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31

〈辛亥百年天放樓主印〉





印章類藝術品是人類“精神財富”的象徵,除了“審美情趣”外,同時也給文人雅士帶來“物質財富”,作為中華民族的“傳家珍祕”,在上手“品讀把玩”驚覺其無窮的魅力,故將其納入蒐羅集藏項目。月初網拍發現一枚西泠印社創始人吳昌碩的傑作,8月9日剛買到的燙手貨,賣方:888古董坑道老壽山石龍紋印,起標價格新台幣888 元,印面3.8 X 3.8 高3.8公分,編款“昌石吳俊刻于吳下年七十有二”,吳昌碩(1844-1927年)晚清人,初名俊、俊卿,字昌碩、蒼石,雞血石不帶紅色的叫昌化石(昌石非壽山石賣主不懂),印頂浮雕黃龍一條,還好沒人認出來搶標,吾1218元輕易就得標了,真是物超所值!“天放樓”粗筆濃墨,一股渾樸之勢躍于紅泥上,其善用殘損加上邊攔的殘破,透露出碩体「石鼓文」之吳派印風特色,吳下即蘇州吳江市,吳昌碩居清末民初印壇泰斗地位,1904年61歲參與發起西泠印社為首任社長,求印者冠蓋雲集,72歲巔峰時治印刻于1915年,辛亥革命前後有紀年與史料考察價值,其篆刻作品風迷一時並揚名海外的第一人!
辛亥革命初年“憂時之士”,“天放樓”主人金松岑(1874-1947年)原名懋基,又名天翮、天羽,號鶴望,筆名天放樓主人、愛自由者等,青年時期曾熱心於鼓吹資產階級民主革命。1896年在同里鎮創辦「自治學社」和「理化音樂傳習社」,傳授新文化,後又與陳去病組織「雪恥學會」,以圖救國雪恥。1902年創辦同川學堂,翌年,應蔡元培之邀赴滬參加「中國教育會」,並成立了同里支部。資助鄒容《革命軍》出版,宣傳孫中山革命活動,辛亥革命後當選為江蘇省議員。抗戰爆發後為擺脫漢奸糾纏,旋致力於教育、詩文創作和學術研究,被譽為國學大師,與陳去病、柳亞子並稱為清末民初吳江三傑,主要著作有《孽海花》等。
金松岑先生的故居目前僅存他從事教育工作的辦公樓“天放樓”民國十三年建造,現為鎮級文物控制單位。據《同里志》記載,光緒二十八年(西元19O2年),同川學堂和同川自治學社成立,由金松岑主持校政;光緒三十二年(西元19O6年),同川學堂改名同川兩等小學,並創辦明華女學,為吳江現代新式小學教育的開始。現同里中學校園內,有一幢兩層教育樓,冠名“天放樓”座落于古鎮西北部的富觀橋近旁,原是同川學堂舊址。
金松岑先生在《天放樓文言遺集•蔡冶民傳》中有一段話:「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整套雖微賤,不得位,處亂世,猶將肩名教之任,延人道於一線,是吾志也。」道明瞭他要肩負起教育重任,從而矢志不渝實現救國救民之志。在《天放樓文言遺集•論氣節不講足以亡中國(下)》中重述道:『大倡儒學,人人以天下興亡為責。』
【感言】「文物」都是歷史的衍生物,“知識分子”永遠生活在儒教文化的傳統之下,“與生俱來”在血脈裡流動,中華文明從古道今“一脈相成”(指龍脈),中國文化以儒釋道為主幹,讀書人既不能負起“國家興亡”的重責大任,傳統儒家的經世理想,就不易實現了,“古今對話”與民初文人先賢相遇,對中華文化傳承的使命感,“天放樓”主正是君子人格典範!

2011/08/08

(11)回馬一槍 双奎入袋



〈阮元作鰲龍鈕三連章〉
阮元(1764-1849年)字伯元,號芸台,是乾嘉時期的金石學大家,號稱清代金石學復興第一人。乾隆五十四年(1789)進士,選為翰林院庶起士,散館授編修,督山東學政任侍郎。嘉慶三年(1798)任浙江巡撫,與李長庚督水師討伐海盜,興修海塘。後任湖廣總督、兩廣總督、雲貴總督。任內主張加強海防,對抗英軍挑釁,亦曾多次鎮壓天地會活動。道光十八年(1838)以体仁閣大學士致仕。阮氏長期浸淫于金石碑版之間,通過對它們長期的考察研究,進而形成了自己對書法史發展脈絡和風格演變的獨到觀點,其書學思想集中體現在《南北書派論》和《北碑南帖論》這兩篇文章中,二論均見於晚年《揅經室集》;指出古人書法未有不托金石以傳者短箋長卷,意態揮灑,則帖擅其長;界格方嚴,法書深刻,則碑據其勝,為晚清尊碑論奠定了基礎。身歷乾隆、嘉慶、道光三朝,官至浙江、河南、江西巡撫,湖廣、兩廣、雲貴總督,兵部、禮部、戶部、工部侍郎,体仁閣大學士,太子太保,致仕回田後又晉加太傅銜,道光二十九(1849)年卒諡文達。《清史稿》稱其身歷乾嘉文物壯盛之時,主持風會數十年,國內學者奉為山斗焉
印記:華原草堂493公克、菅領湖山441公克、江村祕藏476公克。


〈笪重光蹲龍鈕三連章〉
笪重光這個姓氏讀音「踏」,發源於句容,就是現在江蘇省的句容縣,這裡曾經出過一位名滿天下的書畫大家「笪重光」,他是清順治九年(1652年)進士官拜御史。他的最大成就卻是在書畫方面,所畫的山水、蘭竹,以點染取勝,與姜宸英、何焯、汪士鋐並稱為康熙年間四大家,其所著《書筏》、《畫筌》二書傳世,備受後市的推崇。笪重光(1623-1692年)字在辛清朝書畫家,為人剛正敢於直言,號江上外史,又稱鬱岡掃葉道人,晚年隱居茅山學道,道號奉真、始青道人,卒年七十。
印記:道號奉真382公克、笪重光印445公克、始青道人390公克。
後記:果然不出吾所料!八組欞星門每組三門,双重圍繞圜丘,田黃三連章有一共有八組24枚,精美的雕龍鈕分別是蹲龍、鰲龍、龜龍、鼇龍吐珠等型制,共同的特點是下承原配紫檀木座,完全屬皇家風格一路。本人追蹤田黃三連章書畫收藏印,在皇室宮廷中也有一條比較明顯的線索;笪重光收藏印潤州笪重光鑒定印,該印見於懷素草書千字文藏印。