波,在生命修止前留下的絕筆遺作《玉山積雪》由長子陳重光保存。

2015/11/02

〈黎明曙光 孤傲的耕耘者〉

【序言】黑暗即將過去,曙光就要來臨。三十年風水輪迴轉,籤諱預言(南鯤鯓國運籤):「武則天作天」將出女總統,會改變台灣人的命運。南鯤鯓代天府建於明永曆15年(1661年5月2日鄭成功立台灣東都赤崁為承天府),距今已有300多年歷史,位於北門區鯤江村終年香火鼎盛;家住廟後的素人畫家洪通,“南鯤鯓”廟會和神話啟發的創作靈感,感應起乩等方式進入其“自我世界”,繪畫中出現花草樹木、符籙花樣,充滿熱鬧神秘的色彩,結構與道教畫神似。台灣民間信仰的特質在於奇蹟的影響,對神明崇敬的心理,1976年6月4日當時為行政院長蔣經國於北門鄉視察時拜訪洪通,洪表示畫展後要把《香港是中國ㄝ 》作品獻給國家,可惜蔣沒有接受他的好意。

我是誰?從文化淵源、歷史脈絡來看,就很容易找到答案,我是漢人、中國人也是台灣人。蔣經國也說:「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一個人如果不瞭解自己的歷史、文化淵源,找不到“自我認同”( Self-identity )是識別一個人的潛力和素質,作為一個“個体”特別是關係到社會背景;“認同”分三個層次,文化的認同、民族的認同、國家的認同,同時要理解台灣生存現實後要確立自己的「台灣認同」。『策畫過的自我』( Curated Self )為網路新名詞,“策展人”( Curato )決定要掛哪幅畫一樣,對外界展現設計過的自己(窗口),對於敢放膽“衝鋒奪陣”的人,大家應給於掌聲鼓勵,而不是加以鞭策質疑!那樣台灣文化還走得出去嗎?

漢人是農耕民族,畫家以憨厚農民(莊稼漢)來闡述“台灣人”打拼的精神,有一種孤獨悲壯、笑傲江湖的豪情,“孤傲”即超脫世俗,世俗人常沉溺在物慾及人情虛偽的遊戲中,惟有孤獨才能享受寧靜與自在,這就是我將畫作命名《孤傲的耕耘者》的由來!晨光微曦中影約可見「天下草木」四字,耕耘者圖像呈現“我是台灣人”的臉孔(圖1),國家沒有定位,台灣人形象頭戴竹笠,身軀瘦弱兩眼茫然,形單影孤總是“東張西望”尋找前程,“眼神”最能代表內心世界的無奈,李桐嘉慣用貂毛筆“點睛”,每一幅人物畫的眼睛所用“技法”都不相同,不論您從正面、側面、遠近觀賞,感覺都不同如觀看法國羅浮宮的“蒙娜麗莎”一樣!

法國大文豪卡繆認為藝術家是為“美”與“痛苦”而工作,畫家創作中融入本土文化內涵,以1935年“台灣歌謠”為背景,《農春曲》透早得出門,天色漸漸光,受苦無人問,行到田中央,行到田中央,為著顧三當(餐),顧三當,不驚田水冷霜霜。歌謠是普羅百姓的心聲,李桐嘉的彩筆就是時代最好的見證,國外藝評眼光較期待具民族特色或政治議題的作品,我認為這就是台灣最美的一幅畫,持有“原畫” 的所有人同創作者一樣,享有命名、發表、展出和「著作權」保障;依據1967年「成立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公約」的規定,智慧財產權包括:文學及藝術領域中之著作,由精神活動所產生之權利;“著作”指屬於藝術範圍之創作,我們可以說「著作權」是智慧財產權領域中,用以保護文化創作的主要方式。

“解嚴”後邁入民主社會,孤圖紀錄了台灣歷史文化發展的過程,成為見證“台灣史”的一部分,成為整個時代台灣文化發言人(代言者)。藝術的作用不在陳述而在暗示,把黎明百姓內心痛苦與無奈冀求,深藏在繪畫的形式之中,以畫作傳達人民振奮圖強的精神,憨厚的農民是台灣人“打拼精神”的縮影,在陰雨連綿的日子裡表達心中的渴望,何時雨(淚水)才能醒 (停)!有如孤雛的哀鳴至是感人,從側面反映“戒嚴”時對知識分子思想的殘酷統治,雨水下個不停極像台灣歷史的淚水,不知台灣人曲折命運何日得以“出頭天”!“目屎”(眼淚)甲雨水落沒停,風雨愈大我們更要心手相連、結伴同行,不論怎樣的困難,不論如何的煽動、造謠、破壞,我們都會昂首向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